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比武招亲嫁蓝团!

  @蓝桥家的兔兔岚 所谓比武招亲!被我毁掉的脑洞

 @火火    感谢火火提供的叶神小号名字! 

————————————————————————————

陈果推门进来,呼吁叶修苏沐橙老魏一起动手来打点布置。冬季休赛期连包子都挑起背包回老家了,训练室一下显出空旷,但很快情人节携春节就要一并到来,总要将网吧装扮得像个样子,即使顾客比往常稀少了一半。

对了,陈果再呼吁,年终收尾伍晨忙的要死,诚招勇士去蓝雨谈一笔交易。哎老魏你躲什么,就你最熟悉最无耻,就决定是你了。

“狗蛋!老子才不去!”魏琛嗷嗷直叫:“搞的我恋母情结似的……我还要参加活动!”

……是指荣耀的情人节活动?

满座皆惊。

此活动指的是荣耀系统在今年情人节即将推出的最惊人情侣活动,除了一系列任务副本等常规操作,关键是收集道具后能找某个叫月老的NPC,缔结所谓“七日婚约”,婚礼还很大张旗鼓昭告天下的那种。可说荣耀系统在尝试添加生活向元素上加的一记猛料。

问题是任务只能由一男一女组队完成,魏琛哪来的情侣?!迎着一排惊悚的目光,魏琛怒了,老子也是有交际的好吗!老子风流倜傥游戏里妹子也是大把的好吗!!

——太不好了。陈果平复平复受惊的小心脏,狐疑的眼神瞟向叶修。你小子不会也要交际吧?

仿佛老母亲的视线层层扫描,逼迫叶修当即举手投降,没没没,我去蓝雨行了吧。好过坐在这单身狗互相伤害,记得给报销。

帮他订票的苏沐橙眼底一片揶揄,叶修按按发疼的太阳穴:“想什么呢,又不是去给你找嫂子。”他的本意是想告诫她别乱八卦,话出口才发现太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果然苏沐橙笑的更诡秘了:“我懂我懂!”

“……”

这么一来叶修倒真有点觉察,然后纠结起来。屏幕上QQ开了又关。他的好友栏还是苏沐橙帮忙分的类,亲人、战队、职选、还有一栏笑脸。他记得这栏里那个人曾开玩笑地说你来G市啊请你饮早茶,所以要不要告诉他赶紧准备一下钱包?

这一特意就很奇怪,毕竟他们关系没好到那种程度。叶修犹豫来犹豫去,想到万一对方自己都忘了要请客这回事,顿时有些消沉,

以至于刷卡进检票关口时,竟然将账号卡拍上去。好在是人脸识别的机器检票,叶修盯着那显示屏上的自己图像,竟也看出十分悻悻然来。

最终还是没能发出那条信息。叶修从蓝雨的战队办公室出来,手指习惯性摸进裤兜里,然而身旁经理亲切地表示,办公室附近禁烟了。叶修顿一顿:“好呗,那我四处逛逛。”

都是老对家,叶修早就轻车熟路,第五轮从网游部门口路过,瞧里头仍仅有稀零几个值班的,可没一个吻合脑海中那照片上干净清秀的少年。叶修吐口浊烟,胸中气闷不散。早知就发消息了,敢情他们情人节放假呢?

好不容易有个人影出门,叶修逮逃犯似的,长腿一伸横移到他面前制造偶遇:“这不是蓝溪阁总会长么,巧了,蓝溪阁收成怎么样?考不考虑来联个盟?”

果然有阴谋么!眼看着此人过门五次而不入的梁易春如临大敌,然而满面还得堆笑十分客气:“收成一般,哪敢跟您坐镇的兴欣联盟。”

呵呵,叶修只当没听见,“顺口”又问一嘴:“蓝溪阁今天搞什么大活动呢,人都不见了?”

