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各有心情在,随渠爱暖凉

【叶蓝】离开以后 虐向预警

趁粉丝还不多,不怕掉粉,来搞一波

BE预警!高虐虐虐预警!OOC预警!渣文笔预警!

私设两人互相喜欢未表白,其中一段借用之前写的一个段子

只是想写一下没有许博远后叶修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意识流,有死亡梗,注意避雷

四十米长的大刀血刃!注意自保!!!甜?不存在的!

话说到这个分上了,能接受就继续吧,上正文吧

——————————————————————————————————————

 

叶修从没想过蓝河会突然A游戏,

明明前几天才在神之领域遇见,叶修还顺手抢了蓝溪阁快到手的boss,小剑客不顾一切地提剑冲上来要跟他拼命,结果不到半分钟就被他圆舞棍扔地上去了。

他还边把蓝桥春雪按在地上虐边打招呼,小蓝好久不见啊,有空多来兴欣坐坐哈,大家都可想你了。小剑客和往常一样挣扎到最后一丝血线也清空,然后挺着个尸给他疯狂炸屏表达怨念,

叶修就叼着烟撑着脑袋,好笑地看着他跟黄少天附体一样刷屏。即使隔着屏幕和一千三百公里的距离,叶修仍仿佛能看到那一头的蓝河被惹急了满头黑线的样子,头顶的呆毛会因为生气而一翘一翘的,甚是可爱。

叶修觉得自己可能是着了什么魔。大概是那日的阳光太毒辣,燥热的空气闷的人头脑不清醒。可叶修很少有不清醒的时候。无论面对任何对手,他都要求自己像比赛台上一样保持理智。

其实他心里清楚,那是漫长的迷惘和犹豫终于走到了尽头。

他在键盘上敲下了一句话:“不就是个野图boss吗,一本荣耀教科书来换,怎么样?你可赚大了。”

对面迟迟没回话。叶修就控制着战法角色围着蓝桥春雪转来转去,上下左右欣赏着小剑客英姿飒爽地挺尸。

好半天,蓝河的回复才过来,开口就让始料未及的叶修呆了呆:“过几天我去H市。”

“有些重要的话要对你说。”

他不否认心里的欢喜,有些事情确实需要当面说清。

“好,你来吧。”

 

 

然而那个约定始终没有兑现。

才过了几天,那个大号就成天不在线了。叶修一天到晚地挂着号,等着蓝河能回他的消息,可他没有等到。

再后来,大概两周以后,蓝桥春雪的账号才重回游戏,给任何外人的私信的第一条回复就是:“不好意思,换人了。”

叶修看着那条回复发愣。

蓝河是蓝溪阁工作人员,没理由大号丢了去玩小号,又哪来那个闲情逸致去重新练个大号。只有一个可能,他A游戏了。

叶修有一肚子的疑惑。他想不通为什么这样热爱荣耀,热爱蓝雨的蓝河会突然说走就走。

是彻底厌烦了?不想再跟各大公会勾心斗角?叶修摇摇头,蓝河不是那么玻璃心的人,就算再怎么厌烦工作,凭着对蓝雨的赤胆忠心和超强的责任感,他也不觉得蓝河会轻易放弃游戏。

况且他现在多在神之领域带团带副本,已经不怎么淌野图争夺战这摊浑水。从他之前卧底到兴欣公会,带着五百个新人小白还乐此不彼的样子来看,他是真的喜欢着荣耀这个游戏,想要纯粹地享受游戏的快乐,又怎么会厌烦呢。

那么就是生活上的问题了。也许迫于家庭压力,工作阻力,或什么别的原因,不得不放弃这份工作。叶修明白年轻人把玩游戏当工作有很多人不理解,当初自己离家出走,没有父母这一层限制,很义无反顾地投入了这个职业。但后来父母知道后也不喜欢他的工作,觉得这是给家族抹黑。现实总是让人无奈。

他问遍了蓝溪阁里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却没有一个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叶修说不上什么伤感。蓝河离开以后,他的生活一如既往,没有任何变化。

兴欣要扩建训练场地,陈果为了给他增加运动量,拉着他四处跑选地址,可他更想缩在训练室里打荣耀。

退役后留在兴欣做个挂名指导,除了研究研究银装和战术,剩下的时间就带着一窝训练营的孩子在网游里浪。各大公会见到他还是恨不得咬碎一口牙齿,明里讨好暗里结盟谋划着怎样能把他弄死。他对此毫不在意,该抢的boss还是要抢,只是再没有人被他的三言两语气到炸毛,明知会被虐还要冲上来跟他拼命,拼死了还缠他带着把等级补回来。

