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一发小甜饼

这是一发小卢戏份超多的叶蓝饼


极随便的摸鱼,藕藕洗,文力日渐衰弱,因此今天也不能好好填坑


别跟我逼逼啥战术,脑残如我咩都不懂,爱看的乐一乐,不喜就右上角走靴靴

————————————————————————————

蓝桥春雪的好友栏一长串,蓝河一眼溜下去,果然他要找的名字压根没亮。


君莫笑的后面,他发的最后一条信息还显示了一半,叶神,恭喜夺冠……这是开头,后面的话他改了上百遍草稿,内心演习一千次,最后剩下的“还有,我喜欢你。”


还期待什么,分明石沉大海,蓝河懊恼地低吼一声,啪嗒关掉。队伍频道里有人问他出什么事,都跑歪了。


别分神了,蓝河拍拍脸,等会到了安龙高地,就再没工夫伤春悲秋了,一场艰苦战斗等着他呢。而且很快他的注意被另一个人的惊喜出现而分散开去。


第十赛季刚刚结束,蓝雨成绩不错,似乎给队员放假也多些。因此蓝河带着大部队快马加鞭,奔跑在追逐野图boss的路上,队伍忽然蹿出个装备精良的小剑客,冲他直喊“蓝团长蓝团长”时,他竟一点没觉得奇怪。


可不就是小卢,最年轻的职业选手,上赛季最耀眼的剑客新秀,也可说是蓝雨最爱玩的正式队员,一放假就成天往网游里面跑。


蓝河与小卢也合作过几次,虽然被某心脏坑的有点惨——谁能奈何的了那个大Boss,虽然也有他指挥不当的责任——咳咳,都是旧事了。重点是他对小卢这孩子相当喜欢,胆大心细脾气好,被坑了也不知道责怪他这个团长,反而从自己身上找错误,是他见过最亲切可爱的职业选手了。


这次行动目标是猎杀龙剑士,对任何75级野图boss,公会都百分百有需求,何况这是主剑士系。尽管不喜明争暗斗,但身为蓝溪阁高管,蓝河义不容辞,仍是带的是最精锐的一团人马出发了,况且这回还有小卢协助,如虎添翼,全团士气也倍增,拿下这个野图简直势在必得,


但这口肥肉要吃下不容易,周围一圈豺狼虎豹眼馋着。蓝河到时中草堂和霸气雄图已经嗑上了,领头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底下团员们却都按着武器,技能蓄势待发。霸气雄图的领头是个叫丹心的,为人谨慎,都小心过头显得有些迟钝,因此公会外交都不出面,蓝河也不太熟,但晓得那人的操作和性格截然相反,MT技术相当牛叉。


中草堂就更6了,中锋坐镇的赫然是他们总会长天南星,这个众所周知只有春易老能治的家伙。


蓝河太阳穴开始隐隐发疼,想现在叫大春来不来得及,天南星已经瞅见了猫在石块后面的蓝桥春雪,发消息过来:“躲什么躲,出来打,公平较量。”


“好啊,各凭本事。”蓝河嘴上回复着,实际上脚都没挪一下。


“我和霸图商量好了,boss就是要公平竞争,你要搞偷袭就先一起把你干掉。”天南星又说。


“我也和霸图说好了,就你人多,不如先联手干掉你。”蓝河心里冷笑,这人忽悠的武艺还真高强,有本事你和嘉王朝,和轮回,和兴欣都商量好啊,可他又不得不防着,万一天南星说的是真话呢?如果他们卧底得知了小卢也跟在队伍里,联合干掉蓝溪阁必然成为首选,况且先掐死三大工会的一方势力,恐怕后面的小公会十分乐见其成。


蓝河真想向霸图求证,但只怕说多错多,手头藏着张王牌,就不能给人瞧出心虚来。于是他被迫现身,从那个易守难攻的高地下来,如今他们几大公会都站在同一水平线上,互相大眼瞪小眼。然而龙剑士却在他们的包围圈内闲庭信步,自在悠闲。谁都没动手的打算,谁都想当麻雀,没傻叉愿意捕蝉。


蓝河最烦这种心理战,费尽心思揣摩别人的揣摩,死循环无休无止。太极推来推去,要是剪刀石头布一局定胜负那么简单多好!或者直接上擂台打一架,省事省力损失又小,磨磨唧唧简直不像男人!


果然该向大春学习,一个字对死人,任凭什么天南星天北星磨破嘴皮子也没用。


发梦发完了,蓝河还是要面对事实。他回头问小卢有什么打算,想小卢天天跟在喻队身边,总该耳濡目染学到一些心脏的本事,没想到那孩子气的嗓音在团队频道里干脆响亮:“我去开怪吧!”


