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渡夜

(我就不能正经写个甜饼么_(:з」∠)_) 

(有私设!OOC!我写的是个假老叶) 

—————————————————————————— 

一 

前些日子,荣耀圈里出了个惊天动地的大新闻,蓝雨正副队长出柜之事风风火火,屠遍各大板块头条。 

然而作为蓝雨头号大敌,荣耀最有威望的男人,叶修却正率领千军万马在网游里打得火热。 


抢boss,其乐无穷。抢蓝溪阁的boss,更乐无穷。 


因为他又“巧”遇了某只可爱的小剑客,数不清第几次。 


小剑客显然没认出他马甲,只见到头上兴欣公会的字样,便紧张兮兮地喊:“兴欣来了!集火集火!小心君莫笑!”银剑长指,一袭蓝衣猎猎,好不英姿飒爽。 


叶修失笑,怎么搞的他跟阎王爷似的,他有那么可怕吗?于是操控着战法小号,贴到小剑客身边:“集火是吧,我在这呢,来吧来吧。” 


蓝河吓了一跳:“我靠!君莫笑!大家小心!” 


真是堪比豺狼虎豹啊。但叶修丝毫不感到罪孽深重,反而慈眉善目一笑:“小什么心,来再多也没用,你们这是浪费时间啊。难道话唠来了?” 


蓝河装死不答话,招呼大伙将叶修的战法号围了一圈。叶修视而不见,继续老神在在:“哦,差点忘了,你们话唠正在跟队长恩恩爱爱呢,没空来帮你们抢boss。” 


“你闭嘴!不许说黄少和喻队!”蓝河一听炸了毛,拔刀三段斩便直刺过来。 


叶修轻轻闪躲,嘴巴偏不闲着:“哎我说,你们和尚庙那么少妹子,是不是很多gay啊?” 


蓝河炸毛等级level up,各种狠招大招一通乱丢,怒吼几乎将叶修耳膜震裂:“你特么能不能闭嘴??!” 


许是喻黄二人风头正足,将荣耀圈搅的乱七八糟,蓝雨上下,神经都绷得有点紧。 


叶修笑笑,并不在意:“年轻人,蛋定点儿啊,gay有什么稀奇的。你看话唠都和手残出柜了。他不是你偶像吗?” 


小剑客下手更狠了,有技能就丢,也不管命中和伤害,宛如泄愤般的狂风暴雨。 


“小蓝你这是干嘛呢。”叶修见招拆招,轻松自如,还不忘贫嘴:“反应这么大,该不会……” 


剑客流畅的动作僵了一僵,随即传来蓝河的一声暴吼:“滚!!我是直男!!!直男直男直男!!!” 


火气要不要这么猛啊,叶修咋舌,小剑客好像对那种事,意见挺大啊。还重要的话说三遍,啧,麻烦。 


“小蓝同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叶修痛心疾首,语重心长:“偶像都公开出柜了,你还如此笔直,怎么当头号粉丝?” 

“我……”小剑客我了半天,气哼哼地扔下一句:“反正我不是gay!”说罢一秒下线了。 


下线了。 


按理,能做上公会管理的,承受能力不得太差,叶修想,怎么小蓝听到gay这个词,简直如避洪水猛兽,比君莫笑还凶残。 


无论多钢铁直男,这反应也太过激了些。套句时髦话吐槽,难道gay吃你家大米了吗。 


第一局结束,完败,前景不容乐观,或者说,一片灰暗。 








二 
退役当了指导,叶修宅的变本加厉。能请他随队出征一次,极其不简单。因此走进蓝雨俱乐部大门时,兴欣众人都在忖度,叼根烟晃荡在队尾的叶修想要干什么。 


蓝雨伙食出名的好,一到晚饭点,食堂人满为患,都是忙碌了一天的工作人员,有说有笑。 


兴欣客场,本来应该蓝雨做东去餐馆搓一顿,但叶修一反不要脸的常态,坚称要体验一下蓝雨劳苦人民的生活,脚一拐便进了饭堂。 


兴欣一众面面相觑,细思极恐。 


叶领导你不能被美食冲昏头脑啊。 


其实叶修本人也不知拐进来作甚,窝在兴欣网吧里三天两头泡面就很生活了。说到底决定飞来蓝雨已经很不正常。 


他还在咬着烟嘴揣摩胸中的小心思,抬头就撞见了自己想见的人。

 

好巧。 


穿蓝雨外套的小青年被朋友勾肩搭背,迎面而来,抬头见到叶修,明显愣了一愣。大概没想到,能在如此凡俗的地方遇上职业选手。 


叶修叼着烟打招呼,收到一个个热情的大白眼。 


翻完白眼,小青年们还是拿出了签名本。看来哥的魅力还是很大的,叶修暗爽,虽然知道身后尾随进来的蓝雨队员才是他们关注的重头戏。 


今天的小剑客,依然有些奇怪。叶修留神注意着,递给他签名本的手指都微微颤抖,莫非无名火还未熄灭吗?似乎不,与其说生气,不如说,他在害怕。 


怕什么呢,gay,还是他? 


