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小甜饼

一枚放错料的小甜饼

(最后的存粮之一QWQ,真的不是黄蓝_(:з」∠)_,打斗场景写得不好,好吧其实就是个渣甜饼,废话超级超级多,老叶后面才露个脸,大家看一看乐一乐就好。)

———————————————————————————————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boss争夺战。

蓝河扶着额头,心力交瘁地看着电脑屏幕,手边的咖啡早已冰凉,却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

屏幕上的荣耀界面中,和车前子的对话窗口还在闪烁着。

车前子:“老蓝啊,这个boss我们是真有需求,你也是知道的。咱们各让一步,这次boss给我们,下回你们有需求,我车前子绝对不拦着,怎么样”

车前子:“你看我们都多少年的老交清了,兄弟之间何必呢?我们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

车前子:“不是我说你啊老蓝,这么关键时刻你怎么智商不在线?这样下去只会两败俱伤啊,万一君莫笑来了捡便宜怎么办?”

……

我去你大爷的兄弟,去你大爷的有福同享,蓝河宁愿相信他偶像黄少天不爱说话了,也不相信下回中草堂不会来抢蓝溪阁的boss。而且我男朋友今天被冯主席召唤到联盟总部开会我能不知道吗?

距离这个75级boss刷新已经过去了快一个小时,本来是蓝溪阁先发现,中草堂紧跟而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两拨人红着眼对峙许久,各家的指挥者虚与委蛇绵里藏针地打着太极。

霸气雄图的人闻风而来,第十区势力最大的公会三巨头齐聚于此。当然,已经有探子报告说兴欣和嘉王朝也正在赶来的路上。

如此激动人心的时刻本应该英雄相惜,坐下来喝个酒谈个人生,蓝河却觉得头疼无比,需要打太极的又多了两个。

他向来讨厌这种尔虞我诈的公会斗争,要不是系舟请假,他也不会再登上蓝河这个号来第十区指挥抢这个野图。

没办法,眼看就要七月底了,第十区公会这个月的任务还没完成,这个boss蓝河势在必得,责任重大。

形势正处于胶着中,蓝河身边忽然冒出一个剑客来,顶着个叫“流木”的ID,噼里啪啦向蓝河倒了一堆话:

“喂你好啊蓝河,你是蓝溪阁的指挥是吧是吧?现在情况怎么样啊你们谈好了没有啊?我跟你讲等下你就直接让人开boss然后指挥他们狠狠地打他药的,哦还有其他什么嘉王朝霸图的也狠狠地打,然后我找机会给你们把boss带过来,你觉得怎么样呀怎么样呀?喂你快回句话呀时间不等人啊!”

蓝河望着对话窗一长串的文字不禁汗颜,这兄弟太有偶像气质了!

他查看了一下这个70级的剑客,装备不算太差,除了武器橙装外其他都是紫装,但要靠这一身单枪匹马把boss拉过来,有点夸大其词了,除非是职业选手。蓝河简短回了一句:“你是?”

“我是黄少天啊看不出来吗?哎没办法这是小号太低级了根本不能凸显我高贵的气质,可是我身边只带了这一张账号卡啊,夜雨声烦是绝对不能用的知不知道,,所以我就只能用这个小号啦。话说这个小号装备实在是太差了,你找找公会里有没有什么橙装给我用一下啊?”

这货居然自称是黄少?还要拿公会的装备?蓝河心生警惕:“那你能发段语音吗?我确认一下。”

几秒后就有一小段语音发过来。蓝河一听,妈耶,真的是黄少!

“黄少!”蓝河激动地心脏快跳出来,用最大力气蹂躏键盘:“我是你粉丝!忠实粉丝!你每一场比赛我都有看!!!!!”

“哎哟小伙子有眼光啊!”黄少天乐了,滚键盘般秒刷一大段文字:

“本剑圣知道自己是万人迷但是本剑圣非常低调的知不知道?我们要保持低调沉稳有内涵的气质,所以你不要告诉别人我偷偷来网游玩儿呀知道不?对了刚刚跟你说的,你让队员们去骚扰他药啊拖住其他公会啊快去呀,我来帮你们拉boss放心吧绝对是手到擒来,快快快等下队长要来催我训练了,被他发现我偷偷玩游戏就惨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知道了,黄少!”蓝河一下子精神振奋,黄少可是他偶像!偶像让他做事,必须立刻马上完成!

他飞快地在团队频道里布置任务,把蓝溪阁的众人分成两块,分别去缠住中草堂和霸气雄图的人,不求歼灭,只要拖住。顺便派了几个小队去外围拦住正在集结人马的其他公会。

其他两大公会没想到蓝溪阁会突然发难,愣神之间,团队的阵型就被疯狂的蓝溪阁队伍冲散了,现场陷入一片混战之中。

“我靠!老蓝真的是疯了吧!”车前子大喊:“一挑二,太猛了吧!大家别乱,稳住阵型!我们杀回去!”