魏琛依旧是一副胡子拉碴吊儿郎当的猥琐样,死皮赖脸要给陈果当网管。叶修的机子就在他对面,通风口下边,每天两人都抽着烟面对面互喷垃圾话。偶尔方锐也猥琐地加入他们拉低他们的下限。

苏沐橙已经越来越有老队长的风范,分析战术,组织训练,协调战队,一举一动都仿佛有着叶修当年的影子。曾经的联赛新人们都长成了成熟稳重,独当一面的职业选手。他曾经为兴欣打拼出了一片天地,现在这片沃土上已经郁郁葱葱地长出花来。

叶修几乎天天和关榕飞见面,新人角色的打造需要大量银装,关榕飞满脑子的才华仿佛得到了释放的闸门,洪水般滔滔不绝。叶修刚开始被强迫着去听关榕飞的设计报告,后来也跟着这个技术狂人投入到银装的设计开发中,他认为这是现在他能为他爱的荣耀,他爱的战队作的最大的贡献,用十年积累沉淀孕育新的传奇诞生。

但偶尔在夜深人静,一个人抽着烟,无聊地操控着战法小号在网游里抢着boss时,他才会隐隐感觉到,他是在借着头脑风暴需要的思维高度集中来麻痹自己,好让自己不再想起一些事情。

 

 

H市夏天的夜晚闷热如火炉,大街夜市人流如潮,热闹非凡,聒噪的蝉鸣伴着习习微风隐隐约约从远方飘来,在空气中如蝉翼般轻微地颤动。

但这一切都与叶修无关。他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看着指针滑过12点,却毫无睡意,面前亮着的电脑屏幕上,战法小号机械地砍怪练级。

职业选手这个时间早就休息了,在线的大多数是各公会玩家。今夜刷新的野图boss很少,网游里难得一派祥和。

忽然,叶修的私聊窗口亮起来。

叶修这个小号是公会代练的空号,加的好友不多,就公会的几个高层。等着boss刷新的叶修时刻关注着公会里的消息,马上点开,消息来自现任兴欣公会会长伍晨在第十区的账号:

“叶队,听说第十区那个副会长绝色是你找的人?好久没上了,公会要清人。”

叶修愣住了。绝色?这不是蓝河的那个卧底号么,原来还在啊。还以为他早就退了公会呢。

不过他人都已经离开了,留着账号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呢。

君莫笑:嗯,清了吧。

 

 

大公会都有严格的制度,一定时间内不上线就会被当做A了游戏的僵尸号清理出去,以保证公会不断有新鲜血液涌入。兴欣公会的规定是60天内必须上线并达到一定数量的公会贡献。然而现在距离绝色上次的上线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月。

伍晨当然知道绝色,第十区公会的元老之一,在他来接管之前一直负责管理公会运作事务,技术不错,脾气也挺好,现在的公会骨干大部分都是被他带上来的,对绝色大大赞不绝口。

伍晨也和他也交流合作过不少次,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管理公会的经验。话说这个60天的规定就是当初绝色写进公会制度的,现在却反而成了把他清理出去的条令。

想到此,伍晨不免有些惆怅。

叶修也有些惆怅。他不仅了解绝色,更了解绝色背后的那个人。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曾经的第十区蓝溪阁会长,挺机灵,又有些单纯,有原则,责任心强,人缘好,貌似自带了点保姆属性,带别家公会的小白都能尽心尽力,是个坦诚可靠的人。

心心念念为蓝雨发光发热,和他一样有着爱荣耀的心。

对了,好像脾气挺躁的,逗一下就容易炸毛,但顺一下毛后很快就没脾气了,像小花猫一样好玩。

这么想着,脑海里又翻出一些很久之前的记忆来。叶修也不知怎么的,今晚特别爱回忆,那些以为已经封在盒子里丢掉的记忆碎片都被翻找出来,摊开了居然还是那么清晰深刻,仿佛从没有跨过这漫长的六年,一切就发生在昨天。