“蓝溪阁成员线下面基,”梁易春说:“工作人员要负责组织,接人去了。”

“面基?”叶修蹙眉,要不要这么背,难得下定决心出手,他人都站这儿了,结果却是对方下线了。

梁易春瞅他一脸困惑,以为没听懂:“就是线下聚会,一起吃个饭,去网吧玩什么的。听说还有相亲。”

“相亲?”现在的年轻人都想啥嘞,面基都是以相亲为节目的?叶修瞠目结舌。

梁易春也有些窘,他向来用词精炼,此番概括却貌似有失准确。但这是没想到大神会感兴趣,他只能硬着头皮解释:“不是真的相亲……荣耀今天不是开情人节活动么,正好我们公会内建部策划办线下活动,为了吸引更多人参与,他们就想了个‘比武招亲嫁蓝团’。只是玩玩而已。”

“蓝桥春雪?”叶修错愣。

梁易春也错愣,蓝溪阁人气第一美少男果然不虚,从第十区开始便被压榨折腾更是不虚,竟然能让这尊大神印象深刻!

他点点头,立即掀起了叶修内心的一阵狂风巨浪。

谁出的鬼主意!让他免费送上一年份的全套散人快打!何止是玩玩,即使网游玩多了很容易擦枪走火么?他这枪已经和小蓝擦了,哪可能让小蓝再和别人走个火!

现在叶修又觉得这一趟来G市真是非常英明正确。问了蓝溪阁聚会的地点,就在附近的饭店与网吧。叶修狠狠掐掉烟头,回身便走。

下午时分的网吧还相当清冷,饭点过了三刻,才陆续有年轻人结队涌进来,领头几个小伙子同老板招呼的很亲分,显然熟络且有组织。八成就是蓝溪阁的大部队。再往后瞧,一溜儿年轻男女,女孩还占据了大半,恐怕是网吧开业以来前所未有的盛况!

啧,这就是那什么……人格魅力?叶修唇线抿紧,默不作声蹲在角落,面前机器的荧光拍面,上头一个顶着蓝溪阁公会名的女战法小号,在练级区恶狠狠虐杀着。

网吧很快坐的满当当,香粉味卷着主机声音嗡嗡响,叶修随手一个龙牙将野怪的血皮挑空,正好看到蓝溪阁公会频道开始滚动刷屏:

【笔言飞】:溪山城南边空地,比武招亲嫁蓝团啦!没来聚会的也可以参加!仅限妹子!坐标XXX,XXX!!!

……




 

许博远全程捂脸,前天他必定是被灌酒了或者抽风,双眼蒙蔽,要不然输了盘飞行棋也必定要死不认账的!谁能接受那么丢人的事情啊!

果然自己还是太老实了么。许博远哀叹,耳边笔言飞还在喋喋不休,说蓝桥你看开点,这是为蓝溪阁内建做贡献,年终奖加成少不了哇!

深呼吸几口,许博远将鼠标从“是否拉黑此人”的确认图标上移走,心中默念朕宅心仁厚,不与煞笔计较!

他调转视线,空地逐渐围拢了不少妹子,长裙广袖婀娜,女孩们用心捏的脸蛋个个精致妩丽。可头顶整齐一片蓝汪汪的公会名,看起来仿佛一片浓艳娇花全顶着蓝色花蕊在风中摇曳。

许博远扶额,平时怎没觉察蓝溪阁竟然如此花繁叶茂?他操控蓝桥春雪随意地张望,视野中兀地对上一道清烈冷光。

他恍了恍神,定睛才看清楚那是个不起眼的女战法。PVP多了后许博远养成了看人先看装备的习惯和眼力,立马判断出她佩戴着橙装项链与武器,其他紫装都是七零八凑,毫不起眼,看来是凑热闹的,貌似偷看他不知多久了。

见蓝桥春雪望过来,姑娘竟然点头,抬起右手挥了挥打招呼。如此细腻逼真的动作,许博远当然看出微操了得,于是抬首瞧名字:【今晚一起吃鸡】。

……妹子咱们好好起名成不,这简直能和某大神一拼高下。

空地渐渐逼仄了,蓝桥春雪回头,只能艰难辨出笔言飞的后脑勺,浮沉在人群中心,奋力维持秩序。

“被妹子围绕感觉如何?” 他拉出私聊框,给笔言飞发消息。

笔言飞在那头嘶吼:“哈?该是我问你后宫选妃的感觉怎么样吧?!!这么多人要比到什么时候!!!”

噗,哪来的后宫选妃,许博远只感觉要淹死在脂粉盒里。他懂这几个兄弟比老母亲还娘家人,还媒婆,可迄今为止介绍了那么多妹子,好歹总结下经验好么?虽然没出柜也算他的错…l…反正七天忍忍便过。许博远叹口气,在键盘敲下:“别竞技场了,人太多。就在这直接打吧,最后剩下一个为止。”

“哇,乱战?这么粗暴。”笔言飞发个流汗的表情:“你是野图boss啊要这样抢/666”

许博远:“……本Boss一剑打洗你!”







