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你是我的王 (下)

预警!病娇,重度ooc,BE,慎入!

BGM《国境四方》,与原小说没半点关系,没吃药放飞自我,而且越来越歪23333

——————————————————————————

蓝河醒来时,叶修已经不在了。

诺大的房间空空荡荡。黑色帷帐内一片狼藉。蓝河坐起,浑身没有一处不撕裂般的疼。

偏头看向窗外,终年繁密的树林中,影影绰绰漏出熹微阳光,昭示着冥冥流逝的时间。

垂眼,审视这具躯体,全身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口,到处是未舔净的血迹,结成一块块干涸的斑。蓝河一寸寸看过去,仔细回忆着被那个人亲吻爱抚的触感,眸光近于痴迷。

这一刻他梦寐以求,却等到心如死灰。

蓝河挣扎着下了床,先前能裹身的布料一条不剩,裸露在凉凉的空气中,让他很不自在。

他费了不少力气,才挪到隔间。那里堆放着许多杂物,各种金银财宝,尸身白骨,宽敞的空间被挤塞的狭窄逼仄。门边铺着几匹厚布,便是他晚上睡觉的地方。

杂物遮的光线昏暗,但这对蓝河习以为常。他扶着墙壁,在角落一阵摸索,依稀记得存放着当初携带的一些衣裳。

他终于摸到了那个陈旧的箱子,锈迹斑斑的铁锁,撬开还费了好一番力气。终于他打开了箱盖,陈腐的檀木味扑面而来,里面整整齐齐码着清一色的白裳,顶端压着一柄雕云的古剑。

古剑纤尘不染,锋利的剑面泛着幽幽的银光。

蓝河如蒙冰水浇下,心脏一寸寸凉了彻底。

他怎么会忘了,忘了那个地狱之夜,忘了恶魔肆虐,血染村庄,虚幻的平静瞬间灰飞湮灭。然后他的王,踏过尸骸遍地,向他垂下怜悯而嗜血的目光。

那一瞬间震彻灵魂,蓝河完了,征服沦陷,无可救药。即使血仇滔天,仍义无反顾地追随供奉,俯首称臣。

后来蓝河知道,那人是吸血之族的族长,是天地最残暴的修罗,是无心无情的魔王。

尽管如此,蓝河还是一头栽进了他的命运,奋不顾身拥抱最鲜血淋漓的绝望。

他君临天下,他统驭八荒,而他甘愿地化身飞蛾,为王的光芒封冠加冕。

为那个,毁了他归宿的男人。

为何会如此呢。他不知晓,不想知晓。爱与恨错乱成一张牢不可破的缚网,早已深嵌入骨,无法逃脱。

他只听到数百个鬼魂哀哭悲鸣的声音,仿若来自遥远地底的呜咽,刺破鼓膜咬噬精神,诉说着世间最无耻的叛徒的罪孽。

那天他抱着镌刻家族姓氏的古剑,流尽了枯竭的泪。




吸血鬼的弱点是心脏。

蓝河坐在床边,反反复复默念这句话,试图聚起手心所剩无几的勇气。

叶修素来行踪不定,近日却越来越少回到此地,最初几个星期,后来常常几个月不出现一次,似乎遗忘了在石殿饲养着这么一个宠物。

且每次归来,叶修的样子也越来越疲惫。吸血之族一向动荡,蓝河有所耳闻,他也知道,他的王战无不胜,所向披靡。

他也不确定叶修何时会回来。但至少现在,他希望叶修不要回来。

石门被由外推开,摩擦地面发出沉重的轰鸣。

蓝河抬头,果然认出了那件熟悉的黑袍,

数月不见,叶修的倦容深了些许,冰白的脸庞明显黯了几分,看起来有点营养不良。一进门,他便径直朝蓝河走来,眸中带着不容置疑的欲望。

蓝河微微一笑,抬手将胸前的白布松了松,露出洁白的肌肤。结了痂的印痕狰狞刺目。

“这么主动?”叶修舔了舔唇,猩红的瞳孔更加深邃,不知摄了多少人的心魄。

也许最初就是这样炽烈的一眼,掀起了淹没蓝河的惊风骇浪。

蓝河极少主动至此,但这委实是最有效的武器。最强的吸血鬼没法拒绝如此鲜美的诱惑,尤其是对于现在体力匮乏的叶修。

身体每一根神经都在叫嚣着,要将少年吞食吮吸,渴求腥热的红色液体滋润。大自然创造的生理本能蛮横得可怕,叶修竭尽全力才克制住将少年扑倒啃食的冲动,微微欠身,冰凉的手指划过那张干净的脸庞。

