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时尚撩男犯规啊 05

设定:服装设计师叶×模特蓝,好想急死你系列,渣文笔和OOC继续了他们的表演,写的不好别打我x

略有喻黄

搞事情的一章,希望完结的时候能圆了解释

————————————————————————

“来,小蓝,试穿一下这套。”面前叶修摆弄着相机,冲桌面上一方块黑色包裹抬了抬胳膊肘儿。

蓝河下意识回答:“好。”捡起包裹拆开,细腻柔软的面料让他神情一怔。

抖入眼前的,是一件暗蓝色塔士多礼服,上好的天鹅绒极具奢华的光泽,衣摆袖口裹在张扬耀眼的花缎里,胸前缀着妖艳的金色鸢尾花,里头的衬衣洁白如雪,深色领结好似雪地上一块幽蓝的宝石。

这礼服太过正式与夸张,蓝河不知作何表情。如此炫酷的小礼服,实在太不符合叶修的设计风格。而且能穿上这件礼服的场合也只有……怎么可能!

“去试试。”叶修还在催他,嘴角清晰勾勒着浅浅的弧度,略显笨重的黑色单反相机终于被安置在三脚架上,叶修仍不满意,左移右摆,调整者光线布景,见蓝河没动静,干脆顺手将他推进了更衣间。

蓝河被这一推猛然惊醒,才发觉自己的脑洞已经不可收拾,满脑子都是“卧槽叶修在设计礼服他想干嘛他给我穿是几个意思???”

他用力甩甩头,快醒醒,塔士多派得上用场的不只是婚礼,混超级大牌的时尚圈子,高档宴会少不了。更何况,或许完全是叶神一时兴起,想要换个style放飞自我吧?!

有点机械地脱下居家休闲大白针织衫,换上修身的灰蓝小礼服,蓝河站在更衣镜前,心情颇为复杂。衣服很合身,却不甚合适。他打死都不愿承认镜面中这个风流艳丽的富家公子哥竟是他本人。

真不知叶修怎么想的。蓝河嘴里嘟哝一句,简单收拾好换下的休闲常服,硬着头皮推开了门。

“咔擦!”扑面而来的闪光灯连击,闪的蓝河一脸懵比。叶修猫腰伏在三脚架后,拿镜头对准蓝河,便是一阵猛拍。蓝河脖子开始赤烧,手足全没了方寸,尽失模特五年老油条的职业素质。

“不错,”叶修似乎心情不错,语调轻快地上扬,低头对相机又捯饬了几下,朝蓝河招招手。

蓝河还沉浸在懊恼中。一辈子活在镜头里,怯场的事早已成为遥远的历史,可到了叶修面前,他咋就表现得那么差劲呢?

好吧也不总是那么差劲,可眼下这个情景,各种说不出的微妙和古怪啊。

见叶修招呼,蓝河心里发虚,凭刚才的表现,叶修指不定要嘲讽到让人无地自容。可仔细观察叶修面部,除了惯常的疏懒与一丝丝温柔,没有多余的变化。这不像要开启嘲讽模式的前奏,

蓝河拿一米八模特的大长腿,慢腾腾地一步步挪过去。叶修已然直起身来,灰风衣笼着颀长的身躯,颇托衬出一种略带忧郁的绅士气质来。他发丝理的整齐妥帖,心情却有些急躁,索性三两步迎上来,挡在蓝河面前。

“干嘛?”蓝河后退小半步,抬起的眸子满是疑惑。

“唔,还有这个。”叶修笑,牵过他的左手,拉到身前,施魔法一般,覆上的手心中多了一枚银戒,

戒身纯银,弧线柔畅,如新秋第一轮皎洁的弯月,环壁上雕纹却相当华丽炫目,同蓝河身上的塔士多一样张扬,碎钻点缀满纯净的蓝宝石,仿佛在手中盛了片海洋。

蓝河浑身一僵,由头到尾都石化了,任由叶修将戒指套上纤细的无名指,动作轻柔舒缓,如同念诵一首唯美的抒情诗。

过分了,蓝河心里说。

“还挺合适。”叶修的声音因熬夜而偏沙哑磁性,此刻犹如细小的毒蛇钻进蓝河耳朵,尔后慢慢吐出致命的信子,

阳光穿透巨大的落地窗,晕染了两人相连的轮廓。蓝河抬头去看叶修,正好迎光,眼前一切都浸在刺目的流金里。他眨眨眼,什么也看不清,却知道此间必是处处花开。

蓝河手心发颤,想抽却抽不回来。对方似乎执意地不停纠缠,把玩着他的手仔细欣赏,漆黑的眼底流露出满意的自信来。

“送我的?”蓝河努力故作轻松开玩笑地说。

叶修顿了顿,漆黑的眼眸转向他,微微含笑:“想要可以送你。”

空气凝滞了片刻,蓝河默默收回手,指腹在戒指上摩挲几秒,还是缓缓取下来:“好端端干嘛送男人戒指。”

“干嘛不能?你想要我便送呗。”叶修耸耸肩膀,手习惯性伸进兜里,风衣口袋永远藏一包烟,这是一个老烟民必备操作。他熟练地摸出一根,边打火边说:“这枚就是用来送男人的,”

“可惜不是送我。”蓝河笑笑,将戒指递回给他,还不忘问一句:“好想知道这么好看的戒指,会属于哪个幸运的主人啊?”

