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各有心情在,随渠爱暖凉

【叶蓝】那个下雨天 (短 完)

(私设蓝河住在H市,这是口清淡味的粮,偏意识流,OOC大法好,渣文笔勿怪

食用愉快)

 ——————————————————————————————

蓝河是在一个下雨天偶遇叶修的。

高考结束后蓝河和家里闹了点矛盾,一气之下填报了远在H市的大学,收拾收拾行李就一个人远走他乡。父母每个月给他汇的生活费不多,蓝河便找了个在便利店的零工挣点零用钱,毕竟玩游戏还是要氪金的。

蓝河知道他打工的这家便利店离嘉世旧馆和兴欣网吧不远,但也不算很近,脚程也要十几分钟,所以指望死宅死宅的职业选手来这里买东西是不太现实的。

偏偏今天这件不太现实的事发生了。

彼时蓝河正望着窗外的瓢泼大雨出神,突如其来的狂风骤雨猛烈得像要把整个世界压垮,行人们如老鼠般四处逃窜。然后店门忽然被一把推开了,一个浑身湿透的男人冲进来,把蓝河吓了一跳。

看来是慌不择路就近来躲雨的。蓝河微笑着递过去一条毛巾:“要擦擦吗?”

男人一点没推辞,接过来就往脸上胡乱抹了一把,然后递回给他,嘴里说着谢谢。

蓝河想回一句不用谢,然而当他抬头看时,笑容凝固在面上。

这张脸他认得,不如说很熟悉。从电竞报刊上,从海报杂志上,从比赛录播上,看了太多太多次。

叶修。

今天莫不是他的幸运日,在打工的便利店偶遇大神这件事竟然被他撞上了!

怎么办?要不要打声招呼?蓝河在心里直犯嘀咕。可是大神还记得他吗?万一不记得了那不就很尴尬?还是假装小粉丝吧?可我是黄少的粉啊,坚决不背叛蓝雨的。Emmmm要个签名而已,不算背叛吧?

最后她还是故作镇定地搭了讪:“你好,那个,请问你是叶修大神吗?”

“哟,玩荣耀的啊。”叶修挑了挑眉。对蓝河笑笑:“玩什么职业?战斗法师?”

“不是,剑客。”蓝河说。

“不玩战法还是我粉丝,真爱啊。”叶修不要脸地说着本质上是夸自己的话。

蓝河毫不客气地翻白眼:“谁是你粉丝!我偶像是黄少!”

“才一眼就认出我了,不是真爱是什么。”叶修一副“我知道你就是我粉丝”的表情和语气,看得蓝河很想扁他。

不过眼前的毕竟是荣耀第一人,蓝河不想放过这个机会,从包里摸出个小本本,递给叶修:“大神给签个名吧。”

叶修存心想逗一逗这个小青年,很无耻地开始耍大牌:“不是粉丝不给签。”

蓝河被他幼稚的举动气到无语:“是是是,我是你粉丝,行了吧。”

叶修仍不动:“没诚意。”

蓝河强忍住冲上去掐死他的冲动,从包里又掏出一打兴欣的海报,响亮地拍在柜台上。第一张海报就是叶修的高清特写照。他恶狠狠地从嘴巴里吐出几个字:“够有诚意了吧?”

要不是暴雨天这家小便利店没有第二个客人,被人看到还以为这火药味十足的两人就要干一架了。

哦不,是火药味十足的蓝河与气定神闲的叶修。

叶修瞟一眼海报,乐呵呵一笑:“原来你那么爱哥啊,行,本子拿来吧。”

蓝河想说你真是我亲皇帝。

叶修说着就把手伸向放在一边的那本要签名本子。蓝河眼疾手快,一把拍掉她的手:“滚滚滚!你起码先把外套脱了!”

雨势太猛,叶修闯进小店里时已经是落汤鸡一只,从头到脚都在滴水,身上的长袖外套更是能挤出一滩水来,蓝河可不敢让自己最珍爱的蓝雨纪念版签名本被雨水弄脏泡坏了。

“你怎么这么麻烦呢。”叶修无奈地开始脱外套,脱完随手往收银台上一放,拿起毛巾擦了擦手。蓝河这才愿意把本子交到他手里。

叶修翻开印着蓝雨战队标志的封面,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幅精美的蓝雨战队宣传画,每一个角色的特写都有,每一个选手的写真以及全部选手的合照都有,其中属黄少天和夜雨声烦的占席最多,每一页都有对应的选手的签名。

叶修一直翻翻翻,翻到最后都不见有一点点与兴欣相关、与他相关的东西的影子。

真奇怪,在H市都有这么专一的蓝雨粉。叶修叹口气:“签在哪儿?”

