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时尚撩男犯规啊 01

 万圣节来了欸,讲个鬼故事,我摸了一篇丢人的东西,还很不要脸地要放出来q_q,大家轻点喷,轻点打,关爱关爱手残的我吧

来自群里百百和玉子的脑洞, @竹猗  @玉子 那么好的梗被我糟蹋了,果面!

设定:服装设计师叶x模特蓝,起名废不接受吐槽

重度OOC!重度OOC!重度OOC!

——————————————————————————————

“我……我通过了?”蓝河哆嗦着唇,哆嗦着捏信的手,哆嗦着视线看向笔言飞,他的不靠谱经纪人。


“对啊对啊,你通过了,要不要这么激动啊。”笔言飞嫌弃他没出息的样,一巴掌掴在他后背上:”下个月,你就要去给全国最牛逼的顶级服装设计师叶修当模特了,还不抓紧练习?今天份的形体训练做了吗?要不要给你加量不加价?”


“加!”蓝河一反常态,咬紧牙槽,好像腾地从背后冒出火焰状气势来。


笔言飞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脑残粉真可怕。”


蓝河笑笑,不置可否,将浅色信封小心地收进包里,擦一把额上的汗,扭身再次走近了训练室。


若能留在叶修身边,加再多训又如何。


没错,叶修,那个世界知名的服装设计天才,嘉世前首席设计师。四年前蓝河还刚一脚踏入时尚界,还是个底层摸爬滚打的懵懂新秀,便有幸见证了这位天才巨星的崛起,


第一眼被他的才华惊艳,第二眼发现他的设计与自己十分合衬,从此蓝河成为了叶修的骨灰死忠脑残粉,奔赴他的每一场发布会,收集他的每一款设计,但却攒了四年的勇气,才终于勇敢地向他迈出了第一步。

  

 


抵达叶修宅邸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蓝河身后两大箱行李,颇费力地拖到门口驻足。他抬头仰望这座墨色基调,古雅而张扬的三层洋房,心潮汹涌澎湃。


虽没明白叶修提出要他过来一起住是几个意思,大牌如叶修,不会没有独立的工作室。对此笔言飞给他头头是道地解释,说人家叶大神肯定是要培养两人默契,从日常生活中汲取灵感,毕竟艺术来源于生活嘛。大意上与叶修本人说辞差不离。


好的吧,那就尽情地汲取灵感吧。


可进门就支使他去做家务是什么鬼?!


“我特……意跑过来不是给你做保姆的好吗???”蓝河本着前辈面前不得放肆的原则,硬生生将粗口掩了过去,瞪着沙发里那位窝的七扭八歪的大爷,十分orz。


“嗯?不是吗?”叶修正翻看着手里一份时尚杂志,闻言微不可察地抬了抬首,算是招呼:”我还以为我叫的钟点工到了呢。”


“你见过哪个钟点工拖一堆行李来上门服务的?”蓝河气不打一处来。明明昨天才通过电话确认今天的见面时间吧?他翘起拇指戳戳自己,一字一句:”我,是,模,特,谢谢。请叶前辈赐教。”


“唔,模特啊。”叶修终于扬起俊朗的脸庞,柔黑刘海下的双眼一亮:”这个好,来来来,过来坐。哎,先别坐,把桌上那套衣服换了。”


蓝河听话地拿起桌上一叠衣服,嘴角抽了一抽:”叶神,你这是……要转向制服风?”


叶修的设计风格一直走的是清新简约之路,以用色素浅,线条流畅的休闲男装为主,干净明亮,又不失沉稳大气,却时常能闪现令人惊喜的亮点。正好完美展现蓝河清秀男孩的风格,这一直是蓝河钟爱这位天才设计师的地方。


“哪有什么转不转的。总要什么都试试。而且,”叶修微微一笑:”我觉得挺适合你的。”


蓝河一脸大写的懵逼:???


苍天为证,他入行五年,驾驭的一直是清新阳光型好吗?!


不过叶修的眼光果真独到,蓝河穿上才发觉,很合适,天蓝偏深,简约高雅的制服紧贴着身体,勾勒出比例完美的腰线,肩头镶嵌蓝宝石尾羽,衬托着蓝河清秀的面庞愈加柔和,散发出某种精致的诱惑味道。


瞅着镜子里妥妥的禁欲王子,蓝河觉得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原来自己也能这么高贵冷艳的嘛?莫非他潜藏的实质上是一朵高岭之花?


蓝河有些耻,但还记得职业素养,挪到叶修跟前时昂首阔步,努力走出少先队员般的气宇轩昂。


叶修噗呲一笑:”你真的是职业模特吗?”


蓝河羞红了脸:”我……我没试过这种类型的!”而且他打死也没料到叶修会搞出这么一套制服来,这货绝壁是故意的吧!


