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这才不是我家的秋葵

秋葵成精送助攻!这个我必须要  @秋葵  ,都是这位太太自告奋勇要当宠物(???)还要送助攻!

ooc注意
———————————————————————————————



开春的时候,许妈妈寄给了许博远一个小袋,里头满满一袋秋葵种籽。说这东西长得快,养着方便,放家里看也养眼。最重要的是,能吃,让许博远种上。

许博远很无语,他知道母上大人心里忧患,成天惦记着他打游戏伤眼睛,千方百计想给他的小房间添点绿色植物。但千挑万选,什么不好,咋就选中了他偶像的头号大敌……

好吧,秋葵是无辜的,秋葵没什么不好。反正有空闲,许博远便买了两个塑泥花盆,小心翼翼将秋葵籽种了下去,而且每天浇水晒太阳,精心伺候着。终于在快入夏的季节,见到了茎叶末梢冒出了细尖尖,嫩呼呼的小秋葵,像露珠结的翡翠,绿的发亮。

许博远看着日益成长的小秋葵,心里头十分满意,十分期待,并且已经罗列好了老长的食谱,烹饪秋葵的十八种吃法。






 ※

然而许博远,及其母亲都不知道,这一包秋葵有个奥妙,它开过光。

咳咳,大概就是母秋葵诞下它们时,偶然有一位仙人经过。这位道友仙气旺盛,一不小心便外溢出去,母秋葵也一不小心得到了福泽,产下的小秋葵种便附带了灵性,变成了秋葵精。

种籽状态的秋葵精十分幼弱,好比人类的婴儿时段,没有意识,终日沉睡。随着伟大的光合作用,营养吸收的越来越多,小秋葵也一天天长大。从最初无法离开本体,到逐渐能化出小小的,拇指儿大的形态,背上生着一双小翅膀,蜻蜓似的,萤绿剔透。

小秋葵精很是喜欢每天喂它喝甘甜的水,带它晒暖融融的阳光的许博远,在孩童时期稚嫩的意识里,这般无微不至的体贴照顾,可不就是伟大的母爱之光!

小秋葵精意识初开,压根不记得自己亲妈什么样,并且对这位温润干净的大男孩当自己娘亲,十分满意。

但小秋葵精还不满足,它觉得这不完整。它不想当个有娘疼没爹爱的孩子!它缺少父爱!

嫩黄的花绽放于枝头,小秋葵精甚至能离开本体活动了。它甩甩手,又蹬蹬腿。热身一番后站起来,搓紧两个小拳头,准备开始它自力更生的大事业。

首先第一步,找爹!

咳咳,其实它是在替许妈妈着想,是对许妈妈辛勤付出的回报!没错,就是这样!绝不四它想一家三口秀恩爱……

许妈妈这么好,哪能让他孤身一人?必须找个好的,找个帅的,找个他稀饭的!然后天天,秀恩爱!

莫名执着于被爹地娘亲牵着小手手,向其他同胞秀恩爱的小秋葵精,坐到肥绿的宽厚叶片上,低头思考起了这一个它命名为寻爹大作战的计划。

第一步,找准目标!

第二步,下手!拐回来!

第三步,秀恩爱!

很好。完美,perfect!但具体如何实施,这第一步就是个难题。

小秋葵精见识过的人类并不多,除了每天伺候照料它的许妈妈,最熟悉的只有一个人,据它所知也是许妈妈最喜欢的人,许妈妈叫他黄少天。

小秋葵精并不理解什么喜欢与爱的大道理。在它看来,依据自然物种的生理本能,那喜欢便是喜欢,就是想在一起腻腻歪歪生娃娃。

你看许博远,卧室全是那个男人的海报写真,手办抱枕,每天还对着这些东西傻笑,说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经过小秋葵精长期总结提炼,完全能可以概括成三句:

“黄少好帅啊啊啊!”,“如果我也能像黄少一样就好了!”和“为了黄少,今天也要努力!”

这特么必须是喜欢啊!

小秋葵精一拍大腿,也不摆思考者的姿势了,当即握拳站起来,心里怒吼几声,爹,孩儿这就来找你!

但吼完发现没用,它还得老老实实坐下来,思考如何才能将爹拐回来。前提是,它要找到这个连一面都没见过的爹。

这时,许博远从卧室里出来,嘴里哼着不知什么曲调,乐呵呵地给秋葵浇了水。他背上挎了个印有蓝雨logo的斜挎包,一看就是出门装备。小秋葵想起来,每月许博远总要出那么几次门,说是到蓝雨俱乐部汇报和开会之类。

欸,话说那个叫黄啥啥的,不也在蓝雨?跟着他去,不就能找到爹了嘛!小秋葵精恍然大悟,趁许博远一个不注意,赶紧偷偷溜进了斜挎包里,悄咪咪跟着他,前往了蓝雨总部。

到达总部,偷偷溜出挎包,小秋葵精才感叹,这地方也忒大了点,上哪儿找那个黄啥啥?

