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甜饼 吃瓜群众都看不下去了!

之前被发刀子虐到的小可爱们,给你们补偿甜食啦

OOC大法好,(>_<)

——————————————————————————

 

    笔言飞一觉醒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翻看昨天和曙光旋冰的聊天记录,然后发自内心地仰天大吼一声:“(#’’)靠!”

事实证明,昨天发生的一切不是一场梦。

笔言飞一骨碌从床上蹦起来,冲到洗手间洗了把脸,深入肺腑地呼吸了几口,然后认命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要去跟踪他的死党。

这个要被跟踪的死党叫许博远,他们通常称呼为蓝桥,是蓝溪阁公会的高管之一。他这个党有多死呢,用一个很俗的说法,就是恨不得合穿一条裤子的兄弟。

可这个兄弟突然就不愿意跟他合穿一条裤子了。一个星期前,许博远像患了什么失心疯,笔言飞叫他一起下本,不去,一起吃饭,不去,一起睡觉,哎没有这条。总之就是把他打入冷宫,什么事都不陪他了。而且还整天对着电脑傻兮兮地笑,笑的人毛骨悚然。

同事们都担心许博远中邪了,还悄悄开了个秘密会议,讨论了各种驱邪驱魔的方法。

然后许博远就给了他们一记爆击。

他找了大春要调休。大春顺口问了句原因,他一脸羞射地回答,要约会。

约!会!

笔言飞以及一众单身汪们受到了会心一击,许博远竟然悄咪咪暗搓搓脱单了?!

笔言飞很伤心,笔言飞很生气。原来你背叛了组织!你竟然要去和别人合穿一条裤子!而且你还不告诉我那个人是谁!MMP!

对于笔言飞的愤怒,许博远报以高冷地一笑:“什么打入冷宫,你根本没进朕的后宫。”

……你再也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许博远了!

于是和尚庙里的单身狗们哭唧唧地抱团取暖,表示要珍爱生命,远离蓝桥,将叛徒从单身狗联盟中除名。

 

晚上宵夜撸串是属于每一个单身贵族的生活。当然蓝溪阁小庙也不例外。但今天,这一个撸串大队少了一个许博远。

你问许博远为什么不来?笔言飞呵呵一笑,你以为我没叫他吗?银家晚上要陪正宫娘娘视频呢,哪里还记得冷宫深闺里有个笔言飞。

这一晚撸串大家吃的很畅快,好像把单身二十多年的苦逼都灌进了啤酒里,放开肚皮喝了个够。就连春易老都甩开面子加入了进来。

酒正酣时,不知是谁提议来玩狼人杀,输了的真心话大冒险。笔言飞不知被加了什么幸运E的BUFF,开局就是狼,还是第一头被公投出局的狼,百口莫辩,挣扎不能。

最后村民胜狼人败,两个选择摊在面前,笔言飞小心翼翼瞅了另一个狼同胞入夜寒一眼,义无反顾地选了大冒险。

然后微信一开题目一抽,抽出来的题让笔言飞呆了一呆,揉揉眼,没看错,又呆了一呆。

【题号 04 跟踪好友的约会一次,不被发现】

老寒我错了……笔言飞咽了口唾沫。

本来他身边若没有一个脱团的,这个惩罚也就随意过去了。但现在不同,组织出了个叛徒叫许博远,他还好巧不巧正好请假去约会。

许博远你看看你,强行塞了一波狗粮也就算了,忽然将他打入冷宫也算了,现在还要来祸害生灵祸害他,不能忍!

等我明天就告诉那姑娘,让她甩了你!

 

其实对于许博远的对象到底是谁,大家都很好奇,大春也很好奇。

于是一拍即合,大手一挥给笔言飞入夜寒两人也放了假。将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他们。

