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时尚撩男犯规啊 04

(还是这偏渣文笔,服装设计师叶X模特蓝,重度OOC注意×3)

(PS:我尝试着填了个(看不出来是叶蓝的)叶蓝同人歌词,想问问有木有会音乐后期的旁友呀w(゚Д゚)w,求私戳呀,记得体谅下穷到吃土的学生党呀QAQ)

 

————————————————————————————


蓝河找到叶修时,后者正大字型瘫在客厅沙发上,双目无神地盯着天花板,桌上一盏咖啡凉了半截,悠悠弥散令人窒息的冰冷气。


蓝河想,他从未见过脆弱的叶修,甚至未从这个男人身上看到过丁点儿迷茫惶惑。那些个荒谬生涩的词与他都似不沾边的。这位叱咤风云的神明,光芒毕露的能让所有怯懦自惭形秽。


正因此,他拿不准此刻的叶修,到底是不安还是不屑。他只好轻声屏气,一步三颠,静悄悄落坐在叶修身边。


斟酌半晌,蓝河望向叶修,试探地开了口:“叶神,那个……你没事吧?“


“?”叶修眼皮子动了动,朝他稍稍偏头:“没事啊。”


“没事就好。”蓝河暗松一口气,心头巨石顿时落了大半。这男人既自信地应了,那想必是心底有十分数了。他捋一把翘飞的头发,有些尴尬地笑笑:“也对,是我想多了。叶神怎么会应付不了这种场面,根本不需要我担心。”


“嗯?”叶修将头彻底偏过来,桃花眼眨了两眨:“什么场面?”


蓝河还搁在头顶的手顿住,也随他眨了两眨眼:“网上有人匿名举报你的设计抄袭那个啊。”


几秒后,只见叶修仰头往沙发里一靠:“我有事,快来安慰安慰我。”


蓝河:“……”


修炼个戏精不容易,拜托好歹敬业一点,遵守遵守职业素质好伐?


作为有良心的模特,纵使有一口心头血很想喷到他身上,但为了时尚界的未来还是不得不忍住。蓝河喉管卡的生疼,扭身就去找水喝。


敢情他自个儿傻不拉唧,大汗淋漓地狂奔了三公里马路回来,结果是这家伙完全搞不清自己处在什么状况吗?!


蓝河不动声色地向左后方迈腿,老大一步,想绕开叶修闪人。谁料脚跟还没掂地,手腕猝然被叶修捉住:“欸,跑啥呢,到底怎么回事,先把话说清楚呀。”


”靠,自己看微博。”蓝河触电般缩回手,窸窸窣窣摸半天,自外套口袋掏出手机来,啪叽一下甩进叶修手掌,顺便飞快地调出微博界面:“挂在热搜头条呢,都快刷爆了好嘛!作为当事人你居然告诉我你不知道?”


叶修从容接过,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轻点三下,而后漫不经心地划拉,片刻后递回来,神色也是索然无味,倒回柔软的沙发绒里,一声未吭。


蓝河心头打鼓,手头发汗,揉搓着灰蓝色的衣角,有几分无措:“叶神,你别放在心上,不就是被举报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噢不对,不是举报,是诬陷!绝对是诬陷!我相信你不会做那种事的!清者自清,那些谣言迟早会不攻自破的!”


话到一半,蓝河便恨不得咬舌自尽,他怕不是长了张假嘴,这分明是小学生安慰受欺负的同伴的水平吧。


斜眼瞅着笨拙到近乎蹩脚,却努力试图安慰他的小蓝河,叶修无奈又好笑:他可不排斥模特的表情生动,甚至觉得相当好玩。而欣赏家里某个人形自走表情包的千变万化,是叶修每日最得趣的娱乐之一。