然而被打死的终究不是笔言飞。随着比武开始,空地上片刻被腥风血雨笼罩,女玩家们干起架来不管不顾,她们平素信赖指挥惯了,骤然放开手脚,那就是大招无脑轰,逮谁谁倒霉。很快有不少脸蛋精致的姑娘如风中纸片似的挨个倒了。

许博远莫名担忧起来,有心想看看方才打招呼那姑娘的情况。混战中人影光影都缭乱炫目,像无数道闪电纠结成一团球,里面一个陌生的元素哪里分得清楚。他先往地上横尸扫一圈,没找着,估摸死后复活去了也说不定,

孰料刚抬头,一眼便抓住了那奇异的ID名,实在太夺目了,“今晚一起吃鸡”显示成一排鲜艳的红。

HP丝毫未掉,还刷成了红名!许博远喉头一紧,公会间竟有此等女玩家存在么,这水平直逼五大高手!放在一群没头脑的蝴蝶中间,她就像一只猎鹰,哪怕挥斥一次羽翼都席卷起灾难性的狂乱。

太精细的走位,连招,观察,意识,判断力,许博远摸摸胸口,他已经确信此人甚至还在自己至上。

拼杀——不如说是虐杀——间隙,今晚一起吃鸡还扭头,朝蓝桥春雪瞧了一眼。分明是系统默认的空洞眼球,许博远却读出了一种蜜汁自信来,仿佛刻着“我赢定了”的势在必得,又好似真要一起吃鸡的热情。

总之,这眼神令许博远握着鼠标抖了一抖。她貌似还绰绰有余!

这比武招亲可比出了不得的大才,许博远赶紧拉笔言飞,两人叽叽咕咕,将俱乐部招收人才的流程过了一通,最后决定先接触接触再说。这个光荣任务交给蓝桥,左右她是想娶(许博远:是嫁!人家毕竟是姑娘!这特么是原则问题!)他们蓝团长的。

牵到这一层,许博远已经十分能接受这门短暂的七日“亲事”了,正好能向这位野生大神学习学习,他们这一类人,上下无着落,职业选手触不可及,想在网游里找个水平相当甚至更高的对手,这比稀有材料还难掉落百倍!

坚定了结交同道的信念,再回神凝目时,空地上已然狼藉一片,今晚一起吃鸡在吊打近乎一个团妹子后掸掸衣袖,头上顶一个微笑表情。

蓝桥春雪回一个抱拳表情:人才人才。







主持人笔言飞扶额,原预计一小时的战斗被特么十分钟搞定了,情何以堪!这位选手绝壁是来踢馆的吧!

满网吧的妹子都面露遗憾,同时用好奇的口气议论起那个获胜者。笔言飞宣布结果时,更是看着许博远一脸无奈,挥挥手说反正时间充裕,把你就地嫁了吧。

靠,许博远翻白眼,他现在疲于纠正这个深刻的错误了。

踢馆选手终究是赢得了比武,然而当许博远看着那刚出修罗场的秀挑姑娘款款向他走来,那刻竟然真生出了自己才是被娶那一方的感觉!

药丸!

姑娘家霸气起来是真有点意思,扬手伏尸一地,眉眼还染戾色,却为他轻拢长发。头上一溜黑字:“去结婚吧”,看的许博远恨不得以头敲键盘,自己居然觉得很帅?!他仿佛看到男性尊严的动摇,更药丸了!

好在系统认定的程序是不变的,找月老领任务,然后办颇中国风的成亲仪式。所谓的爱情试炼任务极考验默契,而许博远惊悚地发现这位素未谋面的战法姑娘竟然和他默契很高。或许应该说是对方对他的了解程度很高,总能在恰当的时机地点给他恰当的配合。

熟练的好像已经认识了很久,久到深谙他的每一个小习惯。更诡异的是姑娘纯文字泡不开语音,十分可疑了。

……该不会大春几个合起来玩他吧?!