“呃,太快暴露了吧!”蓝河看着队伍列表上那个名为落风的剑客,一阵汗颜,老弟别太冲动,谁看不出来你是职业级别,这不是当公共靶子么!整个蓝溪阁怕都要引火上身。曾经就是放手任他单独行动,才在君莫笑手里吃了大亏,这教训蓝河一辈子都记得。


可小卢似乎信心满满:“没事,蓝团长,我假装是中草堂的。”


这么一点蓝河明白了,小卢是打算将怪引给中草堂。野图boss战谁开怪并不重要,能最后拉下仇恨,抢到手才是真正赢家。凭小卢碾压级的技术,绝对能甩的一手好锅。于是他应承:“好!你要小心!”


“好的,蓝团长,我很快就回来!”一身橙装的落风迅速消失在人群中。不一会儿,中草堂那头便起了大骚动。不知打哪蹿出的人影迅速开了怪,快的都没来的看清样子,那黑影又闪电般冲入中草堂队伍,紧随其后的便是放大招的暴怒龙剑士。而肇事者早已逃之夭夭。


蓝河还沉浸在一种莫名满足中。从一开始带小卢在网游中历练,他就很喜欢这孩子,率真爽快,不摆架子,每次都特有礼貌喊“蓝团长”。想想,蓝雨战队的最佳新人喊的“蓝团长”!每回听到都觉人生真系圆满,世界真系美好有乜有!


偏偏这时消息传一阵闪动,蓝河打开后立马不圆满了,甚至闹心,“兴欣来了。”


虽然在神之领域,兴欣的根基还没其他公会牢,但现在是夏休,夏休!他怎么能忘了兴欣那帮最亲民的草根选手!一想起心脏就灌铅似的。满满都是沉痛的泪啊。


再者,蓝河如今见兴欣就心惊胆战,不是没理由的。若叶修真来了,难道要在你死我活的战场上来一出风花雪月的琼瑶剧?他所有细胞都会死于尴尬!


明显其他公会也收到了同样的信号,愈发紧迫,混战也一触即发,重点围着中草堂猛追猛打。中草堂仿佛替代龙剑士成了大Boss,霸图蓝溪阁左右夹击,只好带着龙剑士向后撤退,狠狠撞上了姗姗来迟的兴欣。


这下局势彻底沦为四方混战,中草堂毫无疑问是围攻核心,正努力进行多面牵制与突围。兴欣似乎紧咬霸图和中草堂不放,其间还夹杂着不少小公会想趁机揩油。


蓝河看着中草堂吃瘪,将天南星折腾的焦头烂额,感觉是相当开心的,通体舒畅过后,又发愁如何将龙剑士劫过来。毕竟到此刻,除了小卢开怪那几下外,蓝溪阁就没机会碰boss,仇恨值与中草堂差一大截。只能靠骑士小队去硬抢了。


然而霸图明显不会想不到。并且下手快准狠,丹心极勇猛地冲上前,挑衅吊走boss,再一个骑士冲锋,推着boss直奔霸图大部队去了,万千技能套在身上都磨不光那层血条,拦不住那脚步。彪悍果敢之风尽展,不愧是霸图首席MT之一。


眼睁睁看boss被带去截然相反的方向,而且血量愈刷愈少,蓝河也愈发焦急。这时落风绕了个圈也回到他身边:“蓝团长,现在怎么办?”


“小卢,”蓝河问:“你觉得怎么挡住中草堂?”


“我们两个去就好了啊。”小卢显然跃跃欲试,手上剑锋晃眼。


“你的意思是就我们两去挡中草堂,其他人去霸图抢boss?可以么?”蓝河脑袋一懵,如今即使有小卢坐镇,这想法也从未在他意识中冒出过,个人主义不是他的作风。再说,他又不是职业选手,哪能给小卢拖后腿!


“奶妈够就行。”小卢却毫不担心,回答极其轻松:“蓝团你技术不错的,相信自己。”


少年的声线爽利,好像站在你面前认真又带笑,坦率的令人无法怀疑。蓝河的豪气也被点燃了,既然小卢说能,那他有什么好怕?如今他好歹是被小卢鼓励的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了,难得有痛快揍中草堂的机会还怂个毛线。网游就该潇洒挥剑快意恩仇,大不了英勇牺牲复活点再来


“好,那我们去大干一场!”蓝河已经全然忘了平日的小心谨慎,只觉胸中气势冲天。点了一队奶妈跟随,其他人都一心一意,掩护MT冲进霸图抢boss,自己却和小卢并肩呼啸直冲进了中草堂的阵营。