于是有了今天早上爬起来,认清现实后生无可恋的笔言飞。

我不想吃狗粮啊,一点都不想。

笔言飞正在房间里翻箱倒柜,将自己捂得自己都认不出来,手机忽然一阵震动,屏幕亮起,原来是接到了入夜寒的短信:蓝桥出门了。

他们几个公会高层都算是网游部的工作人员,住在蓝雨的员工宿舍,门对门紧靠着,入夜寒正好和许博远是舍友,时刻掌握着情报。

收到情报的笔言飞急忙出门,迎面撞上了他此次行动的搭档,入夜寒。

入夜寒看他一眼,又看他背后的房间号一眼,然后对着穿羽绒戴墨镜顶着鸭舌帽的笔言飞,无语了。

大哥,你这样确实不会被认出来,但会被当做可疑人物抓起来上交给警察蜀黍的。

在入夜寒的好说歹说下,笔言飞很不情愿地脱下了羽绒服,换上正常的休闲装。然后耽搁了许久的两人加了好几个速度BUFF,沿着许博远的行动路线一路疾跑,到马路边正好看到许博远开门上的士的背影。

两人连忙拦了辆的士跟上去。一路尾随到了机场。

机场里人山人海,非常适合隐蔽。但笔言飞还是非常小心,架好墨镜拉高口罩,来往的行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猜测这是不是某个乔装的明星。

入夜寒选择远离战友,装作不认识他。

航班号报了一班又一班,许博远等的越来越不安。笔言飞也越来越不安,再等下去真要被当成可疑人物给带去审讯了。

终于,许博远从座位上站起来了。

笔言飞激动的差点没吼出来,一把抓过入夜寒的手,蹭蹭蹭,紧跟着许博远直奔接机口。

来了来了,乘客从口里鱼贯而出,许博远正在寻找目标。他,他发现目标了!许博远没有挥手,而是迫不及待地跑了过去!

笔言飞此刻的激动之情难以言表,简直像是在看现场版的蓝雨比赛。

他的目光紧紧追随着他的兄弟,迫切地想知道那勾了他兄弟的魂的是怎样一个红颜祸水倾城绝色,然后……

然后,他看到许博远跑向了一个男人。

WTF?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来这里?

笔言飞觉得此刻用一千个一万个黑人问号都无法表达他的懵逼。

笔言飞还处在当机中,身旁的入夜寒已经以惊人的淡定,从容地从背包里掏出了望远镜。他凭借远程法师精确的走位意识,选好角度,抬起望远镜一看,然后面色沉痛地告诉笔言飞:“是叶神。”

笔言飞彻底断电了。

这头还在被这一深水炸弹震到眩晕僵直,那头许博远已经亲亲密密地挽着叶修的小手,啊不,是拖着个一百五十斤的行李,大步流星地往机场门口走了。

“快跟上。”入夜寒脸上露出一丝难以抑制的兴奋,催促着木呆呆的笔言飞,继续他们的跟踪大业。

坐在尾随那对狗男男的的士上,笔言飞对入夜寒这股兴奋劲很不解:“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不知道啊。”入夜寒坚决摇头否认。

“那你怎么这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还接受的很愉快!笔言飞震鲸了。

入夜寒偏过脑袋,故作深沉地看着窗外,用一副见过大世面的语气,缓缓说道:“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笔言飞:“……”

报告大春,我怎么觉得身边的人一个个都给里给气的。

 

 

今天的蓝溪阁工作群热闹非凡。

作为对大冒险惩罚的监督,笔言飞和入夜寒两人必须在群里直播许博远约会实况。

笔言飞不想一个人震鲸,他很满意地看到得知这个惊天大秘密的蓝溪阁兄弟们一起震鲸。但他没料到,兄弟们竟然都很愉快地接受了这个设定。

大春我觉得蓝溪阁药丸。

接受之后大家都很渴望知道两个大男人约会的时候会干什么。

这个笔言飞在车上就和入夜寒讨论过了。笔言飞觉得凭许博远低破天际的情商,他们最多去地方菜馆搓一顿。入夜寒咬定以叶修大神只安装了荣耀这一个软件的脑回路,两人必定是网吧一日游。

然后下了车,现实马上给了他两一人一个大耳刮子。

车停在了电影院门口。

两人不约而同沉默了足足一分钟。直到许博远和叶修的身影消失在了影院入口处。

入夜寒拉着笔言飞进去,远远驻足观察了一番敌情,然后嘱咐笔言飞呆在原地不要动,自己一个人去前台买票。

笔言飞哪会不动,他双手正在手机屏幕上飞舞着,向大伙疯狂吐槽大神第一次约会,项目居然是俗气的看电影这一事实。

得知真相的蓝溪阁工作群里一片豹笑。谁能猜到在游戏里向来惊天地泣鬼神的荣耀第一人,现实里约会居然俗的不可思议。

然而机智的大春早已看破一切:“傻,百度。”

大春语满级的五大高手之二恍然大悟。敢情这两人约会攻略都是百度的,吃饭逛街看电影三部曲?