蓝雨同事都察觉到许博远不对劲,拍肩膀调侃,蓝桥果然见到叶神就被秒杀了,连最爱的黄少都没扑上去,叛徒叛徒。 


黄少天拽着喻文州的手,从叶修身后冒出来,嘴巴一刻不停倒豆子,走到哪儿都是最耀眼的焦点。 


作为蓝溪阁头号剑圣粉丝,此时不扑上去求签名抱大腿,那是不合理的。而许博远不仅没扑上去,甚至还更不合理地往后缩了缩,两眼死盯着亲密的喻黄二人组,澄澈的眸中,竟透出一丝恐惧。 


果然很奇怪。 


“蓝大大是对同性恋有什么不满吗?”叶修瞧着他,问。 


许博远一张小脸刷的惨白,连连摇头:“不,不是……我有点不舒服,去下洗手间。”语毕低头冲出门去,逃荒似的。 


如果这都不是直男,还有谁是。 


就连同事也在后边狂笑不止:“蓝桥果然是蓝溪阁第一直男啊。” 


得,又是一道死刑。叶修很想抽自己一巴掌,干劳什子要来作死。但他确实不是个容易放弃的人。


而令人更在意的,心头异样的感觉消除不了。


叶修皱一皱眉头,扭头也出了门口,直奔洗手间而去。 






三 
小青年瞪着镜子中灰头耷脑的自己,拧开水龙头,哗哗哗掬了一捧水,狠狠拍在脸上,却还是抑制不住肩膀的颤栗。这便是进入叶修眼帘的景象。 


让人很想揉进怀里。 


叶修努力压下肚子里的冲动,倚着门框掸了掸烟灰,道:“不是吧,小蓝同志,思想觉悟这么差?同性恋是不是偷你材料抢你装备了?” 


许博远显然是被他吓到了,毛发都竖起来:“叶……叶神?!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看不起同性恋!” 


“那你躲什么?”叶修忍不住逗他:“难道……是看上哥了?” 


许博远僵了一僵,随即露出濒临崩溃的表情:“叶神,别开玩笑了。我……不会喜欢男人的。” 


叶修眉头锁得更紧。 


不喜欢的话,为什么比赛时在台下盯着他看?为什么他一离开就四处寻找他的身影?为什么站在面前却又不敢直视他? 


这人真别扭。 


“那,如果我喜欢呢?”叶修微笑。 


“如……啊?”许博远神情一滞:“叶,叶神,你???” 


配个BGM就是风中凌乱了啊,叶修好气又好笑:“怎么,很奇怪吗?接受不了?” 


小青年没说话,摇摇头,一脸茫然。 


也是,一直站在荣耀神坛的人,竟然是个同性恋,说出来很多人接受不了吧,尤其像许博远这样的,直男。 


但站在神坛的叶修,却捉摸不透许博远此刻的眼神。到底是惊恐,还是惊喜。 



其实还想告诉他,我不仅喜欢男人,而且喜欢的人叫许博远。 


不过没来得及,小青年一把抓起外套,慌不择路地逃跑了,仍未敢正眼看他一回。 


也许告白方式有问题? 


叶修不仅没找到答案,心头的迷雾还更深了一层。 


忽然他瞧见地上一团揉皱的纸片,似乎是来自许博远外套口袋的掉落。 


出于好奇,他弯腰拾起,摊开后几个皱巴巴的大字,却让他怔住了。 


XX精神治疗中心复诊报告。 


这是什么? 








四 

关于性心理障碍,叶修一点概念也没有。直到找喻文州上网查了资料,他才意识到问题有多严重。 


然而他并不相信,下意识的。 


类似的事件无论在新闻媒体出现多少次,叶修也不会理会,唯独许博远不行。 


活在瞬息万变的战场,大多依靠直觉。叶修一贯很有自信,但这一次,他对正确的渴望前所未有。 


许博远一直拒绝员工宿舍,叶修只能照着梁易春给的地址,七拐八弯摸到了他的租房。开门的是个温温婉婉的女孩子。 


女孩有同许博远一样澄澈的眸子,眉眼盈盈:“你好,找许博远吗?” 


许博远不在,或者说,不知所踪。 


女孩自称许博远的亲妹,大名许思宁,家住的远,奉命跑来帮许博远搬家。

 

好端端搬什么家?叶修表示好奇。 


除了游戏账号,生活中许博远的事情,他似乎完全不了解。 


“是这样,爸妈知道了那个荣耀职业选手出柜的事情,坚决反对,要求哥把工作辞了,所以我才过来帮他搬家。”许思宁解释。 


谈话时,他们已经坐到客厅木头沙发上,叶修一口口抽着烟,许思宁泡开清润的龙井,茶香漂浮,一室苦涩。 


问题出现了,不可避免。 


叶修从口袋中掏出一团纸,比原来更皱:“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许思宁接过纸团,展开,眸光黯了黯。 


“小的时候,”她低眉,轻轻地说:“哥被诊断出有同性恋倾向,因为行为有点过于女性化。爸妈知道后,将他送进了精神病院,接受矫正治疗。后来……我也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但那之后,他完全变了。原本那么阳光开朗的一个人……” 


许思宁双手掩面:“他的人生算是毁了。” 


抑郁,焦躁,社交恐惧。 


只能通过网游这种安全方式与外界接触。 


不敢承认自己性向,不敢对喜欢的人坦诚心迹。 


在自我厌弃与孤独感中挣扎。 


自杀未遂。 








五 

“我联系不上他,打电话都关机。”许思宁神色略微发急:“他说今天看比赛去了,你知道他在哪里吗?能带我去找他吗?” 