他对蓝河的印象一开始和其他公会会长一般无二,从没有想过日后会有那么长的联系。从为了副本首杀和记录交易稀有材料的客户,到可以互相信任的合作伙伴。兴欣公会刚成立的时候,甚至还拉着蓝河的卧底号帮忙经营公会。

所有非本公会的职业玩家中,就数蓝河和他关系最好,其他会长有什么话都是拜托蓝河来向他转达的。交流多了,两人都对彼此的性格了如指掌,常常叶修还没开口,蓝河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心意相通都大抵不过如此。

后来他离开了网游,带着兴欣闯进了职业联赛,两人的联系就少了许多。

但彼此长期合作的默契还在。从某次比赛结束,叶修从蓝雨主场比赛馆的选手通道里出来,看到那个笑容干净的青年的时候就意识到了。

两人一如久别重逢的老友,兴冲冲跑去饭馆狠搓了一顿,以果汁代酒,天南海北地畅聊。后来蓝河主动做地陪,带着他和兴欣众人在G市好好玩了两天。

临别前蓝河送他们去机场,叶修拎着蓝河塞给他的一袋袋特产,哭笑不得地说,下次你来H市啊,我带你玩。

蓝河弯弯眉眼,笑了:“好啊。”

那个承诺也从来没有兑现过。

他好像知道了自己时不时会心神不宁的原因了。

他还会回来吗?

 

 

第二天是一如以往平常的一天。苏沐橙组织大家开了个战术会议。

下一场比赛是决定兴欣能否闯入季后赛的关键,兴欣客场对战蓝雨。目前兴欣与百花、雷霆在常规赛的得分不相上下,争夺着最后两个出线名额。要闯进季后赛,兴欣必须拿下这一场比赛的胜利。

老牌豪门战队蓝雨本赛季势如破竹,卢瀚文仿佛一夜之间长大成人,战斗风格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从勇猛激烈变得成熟稳重,彻底地融入团队作战中,双剑客打法几乎所向披靡。掀起荣耀玩家追捧模仿的热潮

“叶修,你留一下。”散会后,苏沐橙来到叶修身边说。事关重大,她必须跟叶修好好商量,“对这次比赛,你有什么想法?”

叶修点了根烟,望着窗外夜幕下渐渐亮起的万家灯火,半响后开口说:“蓝雨最擅长的是什么?”

“利用机会。”苏沐橙说。

“还有制造机会。但这次,你们要给他们制造机会。”

苏沐橙点点头:“给黄少天?”

“不,给喻文州。”叶修摇头,“你们把双剑客看的太重了,其实蓝雨真正的基石,一直是喻文州。”

“……”

他们的讨论一直持续到深夜,浑然不觉时间的流逝,直到思绪被一阵敲门声打破。

两人都有些疑惑。到了这个点还留守在俱乐部里的,大概就是两班轮倒昼夜不分的网游部。莫非是网游里出了什么事?

苏沐橙去开了门,进来的果不其然是伍晨。

“怎么大半夜过来呀,出了什么事吗?”苏沐橙和善地问。

伍晨的脸色不太好看,甚至有些阴郁。他来回望望两人,踌躇了一会儿,艰难地开口:“叶队,你知不知道那个绝色的操作者,是蓝溪阁的蓝桥春雪?”

叶修缓缓点头,忽然感到没来由的一阵心悸:“知道啊,怎么?”

伍晨有些迟疑:“听说他前些日子过世了……”

嗡——

叶修只觉脑子一片空白,恐惧如毒蛇迅速爬遍了四肢百骸,然后剧烈地侵噬心脏。

紧随而来的,是一阵虚弱的脱力感。

就像是一场万米长跑终于到了尽头,最后到达终点的那一刻再也支撑不住,只想一头栽到地上死去,再也无心观赏什么风景。

 “我觉得怎么也要代表公会表示一下,毕竟他曾经为兴欣出力很多……”伍晨还在说。

但叶修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一片深海中缓缓下沉,周围的一切声音都像浮在海面上那么远,模糊而又缥缈,一切光线也离他而去,世界一瞬间黑暗下来。

他觉得头痛欲裂,根本无力去思考什么,只是放纵身体不断下坠,

好像大海深处有他要找的答案。

 

 

“叶修,你没事吧?”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的声音又回来了。

叶修睁开眼,看到自己还在原来的那个房间里,伍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苏沐橙正坐在他对面,一脸关切地盯着他。