“随便。”蓝河收拾着海报,眼皮都没抬。

“啧啧,对待你偶像就这么敷衍啊。”叶修不要脸地指责起蓝河不负责任的粉丝素养。

蓝河手一抖,差点没把整个包糊到他脸上:“你不是我偶像!”

叶修不置可否,拾笔在一页空白页上熟练地写下“叶修”两个字,停了会儿后他问:“哎,你叫什么名字?”

“许博远。博学的博,远大的远。”蓝河说。

“这名字,一看就是文化人啊。”叶修感叹着,在他的名字旁边又写上三个字,“许博远”,想了想,又在下面添上一行:“谢谢你的真爱”,递还给蓝河。

蓝河接过来看了看,脸一下子爆红,说话都不利索了:“谁,谁特么是真爱啊!你不要乱写些奇怪的东西啊喂!”

“哪里奇怪了。”叶修不以为然,反而好奇地观察着蓝河的不对劲的反应:“你脸怎么这么红?发烧了?”

被发现的蓝河更加不自在,转过头去不看他,干笑道:“是,是吗,哈哈,没事,我,我看看。”

用手摸了摸脸颊,温度真的高到发烫。蓝河两手用力地拍脸颊,在心里对自己说:淡定!淡定点啊许博远!不能就这样缴械投降了啊!

叶修没管他在干什么,自顾自在柜台上的香烟区扫了几圈,手指敲了敲柜台,说:“小许啊,帮我拿一包这种烟。”

叶修唤了蓝河好几遍,蓝河才从自己的世界中回神:“哦,好!”顶着叶修有些揶揄的笑,把他要的香烟递给他。

别笑了,我知道我刚才一定蠢爆了。蓝河默泪。

叶修顺便买了一只打火机,一缕青烟便在空气中慢腾腾地飘散开来。

后来蓝河就和叶修一齐望着门外的雨幕,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蓝河记得他们聊了很多东西。大部分时候是蓝河在提问,叶修很耐心地回答。比如蓝河问他当初是如何加入嘉世的,后来又为何退出了嘉世,他又怎么想到要重组一个战队杀回联盟去。蓝河还问他对兴欣的未来发展有什么计划看法,对嘉世又是什么看法,等等。蓝河没有特意提及蓝溪阁和他自己,听大神用一种平静无波的语气讲述他充满荣耀一生,蓝河觉得自己的存在是那么渺小,连插进一句话的必要都没有。

窗外的风雨渐渐弱了,淅淅沥沥的。

蓝河内心烦躁起来,有一个声音在一直祈求这场雨不要停,再下久一点。

不要停,不要停,不要停……

因为他知道,这场雨停了,叶修就要离开了。

蓝河在谈话间隙偷偷去看叶修,只看到线条柔和的侧脸,一口一口地抽着烟,有一种略带沧桑的美感,意外地好看。

蓝河没有说谎,叶修不是他偶像,而是另一个特别的人。

特别的,让他交付思念的人。

叶修察觉到蓝河的目光,偏偏头看向他:“怎么了?”

蓝河猛然惊醒,原来他一直保持傻呆呆望着大神的姿势已经出神了好久了。他有些窘迫,脸颊再次冒出可疑的红晕:“没,没什么。”

“是吗。”叶修注视蓝河几秒,嘴角扬起一个了然的微笑,也不戳破他,拿起收银台上湿漉漉的外套,冲他摆摆手:“先走了。再见。”

蓝河转头去看窗外,雨后的城市如洗后的玻璃一般,干净到透明。

雨还是停了啊。

“再见。”蓝河微笑地对叶修说。

雨停了,你就该走了。

那下一场雨,你还会来吗?

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

———————————————————————————————

 

(想这个脑洞的时候想写虐的,后来改了结局,我认为这不算BE啦,因为最后老叶是懂了小蓝的意思的,期待下次相遇呢~喜欢的点个关注吧,钵钵鸡mua~)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