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你是我的王 (上)

(好久不虐浑身蓝瘦……今天突然爆肝,自己都吓到了,灵感来了挡不住吧

总共4000字左右,本来一发完的,但结尾没弄好,忍不住偷偷来半发_(:з」∠)_)

(听歌《国境四方》的脑洞产物,和这首歌原小说与广播剧没有半点关系,算是个不正宗的吸血鬼paro。建议你们也拿来当BGM,真的超带感的啊!)

(我流吸血鬼叶x人类蓝,简直病态,重度OOC,慎入→→对掉粉什么的已经无所畏惧)

 ————————————————————————————

 

如果再来一次,蓝河想,他还是会爱上叶修,心甘情愿。

纵使天下漫血,世界倾覆。

 

叶修,叶修。仅仅默念这个名字,都能让蓝河微微颤栗。

他是王,搅乱天下的魔王,亦是鬼,吞噬人心的恶鬼。用锁链一根,锁死了蓝河所有的出路。

行走在苍老古奥的宫殿里,蓝河觉得这具身躯仿若行尸走肉,没有一寸细胞呼吸。

吸血鬼修建给他们至高无上的王的居所,每一面石墙都死人一样苍白。再细小的血珠烙上去都格外刺眼。但蓝河绝对不敢这么做,循腥而来的吸血鬼会将他吞食殆尽,一点骨头也不会剩下。

然后那个人的怒火,无人敢于承受。

 

蓝河没有自己的房间,没有自己的东西,连身体都不属于自己。

无声地踏入石门,宽大的骨床罩着夜幕般的帷帐,黑袍裹身的男人慵懒而靠,似在闭目养神。

没有指示,蓝河不敢上前,也不敢关门。冰凉的夜风长驱直入,单薄的白裳仿佛透明,任由冷风鞭挞在肌肤上,抑制不住地瑟瑟发抖。

“过来。”沙哑低沉的嗓音,忽地响起:“关门。”

其实蓝河对寒冷早已习惯,天下真正能令他恐惧的,不过眼前这个人而已。

推上石门,蓝河一步一步挪到床前。

已经几个月没见叶修了。虽然蓝河孤独一人困在这苍白宫殿里,对时间概念早已模糊。他仔细观察叶修的神情,在心中第无数次描摹他的眉眼。那张青白的脸上,双目微闭,眉睫轻敛。除了毫无血色,这张面容放到人间实在太过精致,美若天神,

这一回叶修闭目的时间有点长,显而易见的疲惫。蓝河静静伫立在床边,也不想有任何动作。他清楚前方等待着的是什么。

那双猩红的眼睛缓缓睁开。

蓝河打了个寒战,双腿已下意识跪在地上。回过神来,他暗暗咬唇,他痛恨自己如此诚实的臣服,由身到心。

一声轻笑,叶修翻身而起,黑袍松垮垮地散开,露出精壮的胸膛。他如血的眸子紧紧锁在白净的少年身上,苍白的唇角一勾:“上来。”

蓝河听话地站起来,冰块一般的石板跪的他膝盖麻木,但骨制的床也没有半点温度。

一只修长的手凉凉覆上蓝河的脸。不能更熟悉的触感,却瞬间将他伪装的平静淡然撕的粉碎。

“怕什么。”手指沿着柔软的线条抚下,嘴唇,脖子,滚动的喉结,最后落在滚烫的胸口。

蓝河不知道吸血鬼是否有温度的感知,却清晰地知道,心口这团烈焰是在为谁燃烧。只有在这个人面前,他才有情感狂嚣,热血沸腾,才深刻确知自己还活着。

这个人,便是他的王,他的世界,他的一切。

在王面前,他除了臣服与仰望,别无选择。他只能俯首跪拜,亲吻那冰凉的手背与脚尖,等待利刃穿透他的心脏,再将火热的鲜血双手奉上,祈求一丝最卑微的欲望,

他怀着一腔决绝与孤勇,踏入了名为爱情的毒沼。那以后,世上所有的情绪于他皆是虚妄,唯有那人的一举一动,那人的掌控肆虐,成为支撑他血液流动的全部诱惑。

看,哪怕是指尖微小的触碰,都让他灵魂颤抖。哪怕一声虚伪的呼唤,都让他高兴的发狂。

哪怕明知自己在他眼中什么也不是,还是贪婪地期盼能被他仔细品尝,被他吞噬入腹,被最暴虐的獠牙撕扯到粉身碎骨。

叶修很有耐心地摩挲着,少年的肌肤细白,被揉捏过的痕迹迅速浮现出动人的粉红,仿佛一种隐秘而诱惑的邀请,让人无法拒绝。

叶修瞳色转深,如同血潭涌动,透着危险的寒光。

蓝河主动往前凑了凑,仰起头颅,脖颈到锁骨完全暴露在叶修面前。雪白的脖子上,遍布一道道细小的线条,如同沟壑纵横,触目惊心。叶修抬手轻抚,浅浅的凸起感让他眯起眼睛。这是疤痕,是他留给蓝河的烙印。

他缓缓欠身,在瘦削的锁骨上轻轻一吻,满意地欣赏怀中人克制不住的颤栗。

“放轻松。”沙哑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音乐,来自魔鬼的低语,将蓝河彻底淹没。

这个人总是如此,用最致命的毒药,轻易销毁他所有的铠甲与抵抗,然后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蓝河缴械投降,任凭叶修一点一点地舔舐。没过多久,叶修停下来,似乎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地方,舌尖饥渴地舔唇,再也无法忍耐对鲜血的渴望,微微张口,锋利的牙尖没入少年稚嫩的肌肤。

蓝河手指忍不住蜷曲起来,指甲深深嵌入肉里。但他高仰的面庞却绽放出带泪的笑容。

刺痛伴着腥甜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裹挟着绝无仅有的迷醉与疯狂。蓝河想他一定是中了什么蛊,为了这个人,即使坠入烈焰火海,冰雪汪洋,也在所不惜,只为悲哀地将他给的痛楚镌刻入心,再不遗忘。

力气渐渐流失,眼皮逐渐沉重,蓝河干脆关上通红的眼眶,等待世界昏暗的那一刻来临。

但他没等到。

叶修忽然放开他,偏过头去,大口大口地深呼吸。

蓝河猛地睁开眼,映入眼帘是叶修蓬乱而柔软的乌发。

颈侧的小口还在冒血,如同一条红色小蛇沿锁骨蜿蜒爬下。蓝河无力地扯出一个笑容:“我没关系的。”声线哑的不像自己。

这么点血,对于最高贵的吸血鬼而言,必定是远远不够的,为何要停下,为何不索要更多呢。不要厌倦,不要放弃我啊。

他无法想象,没有叶修,他的世界该如何崩塌碎裂。

叶修回头与他对视,眸中封着渴血的欲望。他舔净唇边未干的血迹,轻轻笑了:“我不急,今晚,我一直在。乖,躺下。”

这是违背常理的命令,蓝河一个愣神,脊背已经贴在了冷冰冰的床面上。

“叶修……”染了血丝的白裳被利爪撕开,第一次在那人面前裸裎相对,蓝河十分不适,体内长久蛰藏的狂热却骤然爆发出来。

他从来都无法拒绝,心甘情愿被叶修拽入旋涡,永恒地沉陷无尽深渊。

TBC

————————————————————————

一天没学习Q_Q

评论(5)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