“会长!”团频里有人大吼:“boss!boss被拉走了!”

“什么?”车前子大惊,连忙调转视角往boss的方向看。

他杵的位置是一个小山坡,地势较高,距离蓝溪阁也较近,战场上发生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果不其然,一个外形毫不起眼的剑客正长剑挥舞,把一连套的技能往boss身上甩,连击打出的光效就没有断过,绚丽宛若一阵闪电旋风,边建仇恨边把boss往蓝溪阁中心方向带,所过之处如狂风过境,非蓝溪阁的玩家都被杀得片甲不留。

看那流畅的连击,看那超高的手速,再看那头顶不停吐出的文字泡,不用脑子都知道那是蓝雨家的职业选手,还是大神级的!

车前子咬牙切齿,恨不得将网线踢了。前几天黄少天不还在晒旅游照么,怎么突然就来网游瞎搅和啊,自从第十区出了个君莫笑,选手们都被带坏了啊!

不能坐以待毙!车前子深吸一口气,给夜度寒潭去了条消息:“老夜!黄少天在帮蓝溪阁抢boss!”

“什么??”夜度寒潭闻言大惊。

车前子继续说:“不信你看那个在打boss的剑客,叫流木的”

过了几秒,夜度寒潭就回复了,显然是确认了他的情报的真实性:“我靠,那怎么办”

车前子说:“咱不能坐以待毙呀,黄少天再厉害那也是一个人。我们联手,上百个人不怕对付不了他一个!”

夜度寒潭看到黄少天的马甲,马上就做出判断来,合作,集火蓝溪阁,这是唯一的选择。

中草堂和霸图没什么大仇,但肯定是最见不得蓝溪阁好的,此时车前子这橄榄枝一抛,夜度寒潭心领神会:“成啊,掉落怎么分?”

“五五开。”车前子很爽快。

时间紧迫,夜度寒潭也不好多说,马上答应下来。

两人召集各自的团队,开始有序地突破蓝溪阁的防线。蓝溪阁的人马兵分两路,每一路的人数自然少了很多,轻而易举被打散了。

此时流木一路溜着boss,渐渐要接近蓝溪阁的中心,蓝溪阁的人分布比较散,但个个精神振奋,从四面八方向中心围拢过来,很快又形成一圈人墙。

车前子和夜度寒潭两人不约而同地兵分两路,一前一后形成一个包围网,向流木所在的方向直扑而来。

近百号人齐齐奔向一个方向,意图不能更明显,蓝河早就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带着点好的一支骑士小队,悄咪咪地跑向流木准备接应。此时该出手时就出手,蓝河一声令下,骑士勇猛地跳出去,一个挑衅牵走了boss。

漂亮!蓝河心里大声叫好,手上却不停歇,在团频里指挥着大伙儿抵抗两大公会的攻势,护送骑士小队撤退。

可他不是黄少天啊,手上忙着打字,操作就慢了不止一拍,眨眼就被人流冲散了。等他急忙调转视角看时,发现自己不知道倒了什么霉,掉进了狼坑中。

车前子也没想到,自己带着小队去追流木,人没追上,天上却掉下来一个蓝溪阁会长。

“哎哟,巧了,这不是老蓝吗?”车前子热情地招呼。

蓝河报以冷笑:“呵呵,好巧啊。要不要坐下来喝一杯?”嘴上回答着,目光却四下扫荡,时刻关注着队友们的动静。

观察了一番,蓝河知道,他跑不掉了。刚才只顾着指挥,没留意自己被人流裹挟到了哪里。此时他只身一人,被十几个头顶中草堂绿色大字的人围绕着,仿佛一只掉进他药狼窝的小绵羊。

“不了不了,忙着把boss抢回来呢,不如我送你回复活点喝吧。”车前子骑着扫把呼啦啦俯冲而下。

落单的蓝溪阁会长,不打白不打,车前子才不管十分钟前他是不是还叫着老蓝喊着兄弟,也不管以多欺少是不是不厚道,此刻十几号人一拥而上,各种技能特效哗哗哗地砸向蓝河。

蓝河被称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技术在网游里也是数一数二的,此刻他绷紧了神经,拔剑出鞘,升龙斩出手,

车前子只觉得眼前一阵银光晃过,蓝河竟然直接冲他面门砍来!他连忙操作魔道学者往一侧闪避,哪知蓝河半空剑锋一拐,像是预知了他的行动,不偏不倚正斩到他身上。

蓝河暗暗庆幸,这一个偏锋成功率只有一半,如果车前子闪到了另一个方向,那他就只有被一扫把拍倒地上揍的份了。

趁车前子中招的短暂僵直,蓝河熟练接上一个落凤斩。落地的方向他仔细掌握着,正好是中草堂小队包围圈的薄弱处,只有一个狂剑士守着。蓝河把车前子连人带扫把狠狠按在地上,紧接着三段斩向狂剑士冲出去。

