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今天小星星撞到太阳了吗

(周更选手从不复健)

(设定:1.自己私设的万物灵,万物修炼成精,能够拥有灵体,即化灵,形态各异,灵体活动范围不能找出本体一定距离,灵气越多,能活动的范围也越长,但总是有限的。灵体能进入其他灵体的本体,即一个本体能共存多个灵体。

2.关于昼夜的解释:相当于所有星星与太阳绕着地球转,太阳在北边,星星就在南边,唯有清晨与黄昏,太阳与星星会在南北交界相遇。

总之,蜜汁设定。)

————————————————————————

创世主开天辟地以来,头件大事,便是创造了太阳。

 

他说万物生长都靠你了,好好干,发电发光发热,成为唯一的神话吧。

 

太阳自然是懂的。太阳是世间最具灵气的东西,万事万物都靠他灵气滋养着呢,只需他卯一点劲,让身上火焰烧的更旺些,不出三天,无边无际的洪水便退了个干净,新鲜的大地裸露出来,于是广袤的地皮上,便纷纷茂茂生出了万千世代来。

 

所以当神泽拂佑之后,太阳吸了足足的仙气,终于成为了天上地下第一批,修炼成精的物种。

 

为何是第一批,而不是第一个呢?缘由略复杂略扯淡,简单来说就是,仙气太足,灵气太盛,撑破了。

 

于是一个红红火火的太阳,分裂成了九个执掌的太阳精。

 

成精后的小太阳,能够自己幻化出灵体,只要在距离本体一定距离内,便可自由自在,愉快地玩耍。

 

同是太阳精,但九个小太阳们,却仿佛不是来自一个模子,各有花样。不仅性格,爱好,甚至长相都天差地别,我们姑且这样区分它们:叶修,喻文州,黄少天,韩文清,张新杰,王杰希,周泽楷,江波涛,张佳乐。

 

等等,太阳九兄弟里出了个九点水,是不是有点违和?

 

大家都是神仙嘛,人家喜欢星辰大海,咱管得着吗^_^。

 

九兄弟无分长幼,都是天上地下,精灵界中响当当的大人物。没有他们释放灵泽,小妖们哪怕修炼个百八十万年,都成不了灵体。所以九个小太阳,都是世间万物顶礼膜拜的对象。

 

但同为小太阳,九兄弟各自的灵力,还是有所区别的,其中属叶修最流弊,也最不要脸。

 

不仅惯例性撂挑子,撒手不管太阳运行的工作,还摆出气定神闲,你奈我何的嘴脸,一刻不停四处搞事,顶着个嘲讽眼到处拉仇恨,可他偏偏实力够强,你若被他打趴下,必定要被嘲讽到不想成精。

 

可灵体毕竟活动受限,叶修只能天天跟自家兄弟互嘲互怼,要不就是调侃一下过路的云啊风啊雨啊,或者逗弄某些能进入空中,但移动极其笨拙的生物,日日如此,年年如此,叶修很无聊。

 

直到那个黄昏。

 

那天叶修的生活同过去万年毫无变化,依旧无聊的发慌。黄少天几个忙活一整天,早早回了本体休息,将收尾的工作丢给懒散的叶修。

 

这头的天空日暮了,叶修便赶着大太阳,沿着大地的边壁一点点沉下去,揭下光幕的夜空逐渐露出原本的暗色。染成血红的层层云海被抛在身后,叶修感到周围有成千上万的光芒擦身而过,如同盛大的流星雨扑面而来,颇有穿越时空的错觉。

 

叶修知道,那是无数奔跑中的星星,身后的夜空是他们闪烁的时刻。

 

忽然,他的视线一阵颤动。耳朵钻进一声小小的惊叫:“呜哇!~”

 

他有点好笑,低头瞅着眼前慌乱的人。群星都会自动避开太阳的路线,很少有像这个小糊涂一样,一股脑撞上来的。

 

糊涂星星显然刚修成灵体不久,小孩子模样,白白软软的,身上泛着淡淡的蓝光,正皱着鼻子嘟哝:“啊啊啊,烫死我了!”

 

“废话,我是太阳啊,下次看清楚再撞。”叶修大笑:“笨蛋星星,你叫什么名字?”

 

小星星瞪着一双蓝湛湛的大眼睛,气的光芒涨了一圈:“我叫蓝河,我不是笨蛋星星!”

 

“谁撞我,谁就是。”叶修小霸王似的撑腰,

 

同为精灵,叶修毕竟早化了上万年,身形比小蓝河高了不止一点,脊背一挺直愈发神气。蓝河咬咬牙,恨不得跳起来揍他的脸,但想想那种灼烧的痛感,还是罢了手。

 

但星星也有星星的尊严呀,小蓝河脖子一梗,气足声响:“切,是太阳又怎么样?了不起啊?”