好在它自个儿瞎逛了没几层,便听见一把温润的好嗓音,说:“少天,该吃饭了。”

咦咦?黄少天?

下一秒,另外一个火烈,略带毛躁的男声响起,仿佛是在寂静的楼层中爆开,他先嚎:“知道了,队长!我这就去,不跟叶不羞这心脏家伙扯皮了!欸队长,今天食咩菜啊?”

喔哈哈,还真是黄少天。踏破铁鞋无觅处!爹地我来啦!小秋葵精心花怒放,立马扇动半透明的小翅膀,呼啦一下直奔那个声源所在的房间。

房间半开,上写:休息室。里头几个差不多大的年轻人聚成一块儿聊天。小秋葵精扫了几眼,立马锁定了那个坐靠窗位置,捏着手机的年轻男孩。

只见大男孩笑若阳光灿烂,朝他队长期待地眨眨眼,下一瞬便倒抽一口凉气,笑容一点点凝僵:“纳尼??秋葵??不!我拒绝!队长我能不能不吃那个!天啊你们的味蕾长哪儿去了,都不觉得那个东西味道很奇怪吗?”

?————!

小秋葵觉得自己七窍都能打通了。哪里奇怪了?难道世界上还有比秋葵更美味的东西吗???尔等凡人才是味觉奇特好嘛!

然而黄少天听不见它内心的滔天巨浪,只听着手机外放一个男人毫不留情的嘲笑声:“瞎说,秋葵多好,多有营养。明明是你那话唠的舌头长得和常人不一样,你不能怪别人啊。”

黄少天咬牙切齿,拍着桌子怒怼:“叶修!你才话唠!我舌头好着呢。有本事你自己来吃过再BB!我请你?怎么可能!你发什么白日梦呢!要不然你答应和我PK,50场,哦不,100场,那我就请你吃一顿。来啊PKPKPK啊!#¥%&*……”

听到这里,小秋葵精那幼小稚嫩的心灵已经翻天覆地。天啦噜,没想到那个黄少天如此残忍无情,竟然不爱秋葵!竟然不爱它!本秋葵真是看错你了!

与此同时,小秋葵精心中,对那个名为叶修的家伙,好感度直线飙升。太有眼光了!这才是能当它爹的男人!

 






 ※

能当爹的男人远在一千公里外,知道这个消息的小秋葵精是难过的。但它很快振作精神,开始部署下一步,就是“下手拐回来”的作战计划。

首先要将爹召唤过来,还不能叫娘发现。因为据它所知,许妈妈好像对叶修,嗯——不太友好。

小秋葵精躲在花蕊中左等右等,终于逮到了机会,趁许博远猫在卧室抢boss,悄咪咪打开了许博远的手机,找到叶修的号码,敲下拨打。

很快拨通了,但小秋葵精修为不足,说不出人话,咿咿呀呀了几声后,对面表示一头雾水:“小蓝,你这是在玩啥呢?”

小秋葵精很绝望,它挂断电话,小脚丫在屏幕上蹦跶蹦跶,点开了短信界面。当然了,它也没掌握人类汉字输入法的奥妙,用身体滚屏幕,滚了长长一串乱码,然后不小心,发送了。

许博远抢完boss,又带了几趟副本,这才伸着懒腰从卧室出来。给秋葵浇了水,钻进食堂准备晚饭。一切如常,直到门铃声叮咚叮咚响起来。

许博远开门,魂都吓没了:“卧槽?叶神???”

叶修正杵在门口,衣襟袖口落了不少烟灰,面上一副松了口气的表情:“小蓝,你没事啊。”

“我有什么事?”许博远疑惑:“叶神,你怎么过来了?”

叶修抖一抖烟灰:“看到你短信,我有点担心,电话又打不通,就过来了。”

“什么短信?”许博远更疑惑了。他对天发誓绝对没给叶修发过任何短信!连念头都没动过!

看他神色不像作假,叶修眉头皱的更紧,许博远还忙不迭跑去拿手机给他,自证清白,结果划开手机,对着那一条乱码短信和十几个未接来电,两人一齐沉默了。









 ※

“小蓝啊,我一收到短信就匆匆忙忙飞过来,真的啥也没准备,让我住一晚呗?”叶修可怜巴巴,估计万千叶粉见了那一副求收留求包养的表情,都得去挠墙。

“你现在去订宾馆应该还来得及。”许博远不为所动:“刚刚是谁说我这里闹鬼的?怎么还敢住?”