笔言飞还沉浸在深不见底的槽点中无法自拔,入夜寒已经买了票回来。没过几分钟,电影就开场了。

心机入夜寒专门选了跟踪对象正后面的两个位置。两人借着电影院比较暗弱的灯光和遮脸神器墨镜+大口罩,愣是没被许博远认出来,十分成功地深入敌后。当然检票的时候保安用狐疑的眼神盯着笔言飞的奇异装束一脸警惕就不用说了。

电影准时放映,灯光倏然全部熄灭,黑暗中巨幕泛起幽幽蓝光,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典型的恐怖片开场。

笔言飞目瞪口呆。大神居然带小许来看恐怖片!Word天,这心机!这套路!

“靠,这片子是大神选的吧?他一定是想趁咱小许惊慌失措的时候对可爱的小许下手!”他转头凑到入夜寒耳边。此刻他的心中有很多槽,而且不吐不快。

入夜寒食指贴唇,对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不动声色地将身子前倾,悄咪咪靠近前面的两人,直到能听见他们的谈话。笔言飞乖乖闭了嘴,也将身子拱到前面去偷听。

然后他们就听到许博远加重标粗的疑问句:“大神你不是来蓝雨出差的吗,怎么那么闲?还抽了什么风要来看恐怖片?”

叶修干咳两声,望天花板:“哥难得来G市一次,你好意思让我闷在办公室里吗?”

蓝河秒回:“好意思。”

“……”叶修噎了一噎,为什么好面子的小蓝到了他这儿就变得不要脸起来?

这大概就叫,耳濡目染,近墨者黑,有样学样吧。

“哎我说,小蓝你这地陪当的太没职业素质了吧。”叶修偏头看着许博远,模样别提多委屈:“你看,电影院是我找的,电影票是我买的。连爆米花都是我出钱。”

“靠,谁特么知道你要看电影啊……”许博远死死抱着大桶装爆米花,满头黑线,垂死挣扎:“大神的世界我不懂,闭嘴看你的电影吧!”

两人在前面打情骂俏,笔言飞和入夜寒在后面听的表情精彩万分。

喔,原来大神追人都用看恐怖片这么老套的剧本的嘛,百度害人啊。

喔,原来蓝桥的身份是个地陪啊,所以这两人还没有告白嘛?

喔,卧槽,这恐怖片有点生猛啊!

电影的音效盖了周围杂音,前面没什么料了,椅背偷听的两人也收了身子恢复正常坐姿。入夜寒镇定自若地拿手机汇报情况,一旁的笔言飞却是死盯着大屏幕,眼睛都直了。

叶修对恐怖片不感冒。他对任何电影都不感冒。但追媳妇就是要看恐怖片,这是恋爱大师苏沐橙告诉他的。

苏沐橙表示你不早告诉我你找的是蓝朋友!

这一招对蓝朋友的杀伤力可是大打折扣的,具体还要视对方的胆量而定。比如许博远,折扣给打了个十成十。只见他面不改色地往嘴里塞爆米花,看那些鲜血淋漓毛骨悚然的镜头的眼神好像在看动画片,不时还转头和叶修评论几句,这部恐怖片拍的真不咋样,演女鬼那个长的太丑了。

叶修心说这和我拿到的剧本不一样。

作战好像失败了。叶修有些遗憾,不过和许博远抢抢爆米花,也是挺有趣的。

电影渐入高潮时,他们听到一声破了嗓的尖叫,来自坐标正后方。

两位正主是天不怕地不怕,但笔言飞怕。打小他就看不得鬼片,白衣长发的女鬼一出来,他就吓得用手捂住了眼睛,抖着身子往入夜寒靠,哆哆嗦嗦:“啊啊啊太可怕了老寒救命啊救命啊呜呜呜……”

入夜寒抿着嘴绷着脸,脸上写满了严肃正经,却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不动声色地往反方向挪了挪,继续假装不认识这货。