那他还要夸一句大春战法玩的不错哈!许博远拍拍脑袋,将拖出的春易老聊天框叉回去。算了算了,敌不动我不动,蓝哥陪你演。

 



(NPC)月老:恭喜你们通过了试炼,你们的爱情让我感动。让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是我最大的愿望和最快乐的事,希望你们珍惜这段难得的缘分,祝福你们永结同心,白头偕老……

许博远啪地关掉屏幕,阻止笔言飞声色并茂的诵念,后面当然还有送聘礼迎花轿等流程,可他就是莫名膈应这些黏糊糊的话。

若妹子是真喜欢他,这恐怕有欺骗感情的嫌疑。若是大春的话——卧槽,更不想看。

这时他听见有人唤几声“蓝团”,回头看去,是坐在网吧对排的两个妹子,一个栗色围巾里小脸粉扑红润,另一个唤他的笑得耐人寻味。

许博远一眼便心知肚明,然而这正巧能提供一个好借口。许博远将屏幕重新打开,撂下:“二笔,后面交给你了!”

甩甩袖子走人,撇下笔言飞指着这个桃花运磁铁破口大骂:“禽兽!亏我辛辛苦苦帮你招亲,你居然丢下新娘子自己跑了!老蓝我看错你了!”

“别理他。”许博远将两妹子带离一边。围巾妹子始终绞着双手,被同伴不停撞胳膊肘儿,却还眼睫低垂,粉唇开了又合,如白沙滩上将要吐露珍珠的贝壳,十足娇羞生涩,

许博远脑海已经刷刷刷飞速打好委婉拒绝的草稿,但见状还是于心不忍,安抚道:“别紧张,想说什么直接说就好。”

姑娘嗫嚅着“好”,可半天才鼓足勇气抬头。眸子满是水光,连着淡粉的眼影都潋滟起来,昏暗中如碎星闪烁。

照的许博远头晕,那张好人卡差点呛死在喉头。

原来是情窦初开的少女,或许连早春的雷雨都没淋过,每一寸花瓣都明媚的让人心颤。许博远心头笼罩了重重罪恶感,又无奈,他倒希望早点将事情摊明白了,哪怕迎接最难收场的状况。

姑娘终于敢怯生生开口:“蓝团长,你可能不记得我了,之前我被踢出分工会,是你帮我说话,还收了我进你的队伍,我一直想和你亲口说声谢谢……”

许博远歪头想想:“噢,叫墨小鱼的牧师?我记得。”这类人际矛盾的调和,许博远素来义不容辞,自诩也算公正稳当:“你技术还不错,这是你应得的。”

“欸?”被认出的姑娘喜出望外,扬起两个浅浅酒窝:“哇,果然蓝团长最好了!”顿时转向迷妹模式,还得许博远拉回来:“呃,还有别的要说么?”

“还有!”妹子一个激灵,胸前垂下的围巾抖了抖:“还有……我……我喜欢你!”

终于说出来了!妹子一根弦更加绷紧,许博远却如释重负,接下来只要好好地回绝就行了,用那一贯的借口和不伤害女孩子的语气,只要好好地……

“哎,这位小妹妹,你们蓝团长名草有主了啊。”

下一秒有温热暖流贴上后颈,许博远听到那个烂熟于心的声调,瞬间全身麻痹:“谁……谁名草有主了啊???”

话说这尊大Boss施了什么妖术,竟然横跨一千三公里,瞬移么?!

无需偏头,他便听到耳边紧贴着叶修如同叹息的轻笑:“呵,刚刚才拜了月老结了婚的,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你?”许博远大惊失色,万千心绪完全乱成了死结,只下意识喊:“你是今晚一起吃鸡???”

叶修赶紧抬手捂住他嘴,这货是要成为舞台的焦点吗!两人本就辨识度高,这一喊可如同投海的炸弹,卷起了轩然大波。许博远知错摇头,忽然感到有热辣烟味扑到脸颊。

他差点炸裂,好好说话会死么非要贴那么近!然而叶修已经识相退开些,一手下移抓住了他的手掌。

叶修无辜地眨眨眼,略下垂的眼尾悬着一串笑意:“先离开这,然后找地方上游戏把这个婚结完。”

许博远被动地跟在他后头跑,脑袋懵呼呼,问:“然后呢?”

“当然是把我们两个的婚也结完啊!”叶修回答的十分干脆果决且理所当然。

许博远:……靠。

他发誓再也不招什么鬼亲了,打死也不!

————————————————

寒假前最后一发,呼——

感谢观看,欢迎评论^_^

评论(16)

热度(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