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小甜饼

(百fo点文,这位小可爱 @落花言 要的老叶疼x爱人妻蓝,我怕明天小可爱要开学看不到了,就一个下午爆肝出来了,所以有点草率,抱歉QAQ,虽然不知道这位小可爱看不看得到,私信也没回我。。。)

同居设定,大概是围裙play,然后混合了一些奇怪的灵感,不踩油门不踩油门,没驾照!

自己推倒最后一更的弗莱格……

————————————————————————————————————

 

“你一生中最幸运的三件事是什么?”

 

蓝河反手将杂志扣在桌面上,用竹签在果盘里扎起一瓣苹果,举到叶修面前,含笑看着他。

 

彼时叶修正陷在沙发里,无精打采,手里一叠各大战队的比赛资料,翻的哗哗响。闻言,他转眸看过来,然后脑袋往前凑了凑,张开嘴巴等待投喂。

 

蓝河捏竹签的手一缩:“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你又在看什么无聊的书。”叶修面露无奈,开始调动荣耀教科书的脑细胞去回想,蓝河刚才说了什么。

 

“一个关于幸福感的测试。”蓝河又拿起杂志,竖起来,示意给叶修看:“下面还有评分的。”

 

叶修瞥了一眼,很果断地回答:“玩荣耀。”

 

“我就知道。”蓝河抛了个白眼,伸长手臂,将苹果举到叶修嘴边,随口问道:“那第二件呢?”

 

八成又是什么拿了四次冠军,或者成为国家领队之类的吧。蓝河看着叶修稍稍蹙起的眉毛,暗自猜测。

 

毕竟这是叶修十年奋斗最大的意义啊。

 

“唔……”叶修慢吞吞将口中的苹果咽下去,然后抬眸,凝视着面前眉目温柔的少年,忍不住抬起魔爪,搭在那颗毛绒绒的脑袋上,揉搓揉搓,嘴角一点一点勾起。

 

他说:“遇见你。”

 

蓝河面颊boom地爆红了,抖着手又扎了一块苹果,咣叽一下塞进叶修嘴里,然后慌里慌张地起身,拍拍裤腿,丢下一句“我去做饭了。”便捂着通红的脸冲进了厨房。

 

悬在客厅白墙上的挂钟显示十点整。叶修摇摇头,含着苹果的嘴里漏出一声轻笑,重新拾起那叠一度被冷落的资料。

 

 

 

蓝河平时做饭的时间没有那么早,只是偶尔,会有一丢丢例外。

 

他熟练地从冰箱里拎出各种蔬菜肉食,熟练地取下围裙往身上套。绳子都系好了,方才觉得有点不对劲。

 

靠,拿错了。

 

自打从了叶修,蓝河就是全联盟出名的居家好人妻,承包了家里所有的家务活,做饭洗衣与工作带团两不误,可谓是宅男们的国民榜样,小攻们的理想小受。

 

不信的话,看看那只被养的白白胖胖的叶修,就知道了。

 

听闻他的家庭地位后,笔言飞等糟心同事,从远方送来了亲切的关怀与问候——附带这个羞耻度爆表的粉红色围裙作礼物,还绣只浅蓝色米菲兔,一看就是小女生之物。

 

简直是在侮辱老子英俊潇洒的气质。

 

虽然有一万分的嫌弃,蓝河还是在强迫症驱使下,将这条粉红围裙收拾在厨房里,不过是作为长期摆设罢了,不怎么拿来使用。谁知今天糊里糊涂就拿错了。

 

系都系上了,蓝河也懒得再换,抱着一堆食材到水池边,开始挨个处理。

 

 

 

尽管蓝河小心翼翼,将厨房门关的很严实,热油与肉片在锅底混合,爆出的香气仍钻过头发丝细的门缝,大摇大摆在叶修鼻尖萦绕盘旋,久久不散。

 

被熏了快两个小时后,叶修终于坐不住了,手头什么鬼资料统统一丢,按着饥肠辘辘的肚子挪到厨房,一把推开门:“小蓝啊,可以吃饭了没?”

 

“叶修你干嘛?!”

 

展现在眼前的图景,饶是叶修也呆了一呆。只见蓝河一手抓着锅铲,另一手提着平底锅,正将番茄炒蛋扒拉进桌面一排饭盒里,腰间裹着一条粉哒哒的围裙。胸口绣着一只愣头愣脑的卡通兔,蠢萌蠢萌。

 

蓝河意识到叶修的目光停留在何处,两团红云又在脸上烧起来,冲着叶修怒吼:“看什么看,快出去!”

 

叶修仍靠在门框,逆着光,笑的肩膀都颤:“小蓝,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有一件那~~~么可爱的围裙啊?”