坐在前边的许博远悄悄和叶修咬耳朵:“坐我后边那个人好胆小啊,跟我朋友笔言飞差不多。”

笔言飞表示,他的秘密行动是个充满了血与泪的故事。

 

出了影院,笔言飞完全残血,战战惶惶地跟在入夜寒后面,死死拽着他夹克衫的一角不松手,见每个路人都像撞了鬼一样,搞的高冷如雪的入夜寒很想打晕他扛在肩上走。

他们没有再叫车,因为目标正在慢腾腾地压马路。

压马路就不好跟踪了。除了人流没什么遮挡物,太近怕暴露,太远了又怕跟丢。入夜寒一路小心走位,几次因为笔言飞的断片差点前功尽弃。

好在前面两人正沉浸在冒着粉红色泡泡的氛围中,五感迟钝了几个度,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没走多久,两人就晃进了一个公园。

公园是个好地方,空气清新,景色优美,绿树成荫。而最后一点最重要,意味着隐蔽点多。

笔言飞还是没懂入夜寒为什么一脸兴奋乐在其中,大概是谍战片看多了。可他丫刚刚看的是一部恐怖片啊,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怕鬼吗?

眼见着许博远拉着叶修在公园的一把长椅上坐下了,入夜寒拿出了特工007的精神,猥琐地蹲下身子,蹑手蹑脚挪到长椅后面的一排绿化带后面,悄咪咪探头往目标看,十足的贼模样。

报告大春,我觉得入夜寒可能有个隐藏属性是跟踪狂。

笔言飞认命地叹口气,也猫下腰鬼鬼祟祟地靠了过去。

调转镜头,这边许博远和叶修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了一路,从荣耀比赛聊到天气美食,能扯的话题都扯淡完了,两个话废干巴巴靠在椅背上,场面一度陷入冷场。

许博远患有重度尴尬症,最受不得这种时候,转转大眼球,不死心地继续找话题:“叶神你看,那里新开了一家花店。”

叶修的目光顺着他指尖的方向停留了几秒,点点头:“你想要花吗?”

“不不不不用了!”许博远吓得频频摇头。

“哦,那算了。”

靠。话题终结。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公园里到处是来锻炼的市民,不远处几个孩童在叽叽喳喳,这两个大男人却不声不响并排坐在公园板凳上,与大环境相当格格不入。

许博远斜眼偷偷去看叶修,却发现对方正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阳光穿过树梢繁茂的绿叶盖下来,照亮了两人额间薄薄的汗珠。

就在笔言飞和入夜寒以为他们要彼此对望一眼万年的时候,叶修缓缓开了口:“小蓝,我想……”

“什么?”许博远跟受惊的猫似的绷起神经,大眼睛眨巴眨巴,有点紧张地看着他。

有情况!笔言飞和入夜寒两人也一个激灵,连忙竖起耳朵,屏气凝神,时刻等待着荣耀教科书惊天动地的情话。

哪知叶修面对着眼前俏生生的小剑客,酝酿好的话在嘴边绕了个来回,很不争气地吞了回去,不知为何变成了:“我想抽根烟,可以吗?”

绷着一根弦的许博远闻言一愣,下意识回答:“可以啊。”眸中反射的光芒却黯了一黯,闪过一丝名为失望的情绪。

“卧……唔……”笔言飞有种“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的感觉,忍不住破口而出一声卧槽,却被眼疾手快的入夜寒一把捂嘴堵住。

被发现你就死定了!入夜寒眉毛一横,用眼神恶狠狠地威胁他。

笔言飞很委屈,这兄弟还能不能当了。

不给说话,他只能捏开手机,动动手指在群里打字。他觉得肚子里有一股洪荒之力,实在不吐不快:“叶修情商绝对是负无穷!!!鉴定完毕!!!”