只见那小脸蛋唇瓣微嘟,眉峰轻蹙,委屈可怜又焦急,像极了受惊的小兔子。叶修倾一倾身,忍住了想捏的欲望,抬起一半的手转落到蓝河肩膀上,安抚他“没啥好怕的,不就是老公司看我不顺眼,派人搞事情。我自有办法对付。”


闻言,蓝河紧张的脸色才松动少许,眉头却拧的更紧:“你是说嘉世?他们为什么……”


去年嘉世与叶修解约,乃不亚于叶修抄袭的轰动时尚界的大事,蓝河自然上心的很。从五年前一家无名小店,到今日服装行业的龙头元首,嘉世许是给叶修提供了土壤,叶修也可谓成就了嘉世,两个缔结融合的传奇,骤然之间却分道扬镳,夏日巨雷一般毫无预兆,震碎了多少粉丝脆弱的心灵。


蓝河一颗小心脏也被震成渣渣,抱着手机躲在公司茶水间骂娘许久,笔言飞拗不过,只好陪着他一起骂。骂着骂着笔言飞开导他,说蓝河你脑子烧坏了吧,又不是连体人,别老把嘉世叶修扯一块儿。你们在这哭的稀里哗啦,指不定人拿了嘉世的巨款走的开心潇洒呢。


蓝河旋即剜了笔言飞一眼:“叶神才不稀罕那点小钱。”


笔言飞:“……”


笔言飞内心orz:我能说什么?一个分分钟身家过百亿的服装业龙头,你都当它给的是小钱了,我他妈还能说什么???


有关这场惊天动地的解约的原因,各方人士众说纷纭,扬言叶修江郎才尽的不少,骂嘉世刻薄自私的也更甚,汇集起来能出一本《天才设计师解约原因未解之谜》。唯独两当事人淡如止水,敷衍之辞皆不痛不痒,倒是十分默契。


蓝河素来坚持自己是不八卦的正直boy,只是偶尔以偶像事迹怎么能不瞻仰为由,视奸过叶修的动态无数次,暗搓搓也揣测过不少版本。可一到真和叶修住在一起了,那汹涌澎湃的好奇心却瞬间偃旗息鼓,至今没能将那疑惑问出口。


“快过气了,没有开发价值,被嫌弃了吧。”叶修耸耸肩,目光转向桌面一小个香烟盒,没有多余的表情:“没事,挺正常的。解约了反而自由些,不束手束脚的,麻烦。”


“可你看起来,”蓝河手心蜷紧,想了想,还是直言道:“有点难过。”


尽管表面再从容不迫,可一丝一毫却从周遭气流中渗出来。毕竟同居了一年多,心情与否,蓝河自认,他还是有这个眼色的。


“是吗?”叶修一愣,下意识触了触脸颊,似乎颇为不敢置信,原来在无法察觉的地方,自己是这样的心情?


又撞到不擅长的领域了。叶修俯身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熟练地摸出打火机点燃,看烟雾的眼神有点朦胧:“有点吧,毕竟我和他们老板认识挺久的,老交情了。”


“这样啊……抱歉,我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你。”蓝河自觉唐突,有些丧气地垂下头颅。他没任何资格过问叶修的私事,也绝非有意重提引起叶修不快的回忆。可他不甘心无法体会叶修此刻有怎样的想法,一心却只恨自己不能持枪执剑,为他扫荡敌寇,化解风雨。


叶修偏头,视线落进蓝河毫无防备,不假伪装的歉疚里。他紧抿的嘴角微勾了勾,如春雪一点点消融化去,余下眉目温浅。他轻声说:“没事,小蓝,有你在身边就很好了。”


声如投石,一字字敲在蓝河心上,敲的他下意识抖了三抖。


蓝河有些绝望地想,莫不是前世造孽太多,他不自挂东南枝,东南枝怎么就自动自觉来挂他呢?


都做好了趁早抽身的准备,拜托这位不负责任的撩神大发慈悲,别让他再陷的更深了啊。


TBC

——————————————————————————

评论(6)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