叶修甩甩头,镇定地说:“没事,刚刚走神了。”

“你跟那个绝色很熟吗?”苏沐橙问。

叶修怔了一怔,继续说:“那件事情你跟伍晨自己安排就行了,该怎么办就……”

“你这些天很奇怪。”苏沐橙打断他。

“我觉得团队战的地图还是要换下,老喻不是这么好对付的……”

“你哭了。”

声音戛然而止,一片死寂。叶修不敢置信地伸手抹了把脸,果然触碰到了温热的液体,顺着微微颤抖的指尖,无声地掉落到地上。

苏沐橙叹了口气:“当年哥出车祸,你也是这样。”

明明痛彻心扉,却要装作若无其事,哪怕独自承受着悲痛与悔恨折磨。也不会把自己的弱点暴露给别人看,所以这么理智坚强的你,能赢得那么多胜利。

但你的眼泪骗不了任何人。

苏沐橙试探着去拉他的手,叶修没有躲开,甚至没有动作。苏沐橙伸手握住,那双曾经是全荣耀最厉害的一双手,此时却颤栗得好像一截摇摇欲坠的枯枝。

她强忍着难过,低头用力地握紧他,轻轻地说:“叶修,难受就哭吧,我不会笑你的。”

良久,头顶上才传来一声叹息:“沐橙,我没事。真的。”

 

 

叶修一贯是说到做到的,很快他又变回了以往的那个叶修,嘲讽,打荣耀,争冠军。

但苏沐橙能感觉到他和以往有些不一样。具体是哪些变了,她也说不上来。

也许只是偶尔会突然停下手头的事情发呆,似乎回忆着某些陈年旧事。偶尔在游戏里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人。

现在苏沐橙知道,绝色对于叶修,真的很重要。

 

 

叶修不是浪漫主义者,不会用华丽的谎言欺骗自己。他是个很现实的人。他知道蓝河不在了,这是事实。但在他的感觉里,蓝河并没有离开。

就像当初苏沐秋因祸离世了,但他还是陪伴了叶修所有的荣耀生涯,直到今天。

小剑客像是忽然学会了遮影步,叶修的每一个视角都看不到他,却都能感觉到他的存在。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与蓝雨的赛事一天天临近,战队最后一批给新人装备的75级银装即将大功告成。叶修和关榕飞两人在技术部里一熬就熬到了凌晨。天蒙蒙亮时,叶修才按着昏沉的脑袋回到宿舍,看到桌子上的东西,微微一愣。

桌子上放着一张机票,应该是沐橙拿过来的,后天飞往G市。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快步走到桌前坐下,开机,登录QQ,打开聊天窗,发送:

“喻文州,拜托你一件事。”

 

 

想想时间,职业选手应该都睡了,叶修就关掉了聊天框。

窗户大开着,有微凉的晨风轻轻吹来。叶修呆呆看着天边逐渐泛起的晨曦。

天幕降下的黎明像烟雾般朦胧,仿佛来自很遥远的地方。

恍惚间他好像又看见了那张干干净净的,孩子一样单纯的脸庞。

真是老了,整天胡思乱想。叶修不知道为什么要回想这些,只会徒增感伤罢了。

毕竟那个值得他去珍惜的人已经不在了,留给他的,只是回忆起他们曾经的那些好时光时,一声温柔的叹息。

苏沐秋和蓝河,他会带着他们的份,好好地活下去,在荣耀之路上走得更远。

 

 

两天后,蓝雨。

比赛场馆里,兴欣的粉丝将口号喊得震天响,气势如雷。比赛场馆外,输了比赛的男人依旧气质儒雅,风度翩翩。

“前辈,你要的东西。”

“文州,谢了啊。”

“其实当时小许是要去找你的。”

“我知道。”另一个抽着烟一副颓废样的男人,懒洋洋地将手从上衣口袋里抽出来摆了摆,“我先走了。”

“前辈,下一年清明要一起去看他吗?”

“好。”

叶修捏着手中标记着“绝色”的账号卡,和一张写着某个墓地地址的纸条,孤身一人,迎着G市大街席卷而来的漫天烟尘,走进了初冬的簌簌冷风中。

END

————————————————————————————
不知道怎么就草草结尾了,抱歉QAQ

我原以为这把刀子会在我稿子里发霉发酵的,但还是来作死了

我还是爱河河的!

评论(30)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