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时尚撩男犯规啊 03

(这没救的小学生文笔来混更了,最近忙炸了!炸了!了!)

艾特脑洞小天使 @玉子  @竹猗 

服装设计师叶x模特蓝,重度OOC!(×3)

——————————————————————————————

“接下来,到了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下一位参赛者,是中国时尚界最万众瞩目的明星,连续四年,他的作品横扫各大时装周,去年更是在米兰国际服装设计大赛上斩获金奖,创造亚洲时尚前所未有的奇迹。”


“听说这位天才设计师今年刚找到了一位年轻男模,虽然这位模特i经出道五年,但很少出现在国际舞台,看来是低调沉稳的类型呢。那么今夜,这位新模特将带着叶修的全新灵感,首次亮相全国舞台,让我们期待,他会再给我们创造怎样的奇迹吧……”


灯光从蓝河头顶擦过,抹亮了一小片发胶,它将一头银发熨帖在脑后,无比帅气利落。


蓝河穿一身银蓝色紧身制服,勾勒出一身令人心悸的曲线。他的唇彩亮丽,锁骨分明如玉,拢欲阖未阖胸襟,一小片光洁的胸肌若隐若现。他的肩膀嵌着宝石和羽毛,好似披了一片耀眼的烟霞。能抽丝剥茧般惑人心魄。


此刻的他,如一头身披银鳞的蛟龙,息吐间便是风云失色。


周遭的目光都被这只精灵吸引过来,有设计师们饱含惊艳与热切的,也有来自同行模特们燃烧着熊熊嫉妒的,视线尖锐如刃,像要把他通体贯穿。


“脸色不太好喔。”面前裹着高领黑风衣的男子拉低了领口,出言提醒他:”昨晚没睡好?没吃早饭?等下上台不会晕过去吧?”


“……才不会。我就是第一次参加全国决赛欸,有一丢丢紧张是正常的好吗。”蓝河不安地整理着衣襟,生怕有丝毫纰漏。


“放轻松,不就个全国赛嘛,我年年冠军没跑的。”叶修面上不带一丝脸红:“况且评委又不看你,看的是衣服。”


“我怕万一演砸了,对你结果不好。”蓝河咽了咽口水,圆滑的小喉结滚了滚,转向了试衣镜。


叶修拍拍他肩膀,努力调用脑海中极其稀有的安抚哄人这方面的经验储备,宽慰道:“等拿了金奖,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蓝河下腹一阵胃疼,这时候搞美食诱惑是什么套路?大神你不知道什么叫“控制饮食”吗?!


“我没事,真的就一丢丢紧张而已。很快就好了。”他揉揉小腹,嘴角挤出一个苍白微弱的笑容。


完全没好。


叶修叹口气,他的小模特明明紧张的要命,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如何使小模特安心地依赖他。果然这绝非他擅长的领域。


叶修的没经验实属无奈。他从未上心过做这种事。一场时装表演秀场下来,穿上他的服装参演的模特有时多达十几个,即使顶级设计师也不能面面俱到。大多数模特其实都经导演手中遴选出来,偶尔会有自己指定带来的,叶修本人也为现场造型忙的不可开交,根本没空管模特的心态。


丢下那一大堆琐碎,跑来安慰一个小模特,他倒当真是第一次。


这可算是一种新奇的体验,叶修扶了扶额,颇为苦恼。他不得不承认,蓝河总是那个善于让他不知如何是好的人。


“别紧张。”叶修将声音温柔成水,抬手撩起蓝河耳边垂下的一绺银发,别到耳后,引的蓝河疑惑地回头。尔后他缓缓地说:”我相信你,小蓝,交给你了。”


刹那间,蓝河觉得满座观众排山倒海的呼啸都离他远去了,全场乱跑的聚光灯都晕成一团烟雾消弭了,世界只剩下叶修眼底映出的海洋,只剩下叶修低缓沉吟的咒语。


他说,我相信你,交给你了。


仿佛沾染了某种神秘的魔力,那个声音在蓝河脑海一遍遍回响,每一句都震彻灵魂深处。


蓝河想叶修凭什么相信呢?有什么好相信呢?叶修是举世瞩目的时尚瑰宝,蓝河是崇拜瑰宝的平凡模特。说穿了他们也不过是一纸合约的关系,再现实点是屋主人与试衣架的关系。而且作为试衣架,他也远不及最名贵最优雅的那个。


蓝河心如明镜,其实关于比赛自己完全可以置身事外,这是叶修的战场,一切荣耀都属于他,连同蓝河的那份,也皆是归于他的。可他现在却满口胡言乱语,说什么交给他。


走上光影交错的辉煌舞台,不过短短几步,却漫长的足够让蓝河大彻大悟。


他只觉半生的心跳全找到了源头。只是那一句话啊。


无需更多鼓励,只那人一句相信,便足以让蓝河为之翻天覆地。

 




 