 

“那当然了。”叶修无耻点头,指指自己,一副煞有介事的派头:“我是太阳啊,灵气是要福泽大地的。你撞了我,就吸了我的灵气,世间万物就得不到灵气,得不到灵气就无法生存,无法生存就……哎哎,你别哭啊!”

 

刚化形的小蓝河哪里懂得这些弯绕,一听自己简直是生灵涂炭的罪魁祸首,吓得眼泪啪嗒啪嗒直掉,真是有如滔滔河水,止也止不住。

 

小太阳,成精万年,不小心玩脱了的叶修,可把自己愁了一把,费尽心思才将小星星哄好。并保证再也不欺负他不闹腾他。

 

小星星蓝河这才止了泪,拿手背擦擦脸:“一……一言为定啊!”

 

叶修噗呲一声,伸出的手顿了顿,掂量掂量两人的差距,将萦绕全身的热气敛去,才刮了刮蓝河的小鼻尖,嘿嘿一笑,应承下来。

 

当然,以后该欺负欺负,该闹腾闹腾,不耽搁。

 

 

 

 

 

自那以后,叶修变了一丢丢,至少再没翘过班,可谓是不小的进步。不过他每天自觉承包的,都是日落时分那一班工作。亦即赶着血红的火轮,去跨那地界尽头的无形壁垒,穿越漫天流星之雨。

 

叶修也不知缘故,大概就是小星星太可爱,想着再逗一回,应该很有意思。

 

他总能在万千星河中,第一眼认出那只星。那一抹柔和的淡蓝色,跑的比其它星星都慢,小心翼翼的,好似生怕跌撞了别人。

 

小蓝河后来,还真没再犯过迷糊,不过没关系,星不撞过来,太阳可以撞过去嘛。

 

于是每当昼夜更替之时,南北相接之际,总能听到这样,略微有一点点,不和谐的声音。

 

“小蓝,你又撞到哥了~”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等等,不是你自己撞我的吗?!”

 

“我是看你长得太矮了,想分点灵气给你。”可谓理直气壮了。

 

“滚滚滚!你才矮呢!”

 

……

 

一听便知,这是某位,天上地下第一的,精灵界中响当当的大神,又在逗(调)弄(戏)某只无辜的小星星了。

 

 

 

 

 

 

其实蓝河小星星是很容易被撩的。或者说叶修是很擅长撩星的。

 

你看,这每天阴阳相替,不过短短十几分钟,小蓝河能被叶修撩到炸毛好多次。有几回撩的狠了,小星星差点炸成超新星。

 

脾气那么好一颗小星星,缘何被逼到如此地步?那你看看叶修,干的叫什么事儿。小手乱摸,小脸乱掐,时不时搂个小蛮腰,肆意妄为。用叶修自个儿胡诌的说辞,那么他灵气早已被蓝河吸干几轮了。

 

叶修说他真的是谈恋爱了。

 

这时候,蓝河就愤愤不平,拍他的手:“你这不叫谈恋爱,叫耍流氓。”

 

谈恋爱不是耍流氓?叶修吃惊。而且媳妇,我们每天才相见那么十几分钟,不抓紧时间发生点什么,对不起月老她老人家啊。

 

很无理取闹的话,但小蓝河脑子不好使,只使在揣摩自己是否也喜欢叶修。一确认了这个事实后,便觉得叶修说什么都有道理。

 

连吃豆腐都好有道理,不愧是太阳化出来的叶修!

 

上下其手还不够,亲亲抱抱举高高是必要的。叶修还恨不得牵着人家的手,在自己领地内炫耀一圈,昭告天下,这是我媳妇,可叹没有那个时间。

 

小蓝河对此十分嫌弃:幼稚!看他就很低调,从来不炫耀。

 

想炫也炫不了呀,才那么十来分钟,不过一眨眼的功夫,星星就跑出太阳的轨道了。

 

蓝河的本体也是个水蓝水蓝的小星星。这是叶修进了蓝河本体的第一反应。

 

他以前没少干过闯进别人本体的事,头一遭如此兴奋,这摸摸那碰碰,像得了玩具的小孩儿,满心欢喜。

 

玩了一圈后却又老神在在地朝蓝河说:“怪不得你那么矮,这星星连我本体的百分之一都没有啊。”

 

“……你那是太阳好么?能比么???”蓝河使劲踹他。我请你来了么?来了就别逼逼!

 

“当然不能比了。”叶修灵体强大,岿然不动,任凭蓝河踢踢踏踏,仍旧春风得意。

 

脸皮厚不过,打也打不动,蓝河灵脉一堵,好气哦!