“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吧。”叶修从沙发上懒洋洋站起,比蓝河竟高出半个头,他只得微微倾身,手扶上蓝河肩膀:”还是要妖娆一点,制服讲究的就是一个禁欲诱惑,明白吗?”


“明……明白了!你手往哪放呢?!”蓝河一双美目微瞪,扭身想避开他的魔爪。


只见叶修温柔地抚平他肩头的宝蓝尾羽,尔后右手一路向下,指尖绕胸膛轻抚至腰际,不轻不重地捏了捏。


他的脸上洋溢着理所当然的老流氓之笑:”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不是……叶先生,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吧?请不要做这种事好吗?!”蓝河挣扎。


“有什么不好?”叶修看似完全没放在心上,抚腰的手再揉一揉那软实的肉,说:”你们形体老师经常这么干吧?”


蓝河:“……那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以后我也是你的形体老师。”叶修勾唇,滑出一丝狐狸发现猎物时的狡诈笑意,:”既然已经达成合作了,当然要增进一下彼此的了解,是吧?”


居然挺有道理!蓝河挠挠头,找不出半句理由反驳,讪讪道:“也不带你这么了解的吧。”


“那怎么了解?”叶修终于收了手,从裤兜里摸出一包烟来。作为一流的服装设计师,叶修居家的穿着真实愧对他光耀时尚界的名号,大汗衫大裤衩,随性得不忍直视。


蓝河瞧着他手里的打火机和劣质香烟,皱了皱眉:“你直接问我就好了。还有,我闻不了烟。”


叶修噢了一声,似乎才幡然醒悟可以直接问。他刚点的烟还没燃起第一缕雾,就略带歉意地掐灭了,拍一拍裤腿,开始问他:“那么,请问蓝先生今年几岁了?家住哪里?在哪家公司工作?喜欢穿什么牌子的衣服?是否单身?”


一串问号几连将蓝河砸的有些头晕:“你别问这么多啊,让我怎么回答啊。”


“可我有很多想知道啊。”叶修弯弯唇角,笑得春风拂面,宛若一个单纯无害的邻家大哥哥:“你的过去,你的喜好,嗯,还有最重要的是三围,全都告诉我吧。不然我就自己动手检查了。”


蓝河:“……”


什么世界顶级的服装设计师,顶级猥琐老流氓吧!

 


 

很快这个无耻的老流氓就尽显本质,在蓝河爽利地冲完澡之后。


偌大的别墅,浴室却只有一间,蓝河洗澡很磨蹭,非得认真将全身上下搓一遍。过了半小时才堪堪拿起毛巾,擦拭身上的水花,还没擦干,就听叶修在外头敲门。


“小蓝小蓝,快开门。”叶修十分自来熟,半天就小x小x叫上了。


“干嘛?我衣服还没穿呢。”蓝河的声音透过水汽与门板,显得瓮里瓮气。


叶修好似挺兴奋:“我刚有了个灵感,来来来,把这衣服换上,”


“你放门口就好。”搞艺术的真可怕,连洗澡也不放过,蓝河很佩服,边从衣钩子上取白色浴巾,边喊。


“行,我放门口了。”


听外面没了声,蓝河将浴巾裹住重要部位,小心翼翼地拧开门把。


都是男人有啥好羞涩,蓝河有点嫌弃自己类似含苞小姑娘的行为,但接下来就被眼前这一幕吓得险些魂飞魄散:”呜哇!”


“叶修你还站在这干毛啊?!”蓝河捂紧身上唯一的遮羞布,赤着耳朵怒吼。


“等你出来啊。”叶修手撑下巴,以欣赏雕塑艺术品的目光,仔细打量着这具水亮光洁的年轻胴体,调尾轻佻地浮起:”啧啧,长得不错。”


“不许看!!!”若非腾不出手脚,蓝河恨不得扑上去,将浴巾兜叶修头上将他就地捂死。可恨此刻他只能一手揪着浴巾,另一只手努力抬起来去遮叶修眼睛。


“别啊。”叶修轻轻拨开面前挥舞的手掌,语气微沉:”我想看很久了。”


蓝河手一松,仅有的浴巾差点滑落:”啊?”


这被恶狼觊觎了很久的感觉是错觉吧!叶神你耍流氓就好好耍,不要这么撩好嘛!


刚沐浴后热量未褪,蓝河浑身像煮熟的虾子,支支吾吾还没挤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就听头顶叶修假不正经的调笑:”毕竟了解我的模特的身材,也是很重要的工作呢。”


萦绕周身的热度一下子冷却,蓝河面部一僵,悻悻然收回手,俯身拾起叶修放在门口的衣服:”说的也是。”


说的也是,若非工作,他哪来的机会站到恋慕四年的男神面前?若非工作,他还是不要肖想的好。


TBC

——————————————————————————


评论(17)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