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夫夫日常傻白甜 ②旧照片

其实来自群里游戏输了的惩罚qwq

梗:多年之后被翻开的相册
然而并不是竹马竹马,反而被我拿来混更傻白甜日常x

顺便群宣:611696674  叶蓝喻黄发狗粮
一个简简单单的同好交流(搞事)群,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呀ヽ(✿゚▽゚)ノ

上林苑同居设定,真的ooc,见谅~依旧随性短打,发觉日常还挺好玩的
——————————————————————————————

许博远不止一次觉得,自己嫁了,呸,娶了个富二代。房子大,收入高,吃穿不愁,人生圆满。一个字,爽。

但偶尔也有不爽的时候。唔,比如这该死的黄梅天。

上林苑这地方,风好水好,高级小区,就是排房也洋气。地段也好,出门沿步行街从头溜到尾,衣食日用能一应买全了,然后直抵网吧,正好上班,贼方便。

可问题是房矮,占地还大,一到六月下旬,整个家像泡水海绵,湿的让人想要戴潜水服氧气罩,否则无法呼吸。

许博远不怕潮湿,他可是从回南天里成长起来的男人,但他头一回经历黄梅天,也头一回见叶修这种,面对黄梅天岿然不动,套着一挤一滩水的大汗衫都能美滋滋打游戏的生物。许博远很崩溃。

还指望叶修能想点本土法子,许博远觉得自己真是图样图森破,顺便庆幸叶修命还是硬的,这特么居然都活下来了。

许博远觉得不行,再这样下去,不止家具发霉,人也要发霉。许保姆只得自己动手,关门关窗后将抽湿器开到最大,采购回一大袋石灰木炭除湿包,尔后翻箱倒柜,埋宝一样往所有角落里面塞,

二楼除了卧房,还有一间半网吧半书房,一间客房,摆满了两人份的大物小物。实际上大多是他的私货,叶修的东西只占一个纸皮箱,体积还不大,许博远相当好奇,那纸皮里包着什么宝贝,能让放纵不羁没讲究的荣耀大神保留至今。

陈腐的纸皮像泥黄色发霉的破布,沿边缝一挑就碎裂,露出满捆落灰的衣物,解开捆绳一抖,尘土飞扬,啪嗒抖跌出几个黑方块。

许博远像捡到稀有野图掉落,忙蹲身去拾,捞进手里摊开,一本小手账,一叠票据根,一本简旧老相册。

重点当然是相册。指不定有刚出生的婴儿照什么的,想想叶不羞全身光溜溜,兜着尿不湿叼奶嘴的样子,简直嘿嘿嘿,许博远有点管不住自己魔爪……

但这就有点阴损了,毕竟这属于个人隐私。许博远陷入了某种对天上掉的金苹果要不要咬一口的纠结中,心口一小撮绒毛时揪时松,痒的紧。

Emmmm……悄咪咪瞅一眼,应该没事吧?

像偷食糖果的小孩,许博远拿朝圣的心情,小心翼翼揭开了相册。有些意外,没见到圆滚滚光屁股的小奶娃,颇为遗憾。

扉页上镶着一张泛黄的彩照,三个初阳少年,男孩女孩并肩而笑,鲜怒的花便似要从纸页里头灼灼盛放出来。

许博远凝眸半晌。画中墨发少年一如盘龙倨傲,眉敛锋刃,仿佛随时会从身后拔出利剑来。难以想象这个轻狂透纸的男孩,历经十年时光跌宕,竟会沉淀出世间最纯净与璀璨的宝石。

只是当年狂妄尚不知韬光,好在这股锐气被旁侧男孩的清雅气质给温吞了些,不至摄魂夺魄。

数钞票似得一页页扫过去,除了开头零星几张古早的,以及一看就是嘉世人手一张的大合照,后边好大段都是空白。许博远腿屈麻了,身体一个打晃,险些栽倒地上。

他稳住平衡,就听头顶响起一个熟悉的调子:”呀,这东西还没扔啊。”

……就说这人哪来的讲究。

叶修倒是想扔,四处奔走租小破房住,包袱越少越好。但每次搬家清货,第二天早起来,总能看到黄黄的纸皮悄无声息缩在旮旯里。三番五回叶修也懒得嘲笑苏沐橙,搬进嘉世宿舍后,条件上去了,小纸皮也被抛到尘堆里,忘个一干二净。

“叶神,这你的宝贝啊?”许博远把玩大神的小秘密,爱不释手,十分新奇。

“很久以前的东西了。”叶修走过来瞟一眼,眉眼压出一丝丝惆怅,但也只似想起年初春末柳絮飘的比往常早,有些惋惜。

他抬手搭许博远头上,待宠物般揉一把茸茸的毛发,说:“我还以为丢了呢,估计又给沐橙捡回来了。你翻出来干啥?”

