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Echo 06

第一次连文hhh,有组织的搞事情就是好_(:з)∠)_
上一棒是 @蓝兔 ,下一棒是  @乱七八糟
上下文直接走搞事情那个tag啦
神转折出没,渣渣求轻拍(●─●)
——————————————————
千波湖畔夜风习习,吹动君莫笑垂侧的长发,也吹动许博远濒危的心脏。虚拟世界没有温度,他却感到彻骨冰凉。

嘴边掉落的雪白繁星,似乎活生生撕扯着他所剩无几的记忆碎片。上一次来千波湖,是什么时候?和谁?为了什么?

记忆抽离原来连肉体都疼。许博远苦笑,你心里有数,那你又知不知晓,我那么喜欢你,喜欢到忍心将你忘记。

两人两角色,并排坐在湖边,头顶漫天银河,不约而同地沉默着。

“小蓝,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来这里,是什么情况?”良久,耳机传来叶修沙哑的嗓音。

“啊?”许博远心下一慌:“什,什么情况?”

“也是这样,一起看星星啊。”叶修一本正经:“不是吗?”

其实是一本正经地瞎掰,当初何种情形,叶修脑海里也是一片混沌,但无论如何,绝不是看星星这个答案。他自认玩荣耀那么多年,就没干过这么无聊的事。

“好,好像是吧。”许博远语无伦次。

叶修眉头一皱:“好像?你不记得了?”

“呃,那个,我……”许博远结巴了好一会儿,暗道横竖躲不过这么一天,为什么会将人忘的干净这事,反正迟早要有个解释,索性眼一闭心一横:“我……最近记性不太好,可能压力太大吧。如果忘记了什么……你别介意。”

叶修愣住了。

话语都同他拟好的借口如出一辙。

从未奢求的可能性毫无预兆在面前展开,让叶修激动又无措。忘记什么,是了,他也在忘记着,一个生命中绝对重要的人。

明天,一定要找他确认清楚。如果那微小的可能真的存在,哪怕渺若尘埃,他也不想失去。叶修捏起一枚深蓝的风信子,握紧了手心。










偏僻的自习室光线很不好,但胜在安静,适宜避开一切不想见之物。因此许博远注视着气急败坏的黄少天,表情是惊愕的。

“终于找到你了,躲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干嘛啊。”黄少天进门便叽叽歪歪地埋怨:“我看你最近状态很不对啊,魂不守舍的,不会还在为那件事发愁吧?”

话音刚落,许博远就呛了一口,白色满天星顺势而落。

黄少天翻了个“果然如此”的白眼,阻止了他慌乱掩饰的笨动作:“我说,你是不是还没告白?你该不会,真的想把这份感情烂在肚子里吧?至少试一试啊。”

“黄少,”许博远苦笑一声:“我知道你关心我,但我跟他,不可能的。”

“话别说这么绝对嘛。指不定他正好也喜欢你呢,去碰碰运气也好啊。”黄少天大力拍他肩膀。

许博远再摇摇头:“我跟他的距离,差太远了。而且他看起来不像是同性恋,如果我搞砸了,那么我们连朋友都不能做。与其如此,我宁愿忘了他,只要他还在身边就足够了。”

他是全校第一的天才,是称霸荣耀的大神,能由陌生到称得上朋友,已经很不容易。所以运气,他赌不起。

黄少天难得凝视他默了半响,眉头深蹙,一脸严肃:“巧了,小许,我当初患上花吐症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但现在我很想抽当时的自己两个耳光。窝囊个啥?我跟文州告白的时候,也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管他做不做得成朋友,反正都要忘了,没想到文州二话不说就亲上来了……咳咳,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后来文州跟我说,他早就知道我喜欢他,就等着这一天呢。你说这人,心是不是脏!”

许博远讶然,尔后附议:“是有点。”

“可我就是喜欢他呀,没办法。”黄少天唇角上扬,灿若阳光:“虽然心脏了点,但他很聪明又很温柔呀。而且做什么都会护着我,会教我写作业,会带我去海洋馆,会帮我吃秋葵。当他说他也喜欢我的时候,我就想这辈子值了,这么好一个人,怎么能忘记呢?还好我告白了,要不然得后悔一辈子。”

许博远听的眼睛都直了:“那说明你们感情很好啊,两情相悦,真羡慕。”

“那你怎么知道叶修悦不悦你啊?!”

见许博远瞬间石化,黄少天有一丢丢尴尬,偏头重重又咳了一声:“那个,我直说出来你别介意啊。其实你心事挺明显的,看叶修的眼神完全不对。我就随便那么一猜。唉,实话跟你说了吧,我觉着叶修最近也不太对,神经兮兮还老是咳嗽。虽然他吸烟吧,但十几岁肺有那么差?怕不是得什么绝症了,藏着不告诉我们呢。”

许博远嚯地站起来:“你……你说什么?他病了?”

“我猜的。”黄少天也吓了一吓,道:“我看他精神很差,面无血色,情况也许比你还糟糕呢。你还是去看一看他吧。”

“我马上……咳咳……”许博远一听发了急,话未说完,喉咙一口腥甜上涌,他连忙捂住嘴巴,却还是吐了一手花瓣,白里透红,沿着指缝飘散。

满天星雨是黄少天低低的叹息:“小许,喜欢一个人并没有错。虽然不知道告白的前方会是什么,但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许博远仍一手掩唇,怔忡了好一阵,才缓缓点头,起身冲出教室。









不要忘记。

怎么可能忘记。因为我们有那么那么多美好的回忆。从图书馆到林荫校道,从冰霜森林到千波湖畔,从心上涟漪到尽头汪洋。

许博远一路狂奔,不知撞了多少行人,跌了多少跟头,磕磕绊绊跑到叶修寝室前,才停下来喘口气。

绵长的深呼吸后,许博远鼓起勇气敲门,空洞洞的敲击声,在寂静的寝室楼道中清晰回响。

半天没人,许博远更急,用力将门把手一拉,没锁。

木门慢慢推移,阳光将狭窄的寝室填满。铺洒在一地杂乱而厚实的风信子花上,荡起浓郁过头的芬芳。

许博远呆呆地环视一切,泪水瞬间滚落下来。

TBC
————————————————
继续群宣,一起来搞事情呀
群号611696674
群名:叶蓝喻黄发狗粮
欢迎小可爱们!笔芯芯!

评论(21)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