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大概是小甜饼

翻旧稿,忽然发现一篇没发过的,大概去年七月刚入坑写的。

哇我一月份居然有东西可以发!大笑三声

我去年都在写什么无聊的东西啊hhhhhh

————————————————————————

时间:第八赛季后,叶修身份揭发前

地点:兴欣网络会所


“欢迎来到我们宾馆,这是您的房间卡,请拿好。”前台服务小姐啪地合上登记簿,从抽屉中翻捡出金色烫字的卡,裹在画有景区地图的小卡包里,连同身份证递还。


“好的,谢谢。”蓝河抬手接过,点头致意,随后拖着简单一个行李箱进了房间。他看着一点不像探亲的,将要长住一个月的人。三套换洗衣裤,一笔记本加配备,其余空间满当当挤着G市特产。收拾妥当,抬表一看,晚上六点整。


肚子适时地叫。自从成为职业玩家,已经难得这么准时地报饭点。蓝河摸摸空腹,再一摸钱包,咬咬牙拿出手机,导航搜索楼外楼。难得来H市一回,而且是独自出远门,自食其力,新成就达成。这“第一次”的兴奋感还鼓动在胸腔,自然要好好犒赏自个儿一番,尤其对脾胃奢侈几分。


此西湖边上显赫名楼,虽已沦落为迎客接风之处,蓝河一个人倒也吃的开心。酒足饭饱后,四处溜达了一圈,树与湖与人。他很快对逛西湖失了兴趣,宅男属性复发,转而拐入另一条热闹的街区。沿路走了十多分钟,便来到了那名号响彻荣耀圈的嘉世总部。


蓝河当然是赤胆忠心的铁杆蓝雨粉,但想想以后恐怕再没机会来H市,没机会这般,传奇近在咫尺,浩浩呈现眼前。免不了也要来瞻仰一下的,曾经辉煌无比的王朝真正的模样。


嘉世总部大楼明显前些年刚翻修过,衣妆华丽,喷洒红釉的几何体玻璃镶嵌成崭新的外壳,仿佛晕染了整座城市的霓虹灯火,可谓辉煌,光鲜亮丽,令人完全想象不出,这里头刚刚遭遇了一场可载入荣耀史册的重大变故,叶秋退役。


蓝河也不是叶秋粉,但感情线简单的人都容易代入,他设想一下曾带领队伍缔造出三连冠王朝的队长,因为成绩下降,就被迫离开赛场,离开并肩作战的队友们,即使结束无可逃避,但此种离场方式实在太过黯然,于他又难免勾起关于蓝雨前队长的一些回忆来。思绪蔓延开,令蓝河不得不感伤唏嘘。


他站在嘉世门前唏嘘了一会儿,转身发现对面正好有一间网吧,上写大字“兴欣网络会所”。太正好了。很少有宅男能拒绝网吧的魅力,尤其是晚上,尤其是嘉世对面。


蓝河果断迈步走进去,入夜时分,收银前天一条长龙,好像个个都有干通宵的志向。蓝河深深担忧轮到他还有没有位置。可前台那位网管小哥满面惺忪倦容,没精打采,一副佛系慵懒样。他慢悠悠给顾客办理上机登记手续,时不时停下来吸一口烟,眼神不断往电脑屏幕上抛。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蓝河终于站到柜台面前,他全程心路颇难过复杂,始于发现他恰好是整条长龙的最后一环。


“身份证。”前台的小哥漫不经心,应付着这最后一环,视线却没瞥他一下,反而恨不得贴住电脑显示屏,两手也忙,键盘鼠标各覆一只,飞快地敲打什么。


蓝河却没有反应。他的注意力被那双手吸引了。对于男人那真是一双近乎完美的手,十指修长,肤色白皙,关节恰到好处,此刻灵巧地飞舞在键盘上,于无声中奏响一支美妙的旋律。


片刻后那演奏者停了,抬头不解地看他:“你不是要上机吗?”