叶修茫然。 


他能去哪里找他呢?没有手机,没有电话号码,没有QQ微信,连结他们的纽带细若游丝。 


负伤的剑客会躲在哪个不为人知的角落,抱着剑独自疗伤? 


“他卧室是哪间?”叶修将烟头取下,掐灭火星:“借电脑一用。” 


许博远的卧室干净整洁,委实不像男生蜗居的地方。 


熟练地开机上游戏,电脑桌旁置一排收纳盒,里面账号卡码的整整齐齐。叶修抽出最上面的两张,蓝桥春雪,和绝色。 


踌躇半秒,叶修将写有“绝色”的卡插入卡槽,登录。 


如今的荣耀版图,比初版已扩张了几十倍,大海捞针般找一个普通玩家,叶修也毫无头绪。何况那人可能并不在线。 


或许只是他心烦意乱。 


一通瞎转,待他回过神来,不知不觉又听到了熟悉的流水声。 


随着等级提升,千波湖作为练级区几近荒芜,乱花遍地,静谧安然。唯独百倾碧波上,倒映着一个清清冷冷的人影。 



按捺小小的雀跃,绝色抬步,向那团小小的蓝色靠近。 


蓝河闻声回望,见到来人的ID,吓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自己的账号朝自己走来,这情景怎么想怎么诡异。
 


没多久,传来许博远略带迟疑的声音:“叶神?” 



“是我。”叶修挑挑眉。虽不晓得他怎么猜出,但内心确实是高兴的。 


蓝河停止了动作,估计准备下线遁,叶修连忙抢先开口:“小蓝,我都知道了。” 


“你,你知道什么?!”小剑客声线颤抖。 


叶修让绝色张开双臂,一把抱住蓝河, 



但没有哪一刻,比他此时更强烈地渴望,亲手将许博远拥进怀里。 


然后贴在他耳边,声明他的心意。 


“不用管别人怎么想,这世上,没什么比你的幸福更重要。” 



对于我,没什么比坚强的你更重要。 




六 

一大清早,许思宁便匆匆离开宾馆,直奔她哥的租房。推开房门,入眼的情形是,两个大男人正为如何处置一只小橘猫吵的热火朝天。 


她无奈扶额:“我说你们两个,有点常识行吗?高铁是不能带宠物的,只能快递过去,还有随便找个纸箱放,会把它憋坏的!” 


两人都悻悻闭了嘴。许思宁环视一圈空荡荡的房间,尔后一脸怀疑地看向许博远:“哥,去H市的票,你真的买好了吗?” 


许博远用力点头:“真的买好了,去车站就能取。你这么不信任的表情是什么鬼,是亲妹吗?” 


“我怕你被坏人拐跑。”许思宁作惆怅状,强忍笑意:“毕竟你很少出远门嘛。” 


“那可晚了,已经被我拐跑了。”叶修一手揽过许博远肩膀。笑的老奸巨猾无比得瑟,笑的许思宁很想在那欠揍脸上来一套升龙拳。 


想归想,但还得忍着。谁让那是唯一能将许博远带出过往的人。 


“哥,”许思宁叉腰,叹口气:“以后,还回来吗?” 


“不知道……”许博远话音未落,叶修便长手一伸,塞给女孩一张大字报:“想看你可以过来嘛,喏,下面有我们的地址,兴欣网吧,配置高端,价格公道,随时欢迎。不过话先说好,想把我媳妇拐回娘家,是不可能的。” 


……谁要拐了,许思宁朝天翻了个大白眼,索性将头转向许博远,笑眯眯地伸手:“哥,小黄就给我养吧。反正你已经不需要它了啊。” 



不需要同小橘猫倾诉心事,相依为命啦。 


因为那些孤独而难熬的夜晚,终将要过去了。 


Fin
———————————————————————————————— 

在B站上看了一个视频,有点难受就写了,都是零碎时间码的,不知所云。

 

我知道这里不会有相关人的,纯当我瞎逼逼吧。我就是想说,现今仍有许多人,被强行接受同性恋转换“治疗”,那些方法真特么变态。

我国在世纪初实现了同性恋非病理化,但仍保留“自我不和谐”类同性恋作为精神疾病,为许多医院名治疗实牟利开了口子。 

我只想对那些受害者抱以祝福。相信世界待之愈加温柔。 

最近神经衰弱了……你们当我石乐志吧。 

评论(5)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