也是,不解风情如叶修,哪像把过去时刻扛在肩上的人。许博远倒是没想到,荣耀女神苏小姐,原来竟那么爱藏旧。

许博远偏脑袋,躲避叶修的魔爪:“哎呀,就想了解了解你的过去嘛。”

“直接问我就好了。”叶修过足了瘾,猫下腰,手穿进许博远腋下,半扶半扯要将他拉起来。许博远蹲姿不稳,七扭八歪,膝盖骨顶在凉飕飕还冒水的地板上,又得着凉。

“我想看你小时候长啥样。”许博远仰头,顺势靠进他怀里,展露一抹坏兮兮的笑:“帮你看看有没有长残。”

叶修挑眉,末梢都挂出自信:“我以前很帅的。当然,现在更帅。”

“不要脸。”虽料到他会这么吹,许博远还是没忍住,槽如洪水,不吐不快。

“呵呵。”保持一个姿势托重,叶修有点手酸,何况许博远还歪来扭去。他索性也蹲下来,下巴磕许博远肩膀上,棉布杉糅散着淡淡的香皂与汗味,鼻息顿时被另一个人填满。他就着许博远耳边,说:“那小蓝觉得怎样啊?”

许博远任由那人手臂跟安全带一样拦腰环着他,垂下兴致勃勃的目光,指尖继续掀拂相册,勉为其难地答:”嗯,还可以,能看。就是比我差了一点。”

“嚯,这么自信?”叶修蹭蹭肩窝。指尖在许博远腰侧痒痒肉戳搔,带着黑猫一般撒娇的狡猾,说:”那也给我看看你以前的照片呗?”

“那不行!”许博远挣身瞪眼,如临大敌。他的旧照那可多了,从襁褓里吸奶瓶子到博士服毕业,什么黑历史都有。要是被叶修看到了,那不得被嘲笑一辈子。

叶修不依不饶:”蓝河大大,你都看过我的照片了,做人要讲公平知不知道?”

许博远挣扎片刻:“……好吧。”

谁叫他手贱,偷看了叶修以前的照片呢,还被抓包了。

“先说好,不许笑。”将两本装订精致的厚相册从抽屉里翻出来,放到叶修手心前,许博远恶狠狠地交代。

叶修举起四根手指头:”绝对不笑。”

说着用另一只手接过来,嘴角眼线都写满喜滋滋乐呵呵,才展开第一页,两个肩膀就忍不住抖起来。

许博远很想一大耳刮子甩他嘴脸上。

“算了,你想笑就笑吧。”看他那迟早要憋出内伤的样子,许博远就感到一阵无力,索性自暴自弃。

“不好意思哈。”几秒前还信誓旦旦发四的叶大神,拳握唇边咳了一咳。手上是一头板寸发的幼年许博远,正冲他无比灿烂地笑出小虎牙。他努力作一脸真诚地说:”但蓝团长小时候确实挺……可爱的嘛。”

“……我原谅你用词不当,谢谢啊。”许博远面如木色,微微一呵。

叶修接着摸摸下巴,用极其无比赞许的语气,说:”果然我眼光就是好啊。只是可惜了蓝溪阁那些成天对蓝团长发花痴的小妹妹咯~”

许博远白眼回之:”……哦。这也把你给能的?”

“那是。”叶修得意洋洋:”能追到蓝河大大,我可厉害了。”

许博远从中听出了商业互吹的味儿,脸不自然地热了,劈手夺回自己的相册,与叶修的并成一个方块。他掸了掸灰,抬头对叶修说:”内个,叶神,我们去照相吧?”

叶修微微一愣,随即展颜而笑:”好啊。让沐橙帮咱们照?”

“不啊。”许博远将相册抱怀,腾空去牵他的手:”一起啊。”

以后所有的回忆,当然要一起留下啦。

Fin
————————————————————————————————

食用愉快w

评论(5)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