“二笔,你说我该怎么办啊?”蓝河有气无力趴在桌面上,刚训练完的额头挂着透亮的汗珠。


自那夜后,叶修的话便如同超强紧箍咒套在他头上,时时阴魂不散。


可不,就在方才,他还失神了片刻,被形体老师抓到,差点没被折腾死。


笔言飞,目前还是他的经纪人,正翘着二郎腿刷手机微博,眼皮也不抬:“怎么办?你都拿全国金奖了,当然是开趴体庆祝庆祝啊,哎哟,网上还有人说你和叶修天作之合呢,厉害了我的蓝大大。”说着将手机屏幕反过来示意给他看。


“不是说这个。”蓝河翻他一个白眼:“我是说叶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啊?怎么了?”笔言飞闻言,脊背一把挺直:“他要跟你解约?”


“没有。”蓝河摇摇头:“我就觉得他的态度怪怪的。老是逗我,拿各种事情跟我开玩笑,但他对别人又不这样。而且他平时还总是动手动脚的……反正就很不对劲,你造吧?”


“我不造啊。”笔言飞两手一摊,重又跌回沙发椅里,“所以呢?”


“我觉得他……可能喜欢我。”蓝河越想越有道理,拍桌子弹起来,一脸严肃。


笔言飞握手机的手一抖,差点没飞出去:“卧槽?蓝河,药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我知道。可我就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蓝河咬着下唇,严肃了片刻,还是累到瘫在桌上,头枕双臂,下意识地不停绞手指:“你说,他都这么撩我了,难道是在逗我玩吗?”


“别想了,就是逗你玩。”笔言飞当头一桶冷水浇下,粘着手机屏幕的眼神一抬也不抬:“我告你,谁告诉我天才设计师叶修有龙阳之好,我立马吞刀自尽。虽然他主打男装,但你看看他之前换过多少个前女友,个个都是貌美如花,大众情人啊。这他妈的就是男人公敌啊!”


说完还气呼呼的,抬手便给了无辜的皮椅一记猛嗑,手机又差点飞出去。


蓝河交缠的十指一僵,这个问题被他有意无意忽略,却终是原封不动裸露出来了。他有些丧气,还是小小声挣扎:“但是……那也不一定啊……”


“可得了吧,蓝河。”这回轮到笔言飞给他赠送白眼,口气有种对自家傻儿子嫌弃:“你都当模特五年了吧,这圈子什么道道你不清楚?不就是被个男人抱了抱嘛,又不会怎样。我跟你又不是没抱过。”


蓝河:“……”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蓝河一想倒也是,不就两个大男人抱了抱嘛,不就是说了几句好听的话嘛,不就是将夺取荣耀的信任都交付给了他嘛。


可那又怎样?


并不是非他不可,换做任何一个别人都行。或者说,正因是他才令人费解。蓝河想起那夜全国决赛的后台,无数同行模特穿行如织,明里暗地向叶修传递着各种讨好的信号,向他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眼刀。


并不是他抓住了叶修的目光,而是叶修偶然垂眸,看到的恰好是他。仅此而已。


“不怎样啊……”蓝河将脸埋进臂弯,自问自答,像被揭了花盖的小水仙,垂头丧气,蔫了吧唧。


他烦躁地抓抓头发,抓出无数撮呆毛来。他觉得自己药丸了,叶修不喜欢他,这不好事嘛,免得他成天胡思乱想担惊受怕,他干毛有种失落感啊?他可一直是笔直笔直的啊!他向往的是细腰长腿大波萌妹啊!


好歹二十老几的人了,别和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似的,轻轻一撩就小鹿乱撞啊。


然而没等他蔫多久,就听笔言飞一声大吼,惊天动地:“我靠!!!蓝河你过来看!”


“咋了?”蓝河被他狠狠吓了一跳,鱼跃而起,腿肚子精准响亮地磕在椅脚上。疼的他边嘶嘶边慌忙踢开椅子,一颠一颠蹦到笔言飞身边,就着他递上的手机一看。


方方正正的屏幕上显示着微博首页热门搜索,制霸第一名的黑体标题赫然醒目:“天才的陨落?设计师叶修新季服装被指抄袭!”


蓝河脑袋轰地一声,雷鸣海啸都过了一遭,转瞬只剩一片空白。


一贯冷静自持的他,喉咙却不断涌出冲动,想怒吼这怎么可能?那可是叶修!是他追随多年的天神!是万千叶迷仰慕的偶像!是当之无愧的中国时尚第一人!出现在这行字里,实在太可笑了。


然而蓝河回过神来,说出的第一句话却是:“我,我先回去。”


说罢一把抓起随意扔在桌上的外套,踢掉束脚的训练鞋,自己的运动鞋还没套稳,便化作一道闪电夺门而出。


根本顾不了什么喜不喜欢,此刻他只想用最快的速度,飞奔到叶修身边。


TBC

——————————————————————————————

一个挑事的微笑^_^

评论(12)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