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车

情人节贺,和我题目一样简单粗暴

题目:家教叶X高三蓝,车

【BB:谁出的题自己来认领!我来教育你要好好学习!】

老刺激了!!!

——————————————————————————

 

天阴了。室内的光线像拧了旋钮,极迅速地黯淡下来。许博远刚送走爸妈的叨逼烦扰,还穿着针织的小奶熊睡衣,扣的随意,胸襟大敞着。他瞟一眼窗外团团聚拢的乌云,暗道雨下得好,涤干净这一屋子死压压的气,


高个毛线的考,昨天前天大前天,全是这一样令人厌晦的调调,你们也不嫌腻,淋你们的雨去!


作为庆祝,他不禁拨开两片玻璃,面对铅沉天空下的新鲜空气里深深地呼吸几口,墨色的发旋都在漏进的风里自由起来,


但他随即蹙眉,转身去找手机,搓衣角的交叠两指显出不安。然而刚划开短信,就收到一个小红点,置顶的那一条显示:到了。


肯定在一脸不甘愿地摆弄着老人机,说多少次了用微信,许博远冷哼埋汰,然而下意识里嘴角却微微笑开。他挪到门边,新买的棉毛鞋,灰格布料挤挨厚实的绒毛,趴伏在鞋架上甚是乖巧,


许博远将它拿下来时,已会不知不觉和自己比较一番,那人的脚大些,显得稳实可靠,但糙的很,怕还穿不惯绒棉。而他青葱玉润的,小孩儿似的脚丫,窝进去小一圈的,这才叫年轻!


美滋滋,有年轻脚丫的许博远刚将棉拖摆好,门铃便响了,他顺手拧开把手,迎面是整大张的黛色伞面,暗花稀疏一段,极老气横秋,伞节连接处的铁杆如从锈泥中打捞出来,在画面上划出细长的褐红。


许是被反应迅捷的开门吓了一跳,这颇女气的古董伞便一秒收了,竟然还是能折叠的。伞后露出的却非上世纪穿纯色旗袍气质素雅的南方姑娘。兀地是个被黑帆布包的一米七俊生男孩。


收伞的力道不控制,溅了许博远面上好几片凉水花。眼前人抱歉笑笑,执伞骨的指节颀长,细碎额发黏紧脸顶,混合了不知汗还是雨。许博远侧身让他进,指指新棉拖:“新买的。”是为你来,后一句没添,许博远想没必要,理由是叶修能不懂?但下一秒理由变成,MD反正他也不懂!


这人竟还不领情,嫌痒嫌重,过于讲究,不轻便……可又没让你拖沙袋!许博远那邀功的气色一瞬全灭了,撇着嘴转身进房。


他从书桌上那堆中,抽出歪歪扭扭涂了一半的文数习题册,啪叽摔在桌上,转身面对跟进房门的叶修,极力冷漠:“开始吧。”


他向来是不擅唬人的,叶修晓得,只看表情,情绪便犹如电子表一目了然。看那眼线绷的死紧,刀锋却是邻家花猫般的温软,毫无凛锐可言。反倒显出婉转到小心翼翼的委屈,不失机警,敏感,所以是猫。叶修笑,伸手将他的脸掰正,找准那薄削的唇,低头吻上去。


热度贴着肌肤向周身弥漫燎原,许博远先呆滞,快窒息时才想起来挣扎:“唔……干什,唔……”许博远还击,门齿锋利往前嗑,咬人谁还不会了,气势哪能完败!


叶修只亲不理会,张臂将他纳进怀里地亲,不留一丝退让缝隙地亲,舌尖扫拂着两片绵软,带点安抚的味道。随后挤进,小蛇似的乱窜,翻搅,很快甜意溶溶滋润了味蕾。他接过这小猫全身的重量,颇为满意。


滴滴滴哔哔哔

上面不行的话

石墨走这



大家情人节快乐,好好学习啊乖

评论(39)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