“这个啊。”叶修接过,指指他身上的礼服:“有个朋友要结婚,让我帮忙设计的。就你喜欢的那个模特,黄少天。正好他身材和你挺像的,让你试穿一下,我看看效果。”

“原来是黄少!”蓝河恍然大悟。

想想那个永远火焰一般耀眼的人,搭配这一身华贵绚丽,真是再合适不过。

“等下,戒指也是你设计的?”蓝河又问。

他感觉自从踏进了叶修家门,对大神的认知上限和下限都在不断刷新。这人跑来设计什么服装啊,去当个珠宝设计师也能发家致富了!

“那当然了。”叶修毫不遮盖一脸“谁让我这么有才”的表情,叼着烟头老神在在:“你也不用嫉妒,下次给你设计一件更好看的。”

蓝河:“……”

我哪儿嫉妒了,您老这都能看出来吗。

说不在意是瞎扯。听到叶修要为他设计一枚钻戒,蓝河确实悸动了。但他心里太分明,没有承诺之下这种举动有什么意义?说明不了任何事情。

叶修的态度是什么?自己的心意在哪里?以及更重要的,如果这种事传出去别人会怎么想?对叶修的事业会带来怎样的打击?问题仍摆在那里,未曾撼动分毫。谁也没去挑破,藏住掖住就假装日子平静依旧,真不像两个奔三的成年人。

也或许,答案其实已昭然若揭,只是自己害怕揭开罢了。

话落不久,叶修真就歪头思考起了如何设计戒指来。蓝河清楚叶修属于灵感型创作,平日抽烟睡觉打游戏,整一个懒散的死宅。一旦来了灵感,能连续三两天不吃不喝不睡觉,虽然最后总会被他使各种方法揪上床。

握了握冰冷发白的拳头,蓝河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叶修,问你个事。你对我是怎么想的?”

“嗯?”叶修有些惊讶地看向他,眼睫毛扑闪扑闪,显然没跟上节奏,微蹙的眉间还带着几分思维被打断拽出的不悦:“什么?”

“就你对我的看法。”蓝河抬手扯了扯领结,感到有些透不过气。

“挺好玩……”叶修麻溜地接话:“啊不,挺好的模特。”

“不是这个。”蓝河哭笑不得,咬牙重复一遍:“我意思是,你对我们的关系到底怎么想的?我们都不是同志,更不是恋人,但有些动作实在太亲密了,很容易让人误会。我,我就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叶修微蹙剑眉,摸摸下巴,似乎有点费劲地想了想,片刻后才回望他,眸光意味不明:“小蓝,你是个优秀的模特,应该能体会到吧?”

“我……”该体会什么?

蓝河苦笑。怎么一个两个都这样说啊,叶修也是笔言飞也是,说你已经是一个优秀的模特啦自己该明白的,可TM没人来告诉他应该明白什么啊!敢不敢别打哑谜?他稀里糊涂二十年,头一遭喜欢上一个人,掉进爱情泥沼前咋没见有人这么热心拉他一把呢!

我可是除了喜欢你,什么也不知道了啊。

“你觉得我的设计怎么样?”这时叶修忽地将话题一转。

蓝河一愣,没衔接过来,下意识道:“……很好啊。”

叶修抬手搭在蓝河头上,他的小模特显然并不知道自己顶着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柔软的发丝都无精打采了。他轻轻拍了拍:“那就好。”

好个鬼嘞。好好一个直男被人撩到春心萌动,然后那家伙还管撩不管负责,换谁谁能好?

这模凌两可的措辞与蹩脚的回避真让人火大。叶修的心思依旧难抑猜透,这种被黑布蒙住眼睛的感觉,实在太糟了。

蓝河逐渐松开紧扣的拳头,手臂无力地垂下,似乎掷碎了某样荒谬的心情。

TBC

————————————————————————————

 

(写在后面自言自语)

    回头一看,发现我上次写字是在月初?顿时心痛到无法fu吸,原来我已经咸鱼了这么久。

    真的很唾弃自己,瓶颈也该有个限度,不能拿来当懒惰和自弃的挡箭牌,我的确没那么好文笔,写不出美文好句,也犯不着语不惊人死不休,自找麻烦。既是喜欢的事,没什么理由值得放弃。

评论(14)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