“啊?哦,是的是的。”蓝河恍然回神,连忙摸出钱包,翻出身份证递过去。


网管小哥终于回头看他几眼,随后接过身份证,电脑上轻快敲了几个键,复又贴着桌面滑回来:“C区46号。”


话落,小哥立刻转头,注意力切回屏幕,双手继续在方寸键盘上舞动起来。


蓝河停了一会儿,终于挪动脚步,却不是往C区预定的机器那个方向走,而是往侧面位移,一步一步。


好吧,他就想偷偷瞄一眼,这小哥玩什么游戏,那么入神。


好奇的剑客发动走位技能,悄咪咪绕到小哥的侧后方,悄咪咪伸长脖颈,已经可以看到小哥的半侧脸与半个电脑屏幕。果然是荣耀。


对此蓝河那是一点也不惊讶,十年走过,荣耀的热度只增不减,即使全网吧每个人每台机器都在打荣耀,恐怕也没必要大惊小怪。真正令他惊讶的是这个人的技术。


从事职业网游数年,进入荣耀更早,如今也混上了蓝溪阁五大高手的称号,蓝河自认小有经验,判断操作技术的好坏,也堪称养成了一种直觉。从观察几下那人的键盘操作,他就晓得这人手速不一般,至少在他之上。此时再看那屏幕,虽然第一人称的视角晃来晃去,眼花缭乱,但蓝河仍能看出些门道来。此人武艺高强,不仅手速快,而且意识好,判断准,技术一流,总而言之,大神。


大神似乎并未发现有人在暗中观察,全神贯注于Boss,冲耳麦喊了一声:“小唐,快上。”手上飞舞不停,


按说无论哪个职业,技能CD总是有空挡的,这人却宛如开挂,连击计数一路飙升就没断过,且花样百变,老练如他也摸不准是什么职业,而距离不够,小哥的脑袋又挡了一部分,窥屏蓝有些急,左探头右引颈,却只瞧见屏幕上的Boss被揍的颠来倒去,连击爆表叠至两百,终于将鲜红的血条慢慢磨干净。


蓝河偷窥的入迷,半响后这场令人叹为观止的Boss战落幕,他才想起荣耀界面的左上角有角色状态栏,能看到角色名。


可从这刁钻的角度,左上栏刚好被小哥的乱发挡的严实。然而蓝河结交大神的心情迫切,调转步伐再凑近几个身位格,很刚好地听见小哥一声大喝:“蓝溪阁的来了,赶紧突围,把boss带走。”


蓝——蓝溪阁???蓝河不蛋定了,心中升起一股极为强烈而不祥的预感。

赶紧一看那角色名:君莫笑!


“靠!”蓝河实在没忍住,一拳头捶前台上。


然后就见大神手一抖,啪叽,连击中断,boss也机灵,揪准机会一掌拍来。血量唰的下去一大截。


好在大神反应快,手往键盘一抹,现秀一顿骚操作,翻滚避开boss的下一波攻击,反身就将boss的一丝微末血条清零了,然后转头,凉凉地往蓝河这边看。


蓝河脊背也凉,怂兮兮转过身去,东张西望还吹口哨,十分业余地假装自个儿啥都不知道。


就是憋笑憋的有些难受。


刚想云淡风轻逃离案发现场,忽然身后传来一道笑,略低沉,,带着低廉大众烟的味儿,由远及近,最后在蓝河头顶响起,仿佛天雷滚滚:劈的蓝河头皮发麻:“怎么,想肇事逃逸?”


什么鬼。


真肇了事又如何,野图Boss还不是被你抢了!蓝河那个气,可又心虚在前,咽了口唾沫,转身打哈哈:“啊?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欸……”


见他惊惶失措的样子,对方很不厚道地噗呲一声:“我说你鬼鬼祟祟在后面偷看什么呢?” 


万没想到将新区搅的天昏地暗的大神竟然是个坐网吧前台的小哥,近距离看真容并不出众,虚胖还吊着黑眼圈,懒倦从容倒挺像君莫笑的作风,微眯的深瞳映照网吧冷调的光,颇有几分危险意味。


蓝河浑身一抖,心想敌人面前不能怂:“谁鬼鬼祟祟了?我……我只是路过!我是来找网管服务的!”


