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夫夫日常傻白甜 ①手控

说好的日常,就开始了


今天和同学上课无聊玩手指,就有了这个emmm

 

上林苑同居设定,OOC见谅,随性短打,反正写的时候挺放松,开心的

——————————————————————————

许博远有个毛病。

 

别人都是腿控颜控声控,偏偏许博远是个手控。他喜欢好看的手。不是某种变态癖好,纯粹是欣赏艺术品的心情。一双美丽的手,作万千变化,都姿态动人。他认人的第一印象,便是手好不好看。

 

通常围观别人打游戏,或者职业选手比赛的时候,所有人都专注屏幕上的操作多炫多骚气,唯独他死死盯着键盘上的手看。为此叶修埋汰过他,猥琐,手有啥好看的,人人都有。

 

人人都有,但不一定好看啊。这道理跟颜值一样,周泽楷有啥好看的?谁没长一张脸呢,

 

许博远白他一眼,说:“这是艺术,你不懂。”

 

君莫笑式混搭风的开创者,荣耀第一大神叶修不服气了:“小蓝,你这是被美色迷惑,要不得啊。”

 

“我就是被美色迷惑。”许博远理直气壮地抬头,嘿嘿一笑,两个小酒窝浮现在粉白的脸颊上:“当初看比赛的时候,就是你的那双好看的手,吸引了我啊。”

 

这是大实话。叶修的手,是许博远见过最好看的。

 

好看的手都偏瘦长,叶修也是,但他的手型很加分,几乎完全符合上帝为神子亚当设计的人体美学,比例完美,干净修长。指节弯屈出恰到好处的曲线,温柔如羽,却也镶嵌刀锋。

 

捏起来手感也很棒。

 

为了杜绝叶修熬夜打游戏,贯彻健康原则,许博远将家里几台电脑都单独挪到了一间书房,或者说杂物间,搁一排桌子专门放置,整成一个小型网吧。

 

网吧旁摆了茶几与沙发,这是方便懒得出门的叶修,召集兴欣各位来了便能直接开会。有时叶修坐在这看比赛资料和研究战术,许博远便窝进沙发里,无聊地拿过叶修的一只手,比比划划。

 

叶修由他摆弄,目光仍未从笔记本屏幕撕下来

 

他先捏捏掌心,肉肉的,好舒服。但手背的掌骨一下就摸到了,真不敢想象,这一双略显瘦削的手,竟蕴藏那般铮铮王气,仿佛注定是要执剑擎伞,挑破天下的。

 

再往上是葱白如玉的五指,纤细有力,凝白的毫无杂质,真是天妒人羡。

 

想到叶修今早又在电脑前奋战了半天,许博远便轻轻为他按摩起来,按照手操的步骤,从指根一点点揉捏向上,按压几下分明的骨节,再陷入柔软的指腹中。

 

全方位无死角按摩完,许博远又掉头,继续按摩下一根手指。直到第四根,他才顿了一顿。因为他触摸到了一个小小的阻碍,亦是这自然的艺术杰作上唯一的装饰。

 

那是一枚银戒,精巧无暇,折出一弧闪亮的阳光,落入许博远愈加柔和的眉眼。

 

由于常年亲吻键盘,指尖覆了一层薄茧,轻抚时有一种粗糙的快感,许博远莫名地喜欢,每揉到这块地方就不停打转转,久久留恋不肯离去。

 

指尖酥麻的感觉,令叶修颇为惬意。但接着许博远又将他手掌翻过来,掰扯划拉着各种姿势,用小指头勾他的,还开始对手指,玩的不亦乐乎。

 

叶修忍不住嘲笑他:“蓝河大大,你多大了,幼不幼稚?”

 

“我可幼稚了,你第一天知道吗?”许博远跟随叶修这么久,脸皮厚了不少,继续玩儿他的,丝毫不为所动。

 

“手指有什么好玩的。”叶修一脸“真不懂你们手控”的嫌弃,手却没抽出来,任凭许博远揉搓。

 

“帮你做手操,你还不乐意了?”许博远不高兴地掐他肉肉,抬头瞪他,眼中写满“我喜欢怎么着”。

 

叶修似乎很无语。许博远发现,只要他耍赖,外加一点点不要脸,就能让叶修无语,拿他没办法。掌握了大神的一个弱点,许博远暗自偷笑,玩叶修的手也更加开心。

 

最后许博远终于累了,厚实的沙发软乎乎的,催生出午后懒洋洋的困意。许博远枕着胳膊,与叶修十指相扣,眼皮眯起,意识逐渐变得模糊。

 

朦朦胧胧中,他感到手心传来一丝麻痒,右手被握人另一双手里,轻轻地翻过来又覆过去。

 

许博远内心不由得好笑,叶修大大,还说我幼稚呢,彼此彼此嘛。

 

Fin

——————————————————————————————

我这两周在干什么(不码字的借口):

 

学习,学习,学习,刷维勇,开车ww


(顺便悄咪咪说一句;我没抑制住洪荒之力,开了一辆老年车,顶风作案可把我能的,想看的可以去子博看呀,指路ID:星入云歌)

 


评论(13)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