在众人眼里却仿佛两人独挡千军万马,找死!,百来号人各自一个小招都能将两人淹死,奶妈的复活术也有冷却的好么,拉十队牧师也救不回来,


但那两剑客却毫无惧色,当真放手一搏的架势,蓝桥春雪直接开了剑定天下,随后幻影无形剑光影横扫,近身的十几个敌人都破布一样被扫飞。落风就更夸张了,八个剑影步简直吓坏普通玩家。别说辨别真假了,他们根本没机会辨别,凌冽剑光已经闪烁眼前。


手速上,技术上,绝对的碾压前,人数的差距似乎被抹去了。落风那白练般的剑光就没断过,缠上的敌人也多米诺骨牌似的倒下去,蓝桥春雪虽跟不上他神出鬼没的路数,应付乱战却更经验老到,绰绰有余。


先前瞄了一眼那八个真假难分的剑影步,天南星就心头一凉,难怪仅凭两人敢横挡住他们追杀蓝溪阁的路上,来一人杀一人,真有万夫莫开之势。可这是通向boss所在必经之路,留给他的别无选择,只能下令全力剿灭这支敢死队,管他哪个职业选手。


不止中草堂,随后而来的兴欣也必然这道坎,天南星还特意为兴欣让了条路,企盼能借刀杀人,虽然不排除有引虎入山的风险。


技能排山倒海涌来,蓝桥春雪收招僵直,一秒就挨了不少,但眼尖的落风便见缝插针,剑刃风暴席卷而至,将周边敌人吹飞,蓝河利索地接过来并升龙斩送上天。


算来两人是第一次合作,竟然意外的默契十足。中草堂的队伍被冲的东倒西歪,怕被爆装备的敌人畏首畏尾,反而助长了两人的肆无忌惮,何况身后有一队训练有素的牧师支撑,让他们着实杀的痛快,不论中草堂或是兴欣,所经之处皆如雷霆行过,一片狼藉。


蓝河内心雀跃万分。半小时前什么告白无果的挫败感早已烟消云散。团队频道也传来捷报,boss已经到手,大部队正向安全方向撤离,只等最后击杀,材料奖励便将妥妥收入囊中。


小卢稚嫩的声音也饱含兴奋:“我就说可以吧!蓝团长,大混战果然很刺激!让我们双剑合璧,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好!!!”


蓝河斗志昂扬。仿佛浑然不觉疲惫,恨不得再战三百回合的势头,然而下一瞬,他便回忆起了初中语文老师教的成语乐极必反是个什么状况。


团频里成片鬼哭狼嚎:“团长,我们中埋伏了!几个兴欣的将Boss抢跑了!”


“竟然有埋伏?难怪来的那么迟,卑鄙!”蓝河骂完一愣:“几个兴欣的你们也打不过?”


“兴欣战队啊!!!”


蓝河的脑海中完全可以具象化出,网线的某部分终端机器前那些成员们绝望的表情。


并且很快具象化到他身上。他一句卧槽卡在喉咙,骤然发现自己视角颠倒了个个儿,大白眼朝天,被人摁翻在地上。


耳机里传来摁翻他的那人沉沉的笑:“双剑合璧是什么鬼,演虹猫蓝兔奇侠传啊。剑客是注定和散人谈恋爱的,你说是吧,蓝河大大?”


“……”


下唇一道刺痛,原来自己咬破了,也让蓝河回过神来。老子等了那么久终于特么没白等,但你能不能别一边拎着他吊打一边说这些让人心痒的话噢!能不能!


这不是啊,剑客不和吊打他的散人谈恋爱!


蓝河哭笑不得,看着灰色的屏幕,很想这么吼。


但转念想想叶修这尊散人,那是吊打全荣耀的散人,将他摁在地上摩擦理所当然。但过了这个村就不一定有这个店了,赶紧怒吼:是是是!你说什么都对!


“那这Boss就给我当嫁妆了啊。”


君莫笑也没料想到他这么乖,于是顺口又占了句便宜。小卢见了这位前辈,更加兴奋,缠着要讨教一番,但这小号装备哪里拼的过职业水平的装备。很快君莫笑便将落风的血量挑了个干净,麻溜地消失了。


????刚被牧师复活的蓝河呆立原地,简直气得要七窍生烟。


还谈个鬼的恋爱哦?!!!


呵呵,还嫁妆,没十个boss的材料当聘礼你就——


就滚回去等着被娶吧!


……


这便是嘴欠的散人如何给自己挖了个坑,以及日后某大神频繁现身蓝溪阁帮抢boss卖苦力,以及日日后兴蓝联姻的真相。


评论(4)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