 

叶修蹭的更紧些,满口诱哄:“不如我分多点灵气给你?这样你就能快点长大了,当然不能像太阳一样大,但百分之一还是有的。”

 

蓝河顿住,歪头蹙眉思考了一会儿,小小声道:“还是不要了。”

 

“为什么?”叶修也歪头,红宝石的眸子真诚地眨巴:“不会生灵涂炭的,真的,你放心。”

 

“不是……”小蓝河摇摇头,一脸严肃:“我不想长大,长大了就跑得快了。”

 

长大了,我们就擦肩更快,相逢更短。

 

叶修失笑,指尖揉了揉蓝河软绵绵的发丝,最终在那光洁的额头浅浅亲一小口。他素来的口齿伶俐,此刻都作了浮云。除了喜欢和喜欢,啥也说不出来。

 

 

 

 

 

 

 

 

 

至于素来当甩手掌柜的叶修,何故一夜之间如通七窍,突然对工作上了心,简直算得上未解之谜。

 

黄少天最先发现这一规律,仿佛窥见了叶修的小秘密,似乎很了不得的小秘密,于是偷偷拉了张佳乐,喻文州,躲起来搞座谈会。

 

首先黄少天发表了声情并茂的演讲,陈述一个震惊精灵界的重大发现。

 

没得出结论,喻文州帮他结了:“叶修可能恋爱了。”

 

这下真的,很了不得。

 

张佳乐表示十分激动,并且想去看一看老叶对象到底是谁,顺便实力心疼一波。

 

这还不简单,叶修是谁,天上地下最不要脸的精灵,谈个恋爱从不藏着掖着。三人只需掐准黄昏,远远看上一眼,便能知晓那个传奇般的对象是哪路神仙。三人也就望了那么一眼,便不约而同默了。

 

一颗星星。

 

很平淡的,丢银河里就找不着的,但努力闪着光的星星。

 

三兄弟面面相觑,最后变成喻文州与另外两人相觑。

 

黄少天和张佳乐,难得口径一致:“喻文州你去劝劝他吧。”

 

喻文州按了按脑门,开始思考自己莫不是有两个假兄弟。

 

谁让他们三只,唯独喻文州落得个心脏的名号。动作虽然不机灵,脑袋却一等一聪敏。

 

绝对是误会啊。喻文州脸上笑嘻嘻,心里哭唧唧。

 

他连自家黄毛都没摆平,哪有本事摆平叶修这档子。

 

抱着尽人事听天命的决心,喻文州选那么一个浪漫的黄昏,找上了叶修。

 

“你真的决定了?”喻文州盯着他的眼睛:“想好了再说话。”

 

叶修秒回,一副了然于胸的笃定:“我喜欢他。”

 

彼时,朵朵血云在他们脚下翻滚,叠起延绵至时光的滔天巨浪。夕阳的余晖将他们染的身形模糊。

 

喻文州嘴巴开了又合,先前拟好的一大堆质问,顷刻碎成片片。

 

真的能接受天穹两端的距离么?真的甘心每日短暂的相见和长久的分离么?想问的很多,到嘴边却似哑了。

 

谁让叶修,说话时神情,虔诚如临某位神明呢。

 

偶尔喻文州也有同样的感觉。但毕竟他的那位明珠总一刻不停在身边打转,于叶修那般爱的沉重,他却体味不来。

 

"希望你永远记得你的话。"喻文州笑笑,抬手往漆黑的夜空一指:"他来了。"

 

叶修抬头,便迎上了宇宙中最壮丽的星雨。

 

他们拥抱的一刻,喻文州恍然间想,自己莫不是看到了永恒。

 

 

 

 

 

 

 

黄昏过后是漫长的夜。

 

距本体大太阳很远很远的某个角落,八个小灵体悄咪咪凑一团。

 

"所以叶修对象到底是谁?"王杰希大眼一瞪,颇有不对称的美感。

 

"我这不在找呢么,别吵。"张佳乐举着硕大的望远镜,也努力睁大双眼,试图从漫漫无垠的星海中,搜寻出一抹曾经见过的蓝色。

 

."张佳乐你行不行啊,这么可爱的一颗星星都找不到,是不是瞎?唉你下去下去吧,换哥哥我来。"黄少天推搡他。

 

王杰希也推搡黄少天,话唠你肯定也没好到哪里去,能闭嘴不。

 

太阳系第一脸周泽楷,一声不吭,却也悄咪咪往张佳乐身后挤。

 

江波涛看他好奇宝宝的模样,偷偷萌一把,面上却也不动声色,只是帮他挤开黄少天和王杰希。

 

韩文清木着脸,与张新杰并肩站在后头,默默看他们宛如关爱智障。

 

啊,韩老大的关爱方式,我们承受不起。

 

"你才话唠,你全家都话唠。"黄少天翻给王杰希一个大白眼,转身去求助他家绝顶机智的喻文州。

 

无辜躺枪的诸位太阳兄弟们,一齐无语。

 

喻文州接住扑来的黄少天,抬了抬手:"少天,看那里。"

黄少天回眸望去,便遥遥见那颗小小的蓝星,在天边安安静静发着光。

 

Fin

————————————————————————

 

评论(25)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