这狂剑士反应也不慢,抡着血红色的大刀,扛着蓝河的攻击就迎上来,这劲头是不惜掉血也要把蓝河留下。

蓝河心知眼下毫秒必争,哪敢和他缠斗,中途取消了三段斩,打算使一个银光落刃,借助跳起的力道越过狂剑士跑路,

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他取消技能后,刀还没入鞘呢,就被一个束缚术钉在了原地。看这术士出手时机极其精准,不是职业级别的话,那就是早有防备了。

原来是陷阱。蓝河心下长叹一口气,栽了栽了,放弃了操作技能,在团频里飞快地打下:“别管我带BOSS走”,等待着自己的血条清零。

让他没想到的是,束缚术的时效过了,自己却还没有上升成灵魂视角。

他惊讶地调转视线向后看,迎面而来的,是满屏幕的文字泡和那个穿梭在文字泡之中,剑若流光的身影。

“黄少!!!”蓝河激动得大声吼出。

是他偶像啊!他偶像来救他了!艾玛黄少简直就是天使!黄少太帅了!疯狂打call!

“小蓝河原来你在这呀!”流木边和他说话边把他说的话打成文字泡扔出来,手上还利索地削着中草堂的玩家:“我说你怎么接完boss后就不见了呢跑得比兔子还快,原来是被他药陷害了啊!好在我机智地回来看了看,要不然你就惨了知不知道知不知道?放心吧有我在这保证把他们打的牙都不剩一颗。哎哟小兄弟你这舍命一击很猛嘛,但想要暗算我你还早了一百年呢,来来来让本剑圣教教你怎么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刺客。那个小蓝河啊你也别傻站着呀,快过来帮忙帮我切掉那个牧师……”

“好的黄少!”蓝河立刻满血复活,浑身是劲,提剑就直冲牧师而去。

靠!车前子已经气到摔键盘了,职业选手来欺负普通玩家,还要不要脸!欺负我们没有大神是吧!

虽说以黄少天的水平砍几个普通网游玩家就好像砍瓜切菜一样简单,但被十几个人围殴,要全部解决还是需要时间的。谁知就在这短短几分钟内,变故又生。

又有一队明显有组织有纪律的人马杀入了战局中,约有三十几号人,头上的公会却不是蓝河期盼许久的蓝溪阁,而是霸气雄图。再定睛一看,那为首的可不就是夜度寒潭么。

就在蓝河以为现场要变成三国演义的时候,夜度寒潭招呼都不打,带领着霸图的人就向他和流木两人杀过来了。

“卧槽!老夜你干嘛?”蓝河被杀的措手不及,血线瞬间掉下去一大半。

“老蓝啊,对不住了。”夜度寒潭带着一丝歉意说着,手上却一点不留情地开了大招。

现在蓝河就是再迟钝也明白了,霸图这是和中草堂结盟了,合伙对付他们蓝溪阁呢。

“黄少,怎么办啊?”蓝河忙着躲避技能,只能对着麦大声喊。虽然他对偶像很有信心,但要说两个人应付半个团,心里还是没底的。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跑啊跑啊跑啊,快快快你跟着我我们两个一起杀出去!”黄少天看形势不对,果断决定走为上策,一点偶像包袱都没有。

蓝河纵然平时思虑周全,但现在只有一个原则,黄少说的都对。他艰难地跟着流木的节奏,在霸图和中草堂的人池中左冲右撞,试图杀出一条血路来。

“跑什么跑啊,干掉不就行了吗。”就在这时,一个略微沙哑,透着一股子慵懒之气的声音传进蓝河耳朵里。

这声音太熟悉了,熟悉到就算变成聋子蓝河也能认得。

话说,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这个明明去了联盟总部和冯主席亲切会晤的男朋友会出现在网游里?

众人虽然正打的水深火热,骤然听到如此狂妄的话,都忍不住停下来循声望去。

只见一个名为“神说要有光”的战斗法师正站在不远处,一袭黑色战甲,手握银色战矛,赤红披风猎猎作响,光是站在那里,就仿佛给人一种无形的威压感。

有一瞬间,众人以为是斗神一叶之秋站在了他们面前。

蓝河知道,那真的是斗神,是那个站在荣耀最顶端的男人。

站在荣耀顶端的男人长矛一甩,先放了个大招群体嘲讽:“啧,黄少天,你行不行啊,才这么点人就把你吓跑了,连个粉丝都保护不了,要你何用?”