“有我在能帮你驱驱鬼啊。”叶修说。

“……”居然很有道理的样子。许博远扶额,有些想掀桌:“所以你比鬼还可怕好嘛?!”

“所以你需要我,镇场子。”叶修淡定从容,往沙发大咧咧一躺,自然的好似出了趟远门回家,打量一番齐整的小房子:“哟,还种秋葵,不怕话唠开除粉籍?”

许博远:“……”

好一阵软磨硬泡,许博远也没半点退让的意思。叶修很无奈。

小秋葵精更无奈,它还很焦急。它好不容易将叶修骗来了家里,这立马又要分居?不,我不同意!

怎样帮叶修留下来呢?小秋葵精急中生智,想出了一条妙计。

它觉得自己太机智了。它偷偷钻进叶修的裤兜里,拎走了叶修的身份证,这个据说出门必备的东西。

果不其然,叶修难得退让,接受住宾馆的选择,手一摸裤兜,脸色微变。可变好还是变坏就难说了:“小蓝,我没身份证,住不了宾馆。”

“开什么玩笑?你坐飞机怎么坐的?”许博远压根不信。

叶修两手一摊:“可能路上掉了吧。”

许博远:虽然心里九分不信但还是要摆出那一分相信的样子,好气哦。

“那你睡沙发。”迫不得已,形势所困,许博远这么宽慰自己,同时对叶修这不速之客做出最大的让步,将客厅最神圣的一角,沙发,指给了他。虽然租房地方小,但沙发还是柔软厚实的绒布沙发,盖一张棉被应该就没太大问题。

再一想,睡沙发对荣耀大神来说太委屈了点,许博远又提出和叶修换,叶修睡床他睡沙发,被叶修拒绝了。

能得到批准住下,叶修感觉挺满足了,再说他本身对睡的地方从不挑剔。

但小秋葵精表示完全不满足。这,这和分居有什么两样!

这还怎么执行第三步!

为了秋葵的究极目标,小秋葵精觉得必须再施一计,出动应急策略——并没有那东西,但随机应变总是能激发妖精的潜力的。

比如这时,小秋葵精再次发觉自己很机智,比刚才还要机智。它眼珠骨碌一转,瞟见茶几上新泡的一壶茶水,满满的腾起热气。趁两人不备,飞上前抓住茶壶的不锈钢弯柄,使出全身的劲,将茶壶整个拎起来,斜斜往绒布沙发上一倒。哗啦,沙发顿时洋溢着春茗的清香。

许博远被叶修拽到沙发前时,双目圆瞪仿佛见了鬼。

下一刻他怀疑的目光已经落到身侧的叶修身上。叶修连忙举四根手指:“绝对不是我。真的。”

“这房间就你跟我两个活的。”许博远很想扯头发,他快被弄疯了:“不然还有谁能将一壶茶洒在沙发上?秋葵吗???”

叶修:“……”

秋葵:“……”

某种程度上,许博远确实真相了。但他自己并不知道,现下沙发一时半会干不了,许博远别无他法,只好将叶修安置到床上,自个拿了身份证要投宿宾馆,结果被叶修扬手拦下。

有啥好怕的,叶修忍笑,又不会吃了你。

许博远感觉受到了嘲讽。对啊 ,不就是睡一张床嘛!都是男人,谁害怕了!

于是,叶修十分名正言顺地留下了许博远并且即将同床共枕。对此,小秋葵精表示,真想给自己点一万个赞。

软塌塌的床褥上,许博远侧身面对着叶修,声音严肃:“叶神,今天的事也太奇怪了吧?你说,该不会真的——闹鬼?”

“不一定。”叶修闭着眼说,略显困乏而低沉的话让许博远感到一丝安慰。

“也可能是妖怪作祟。或者撞邪了,说不准。”叶修又说。

许博远:“…………呃(“▔□▔),叶神,其实,我有点怕。”

叶修忍不住笑了:“怕啥,我在呢。”他撩起被单一角:“要过来吗?”

黑暗中一片寂静,片刻后响起许博远闷在被子里的回答:“……要。”

一阵窸窸窣窣,借着窗帘透进的微弱灯光,叶修看到一团被子不断耸动,然后毛茸茸的脑袋在他面前冒出。许博远十分果断地抛弃了自己那块被子,钻进叶修的阵地中。

刚捂暖的怀抱很舒服,许博远下意识脸埋在叶修胸膛蹭蹭,忽听头顶传来叶修的声音:“小蓝,你家秋葵在哪买的?能吃了吗?”

?许博远不解:“我妈寄的。干嘛,你想吃?还要两个月呢。到时我做给你吃?”

叶修将怀中人揽紧了些,心满意足:“好。”

FIN

——————————————————————————————

没检查,欢迎捉虫

评论(23)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