 

“要你管!”蓝河很想从冰箱里拿出块冻豆腐来一头撞死。

 

叶修还不知死活地凑过来,近距离欣赏着小剑客身披围裙,面带潮红,一脸娇羞的模样,啧啧啧赞叹几声,这般福利平时可瞧不着。

 

蓝河回身瞪他,用眼神强烈抗议叶修爪子不安分的小动作,恨不得化身红太狼,将手中的平底锅当武器,拍在他脑门上:“别动了成吗?锅还热着呢。”

 

“成。”叶修嘿嘿一笑:“咱们晚,上,再,动~”

 

蓝河浑身抖了三抖,平底锅翻了个儿。

 

紧接着,上林苑某别墅的厨房内传出惊天怒吼:“叶!修!你大爷!把厨房给我收拾干净!”

 

这件事告诉我们,耍流氓不分时间地点场合,是不好的。

 

惹了祸的叶修一连串点头如捣蒜。没办法,谁让自家小剑客,跟了自己那么久,脸皮还是薄成一张纸。

 

叶修一边乖乖做着清洁,一边侧目看蓝河,后者干净利落地将剩下的饭菜装入饭盒中,啪嗒啪嗒,全部扣上盖子,起码有八九个饭盒,撂在一起像个小山丘。

 

“装这么多饭盒干啥?”叶修问。

 

蓝河拿袋子将饭盒打包起来,说:“一会拿到兴欣的,他们老吃快餐不太好,我有时间就多做一点送过去。”

 

“所以你捣鼓了这么久?”叶修摸摸空空如也的肚子,叹口气:“你这人咋那么爱操心呢?我们以前天天都吃,早就习惯了。”

 

虽然叶修自己,已不怎么想得起,吃着外卖的简易快餐是个什么滋味了。

 

蓝河也装模作样叹口气,然而嘴边还噙着一抹戏谑的笑意:“谁让我是兴欣头号保姆呢?”

 

哟,小剑客素来死要面子不承认,想不到今日竟如此坦诚啊。

 

“那是。哥看到你第一眼,就作出了这准确的判断。”叶修得意洋洋,“瞧这围裙,多合适。”

 

“滚!”蓝河没好气地拍开他撩过来的手,指着打包好的两大袋饭盒,语气斩钉截铁:“这些,你负责送到训练室去!”

 

“啊?”叶修一呆,连忙告饶:“别呀,蓝河大大,我错了。我不逗你了,真的。我发誓。”

 

“谁让你调戏我……”蓝河瘪着嘴嗫嚅,迎着叶修可怜兮兮的目光,踌躇了半分,终是于心不忍:“那我帮你拿一半……”

 

和叶修预料的一样心软。

 

厨房的壁灯泛着橘黄色的光,打在小保姆红彤彤的脸颊上,暖融融的。叶修情难自禁,伸手搂过蓝河的腰,一用力将人整个带进怀里,然后低头封住他的唇。

 

绵长一吻,直到蓝河急的猛挠他后背了,叶修才放开他。

 

得到解放的蓝河大口喘气,叶修却未松手,反而垂首贴在他耳边,两人呼吸相接。

 

然后,蓝河听见叶修低低的呢喃:“怎么不问我,第三件幸运的事是什么?”

 

“就不问。”蓝河气息未匀,却还是用力憋着笑,给他一个挑衅的斜眼。

 

“哟,这么不乖。”叶修带点恶意地,舔了舔唇边红到滴血的耳尖,瞳色逐渐幽深。他一字一句,缓缓吐出:“我,等不及晚上了。”

 

BOOM~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加热到达极限,然后彻底炸裂的声音。

 

“大爷你快滚吧!!!”暴走模式全开的小保姆,毫不留情地一把推开叶修,将两个沉甸甸的袋子砸进他怀里,一鼓作气将他推出了大门口。

 

 

 

人生中最幸运的三件事是什么?

 

蓝河拎着装满饭盒的袋子,走在兴欣与上林苑往返的路上,脑海里又浮现出杂志上那个问题。

 

如果是自己要回答的话,蓝河想,他大概,会先抱怨出题者实在太吝啬了吧。

 

为什么偏偏是三件呢?为什么不是十件,百件,千件呢?

 

漫长的人生能遇见多少事啊,不幸的或幸运的,犹如海滩上散落的石块和贝壳,沿着柔和的海岸线连绵到天际,数都数不清,又教他如何挑拣得出最大最美丽的那只呢?

 

像这样每天打打闹闹,平淡而温暖的琐碎日常,何尝不是无与伦比的幸运呢。

 

蓝河偷眼去看并肩而行的叶修,他抱着另一个大袋,满头大汗,但目光安宁。

 

傻子才会问这个问题。

 

因为我知道啊,此生最大的幸运,便是这样携着你的手走下去,平安喜乐,岁月悠长。

Fin

————————————————————————

评论(12)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