入夜寒朝他发的消息瞥一眼,这才放开他,也掏出手机,快速划拉了几个字:“臣附议。”

群里马上炸开了锅,纷纷冒泡询问发生了什么。笔言飞兴致勃勃地埋着头,手指翻飞,用最快手速详述了两人的一举一动,细致入微,文采飞扬,讲的远在工作岗位的蓝溪阁同志们都替叶修着急。

大春说皇帝不急你们太监急个啥玩意儿,工作去。

入夜寒看没什么可以补充的,就懒得管他,自己又悄无声息地走了个位,选了个合适的位置,换个姿势继续听墙角。

只听叶修呼了一大口烟,语带疑惑问许博远:“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啊?”许博远呆了呆,眼神四下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身影。他抓抓后脑勺,有些莫名其妙:“没有啊。”

“是吗。”叶修微微皱眉,显然将信将疑。

玩了那么久荣耀,他对自己的听力还是有自信的。印象中他隐隐记得在影院的时候,坐在后边的两个家伙形迹非常可疑。凭借荣耀冠军的直觉,他大胆地推测,他们被跟踪了。

许博远却还浑然不觉,低头用手掌摩挲着浅蓝色的牛仔裤,蹭掉手心里的汗,然后突然握起拳头,抬起通红通红的小脸,直直盯着叶修,迟疑着开口:“叶修,其实我……”

“嗯?”叶修眉毛一挑,锁在他身上的眼里带着笑意,咬着烟支的嘴轻飘飘哼出一个鼻音。

树丛后边,差点被抓包的两人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小心脏跳的咚咚咚咚咚响,边响边为许博远呐喊,去吧皮卡蓝!

然后许博远就很不争气地怂了:“其实我觉得,刚才的电影还挺好看的。”

叶修嘴角蒙娜丽莎般的微笑裂了一裂,烟灰抖落在裤腿上。

笔言飞没蹲稳,身体一个趔趄,“咣叽”一下跌坐在草地上,千言万语化作一句“靠!”。

如果此时有文字泡功能的话,入夜寒会刷一百个瀑布汗。但他现在不能,只能抓起笔言飞的一条手臂,脚底抹油飞快地逃离了现场。

长椅上的两人同时回头,只见到两个蹿的远远的可疑黑影。

“我就说怎么有声音……”许博远后知后觉。叶修干咳两声,伸出食指拂去裤腿上的烟灰,就听到他讷讷地嘟囔:“这两个人是变态吧。”

叶修还是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

许博远被他笑的很尴尬,又胡乱抓了一把头发,浅色发丝被抓的乱七八糟,在金色阳光晕染下好像毛绒绒的小球,看得人心痒痒。叶修又没忍住,把自己的魔爪搭上去呼噜一把,真软真舒服。

小剑客的脸已经爆红了。

就在两人还沉浸在又尬又甜的奇妙的粉色空气中,欲言又止欲语还休时,视线中突然闯进了两个装束奇怪的人,其中一个用口罩帽子墨镜捂得严严实实的,把两大束鲜红的玫瑰分别砸进他们怀里,气急败坏地大喊:“劳资拜托你们赶快在一起吧!吃瓜群众都看不下去了!!!”

 “二笔???”叶修一脸懵比,而许博远是一脸的懵比+震惊。

“我不是我没有!”被认出来的人还在负隅顽抗,忽然被身后的伙伴一个猛拽,踉踉跄跄地跟着跑了。

惊吓过度的许博远久久不能回神,双手无意识捧着满怀的玫瑰,木呆呆看着叶修,舌头打结:“他,他怎么……这……什么意思……”

“这还不明白?”叶修笑弯了眼角,随手将燃了一半的烟头扔掉,俯身吧唧一下亲在小剑客的额头上:“我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吧。”

他们怀里的两束玫瑰紧紧依偎在一起,散发出醇厚而醉人的香气。

 

脱单后的许博远变了,变得非常辣眼睛。

网游里无论是打副本还是抢boss,都能被两人幻化为腻腻歪歪秀恩爱的场合。二次元也就算了,下了线还要抓紧所有时间打电话卿卿我我,你撩一句我撩一句,肉麻到令人发指。

同办公室的众单身狗们每天都要被强行喂上成吨的狗粮,喂到都快要怀疑性向了。

其中尤以笔言飞最为悲催。因为他每次见到许博远,都要被以感谢基友的好助攻为理由,花式秀上一脸的恩爱。笔言飞内心暴风哭泣。他不仅失去了同穿一条裤子的好基友,还失去了作为一只单身狗活下去的梦想。

许博远,你永远失去可爱的我了!

Fin

————————————————————————————

(这个人什么鱼都摸就是不更新)

评论(25)

热度(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