“我靠靠靠靠靠靠靠!叶不羞你什么意思啊你什么意思!!!”黄少天炸了:“谁说我怕了谁说我怕了?我这是战术战术战术懂不懂?有种你别跑,等会我要和你PKPKPKPKPK。哎不用等会了,不如现在我们来比比谁杀的多吧,好久之前我好像跟你比过,不过结果怎样我忘了。干脆现在再比一次吧,怎么样你敢不敢啊?”

“呵呵,比就比,谁怕谁。”叶修发了个叼烟的酷酷表情表示不屑。

车前子和夜度寒潭等群众心里都是默默内牛满面的,大神说杀人怎么跟削个苹果一样简单啊!而且他们就是将要被削的苹果!虽然知道他们再多人摆在大神面前那都是一盘渣,但也请不要说出来好么?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两尊大神已经自顾自达成了共识,毫不犹豫地开始大杀四方,战矛长剑一起飞舞起来。周围的玩家成片成片倒下。

面对两个全明星大神,其中一个还是大神中的野图boss,把他们当菜来砍着玩的,车前子和夜度寒潭不得不打退堂鼓。输给职业大神并不是件丢人的事。况且看到神说要有光头顶上“兴欣”的公会头衔,boss最后也不一定能落到蓝溪阁口袋里呢,这么想着,两位分会长觉得安慰了许多。

待中草堂和霸图玩家死的死逃的逃,这片地区只剩下了流木、神说要有光和残到一丝血的蓝河。

人就这么跑了,黄少天有些遗憾,冲叶修直嚷嚷:“叶不羞刚才不算的啊,你看你来的那么晚,我法力都快没了,所以刚才那局不算,我们去竞技场PK几把吧!”

“去去去,P什么K呀,手残叫你回家训练。”叶修懒得和他说话,打发得特别敷衍。

黄少天还想再说什么,蓝河抢在前面说:“黄少,今晚能抢到boss多亏了你,辛苦了!还有,谢谢你救我!我最喜欢你了!黄少你训练很辛苦吧,多注意身体啊!”

“还是我家粉丝贴心又可爱。”黄少天很满意,让流木甩了个漂亮的剑花,“叶不羞你看看我们蓝雨的粉丝多有素质,你是不是特羡慕?哈哈哈哈哈”

“呵呵。”叶修自带冷漠表情包,不咸不淡地说道:“谁说你们抢到boss了?兴欣出马,boss还不是手到擒来?”

“叶不羞你不要脸!”黄少天像是一串再次被点燃的小爆竹,噼里啪啦又开始炸裂:“来来来,有种我们去修正场PKPKPK,是男人就来单挑,房间我都建好了发给你了啊,快来呀你不是怕了吧?”

“我有什么好怕的。”叶修操作着神说要有光,把极似却邪的银色战矛往地上一戳,竟有着一种不怒自威的霸气,“走着啊,哥就怕把你虐傻了,手残要找我算账。”

“靠靠靠靠靠!谁虐谁还不知道呢,走走走!”

蓝河大吃一惊,在团频里又确认了一遍,确定蓝溪阁并没有路遇兴欣那帮土匪,暗暗松了口气。他不敢凑到神说要有光身边说话,只好发私信:“叶修你干嘛呢?”

“PK啊。”叶修的回答等于废话。

“不是问这个。”蓝河翻白眼,“你不是在开会吗?怎么会跑来抢boss?你不会放了冯主席鸽子吧??”

“没有啊。”叶修的口气十分无辜:“就聊了几句,然后他就去找药了。”

“卧槽?”你到底对冯主席做了什么?蓝河为冯主席点蜡。

叶修继续老神在在地说:“然后我一个人无聊啊,就随便找了台电脑上来看看,可巧了,正好碰到你。”

蓝河气的牙痒痒,怎么每次他不在身边叶修就给别人惹麻烦!虽然他在的时候也整天惹麻烦,

果然叶修无论在荣耀还是在现实里都是个最大的boss!

但每次面对着叶修,蓝河又发作不起来,脾气像被戳破的皮球一样泄的飞快。

他继续问道:“那你干嘛要和黄少PK?”

“他主动提的呀。”叶修两手一摊。

蓝河才不信他的鬼话:“骗谁呢?你以前明明都一律不答应的!”不会真要虐黄少吧?多大仇?

叶修犹豫了几秒,说:“因为我不爽。”

蓝河是真的丈二摸不着头脑:“大哥你又哪儿不爽了?”

叶修说:“我希望你遇到危险时,第一个赶到的人是我。”

蓝河彻底没了脾气。

还很不争气地红了脸

这个叶修太犯规了。

Fin

至于后来黄少天在竞技场被虐了多少次,我也不知道了。

冯主席的药有没有找到我也不知道

蓝河:这就是你找我要boss坐标的理由?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脑洞,老叶最后才登场,放糖太少甜度是不是不够呀

评论(19)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