“小小年纪别说谎,C区在那边呢。”大神抬手敲了敲他脑袋,然后拇指翘往截然相反的方向。


蓝河心说老哥别戳穿好吗,他不要面子的?虽不是什么大事,可他还拉不下脸承认自己鬼鬼祟祟像个偷窥狂:“总之我就是没偷看!”


反正你没证据。


“……那你要什么服务啊?”这网管大神面含一丝无奈的笑,抱胸等待他自圆其说,指尖抖着烟灰。


 “嗯……”蓝河脑子一抽:“我要你把抢蓝溪阁的boss还回来!”


“……”


片刻后,大神一脸忍笑,:“咱网吧的服务可没有这一条啊。”


“我才不管。我是顾客!顾客是上帝!”


“……”


叶修的心理活动:耍赖泼皮的小剑客真是太可爱了。


蓝河的心理活动:捕捉一只野生的君莫笑,怎么可能放过,老子要替天行道。


于是当晚,小蓝河还真坐在网吧泡了一整夜,极其努力,极拼命地替天行道了,誓死捍卫蓝溪阁的Boss权与副本记录,战略方针十分明确:给网管找麻烦。


具体战术表现为,一发现有Boss刷新,就狂摁呼叫机寻求服务:“老哥,来一杯可乐!”


等叶修拿给他,咕嘟咕嘟喝完,再摁:“再来一杯雪碧!”


呼噜呼噜,不一会儿又摁:“泡面有木有!什么口味!加热水的!”


……


不一会儿……蓝河就闹肚子了。


本就吃饱饭了,一堆论七八糟的东西下肚,不闹才怪。蓝河捂着肚子奔去了厕所,半天后才出来,病怏怏坐在位子上,还咬牙去摁:“再来……”


“别闹了,蓝溪阁抢到Boss了。”呼叫机里声音沙沙的,但还是明显能听出对方忍俊不禁的口气。


蓝河松口气,差点一头晕在电脑前。他发觉干网游公会那么久都没有今夜这么辛苦过。


“知道难受了?”呼叫服务居然忘了关,那头大神还在说:“还需要什么服务吗?随时奉陪。”


蓝河也不知道再点些什么,恶作剧的趣味随着目的达成反而消散了,他的胃还在造反,无精打采地操作屏幕上的角色乱走。呼叫机上闪烁的灯熄灭了。他瞎逛着,新区玩家都没满级,能去的地方不多,可巧迎面撞上君莫笑。


蓝河心生警惕,表面装作若无其事,打招呼:“嗨,兄弟,练级练的怎么样啊?”


君莫笑先点头:“还好。”接着就话锋一转:“肚子还不舒服?”


“……卧槽,你知道我是蓝河?”


“你声音挺好认的。”君莫笑倒回答的老实巴交。


蓝河内牛满面很想掀桌,亏他还一个人那么多戏,敢情君莫笑早就揭穿他老底了!居然还不告诉他!岂可修!


“许先生还要什么服务?”君莫笑还在皮,似乎还皮的很开心。


蓝河没好气地敲两个大字:“滚蛋!”


“工作在身呢。”君莫笑不动:


“那就工作去,别来烦我。”看到你就想揍知不知道!


“我这不工作着么。”君莫笑摊手:“顾客是上帝,上帝要不要来点胃药?”


竟然还有点小感动,蓝河抿了抿唇,终于笑出来:“拿药来,然后速滚。”


“……”那头有翻东西响,显然在找药,闻言还丢下一句:“不看着我了?那我继续抢你们Boss了。”


“……”


有个鬼的小感动!


现在他可说十分真心地想冲到前台去,将这个第十区最大的野图Boss就地正法。顺便为民除害了!

————————————————————————————

最近跑别的墙头立了一会,大概会回坑吧

评论(19)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