“想我了?”他说。

想,非常想,蓝河很想脱口而出,告诉他,每日每夜,每时每刻,这具身心都在思念着他。但也祈求着永世不再见他。

“想我了,就直说。”极尽蛊惑在耳边回荡,一吐一息都缠绕着蓝河的心跳,刺激着崩溃边缘的灵魂,与无数厉鬼的哭泣哀号组成凄恻的绝唱。

蓝河强忍着不哭出来。那睥睨众生的眸中分明满含危险而迷人的欲望,又何必对猎物温柔如斯。

反正他只是一个,不仁不忠的背叛者。

他高高仰起头,露出遍布疮痍的脖颈,仿佛献上最美味的佳肴。叶修绕到少年后颈的大手忽地一紧,终于按捺不住,覆唇而上。

利物刺破皮肉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回响,短暂却异常清晰。

古老的剑柄,大半都从背面没入心脏的位置,准确无误。为了方便藏匿袖中,长剑被削成两截,胸口有一寸断面贯穿而出,挑破黑袍,闪烁着晃眼的银光。

叶修眉头都没皱一下,抬头轻轻碰唇,落下清浅浅一个吻。

其实他还想吻蓝河的眼睛,那双蓝水晶般清澈的眼中溢满了泪水,似乎在一遍遍哭喊着“对不起”“对不起”……绝望与决绝都令人动容。但叶修不敢吻,他怕没时间。

他尽力维持一个明亮的笑容,蠕动嘴唇,喃喃低语:“我走了,你怎么办?”

“我……”蓝河全身都在颤栗,悲伤仿佛全部堵塞在喉咙,堵成了浓重的哭腔:“我会跟你一起。”

“我就知道。”叶修唇角的笑意更深了几分,“我回来是想告诉你,我与来自东方的精灵们签订了契约,你死后,他们会将你的灵魂取出冥界,带往另一个世界。在那里,忘了我,好好……活下去……”

银器破心,对吸血鬼来说最快的死法。

世间最高傲的王摇摇欲坠,却倔强地支撑身体,告诉蓝河,活下去。

蓝河如遭天雷,瞳孔倏然瞪大:“那……你呢?”

“笨,我当然……也会去的。”

闻言,蓝河揪紧的心才放松一点。这是叶修第一次给他承诺,承诺他们要一起活下去,一起开启新的生活。

他拉动哆嗦的嘴唇,勉强扯出一个极其难看的笑容,未觉眼前人的唇角同样一抹苦涩。

这是入夜后第一束微光,叶修不禁抬起手,想要触摸少年温热的发丝与面庞。

但还未触及,苍白的手臂陡然垂落,砸在蓝河颤抖的背上。

没关系,他们都已感觉不到疼痛了。

蓝河用尽余生力气,抱紧那具冰冷的躯体,手指留恋地抚摸那人的脊背,最后摸到滚烫的剑柄。紧紧握住,猛地拔出。

半截锋芒入体的时候,蓝河覆唇吻上叶修,进贡他的王最后一个献礼。

生时尊奉,死亦追随,我爱你,心甘情愿。

蓝河想,他终算,不负天下苍生,别无所求,只求来世上苍能许叶修一个完美归宿,许他守叶修一生安好。





古今命运轮回自有定数,如同女神手中的三根细线,拉出不可逾越的轨道。违逆天命,代价自然是高昂的。

天地法则,不过等价交换,

前世罪孽深重,往生不能相陪,下辈子,愿有人好好待你。

Fin

评论(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