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Support

我还债了!

【抢红包后做做 @沈途沈弄风 的点梗:叶蓝互换身体,一天内不打啵就会永远换不回来,所以两人速打飞的去跟对方打啵的故事】

连带沉舟 @负债累累的沉舟 的2k

——————————————————————————

许博远自问堂堂正正,五好……三好少年,没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缺德事,上辈子不晓得,出生迄今也没欠什么恩怨情仇债,没惹什么妖魔神道,想不通为何这么魔幻现实的东西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凌晨三点他料理完公会的事项,扔掉泡面盒洗了咖啡杯,刷牙洗脸倒头就睡。一小时前从床上醒来,世界天翻地覆。

卧槽他穿越了?这是哪个朝代?架不架空?唔这被子枕头多久没洗,衣服也是……这谁的身体??!

许博远猛地坐起,环视一圈,地上堆叠的黄皮纸箱,衣物,老式风扇像墙角长出的灰蘑菇,床头小桌上的闹钟哒哒响,透明塑料反衬着稀薄日光。

还好还好,起码是现代城市。许博远低头看看两手,明显宽大了,指腹凸着老茧,骨节分明有力,必定是常锻炼的,手速惊人的。他十分惊奇,左看右看,然后小心摸摸自己的脸。

几下还不过瘾,忽然想起来,哪里有镜子?习惯性探手裤兜掏了一圈,慌了,莫非这是手机都没普及的时代么!

他赶忙掀被子跳下床,才发现这个空间实在有些逼仄,扫视几秒后直奔洗手间。再几秒后,室内响彻一声“卧槽!”

是了,这脸,这眼睛,相貌再平凡,落入许博远眼中也是惊为天人——那特么是叶神!他死不会认错!

抠进指甲地捏了捏脸,疼的!许博远受烫似的缩回手,开始担心是不是太用力了。不过转念一想,他还是不真实。兴许是长得比较像的人呢,荣耀教科书哪能住在这种鬼地方?

很快他的狐疑被证实,继而打消了。小空间的门被推开,走进的正是陈果。

兴欣老板娘一身黑风衣,袖子撩起半管,一手塑料袋一手行李箱,美目怒瞪难得傻呆呆的­“叶修”,像要发出两道镭射将他烤化:“让你看会网吧,你倒好,玩了一通宵,结果直接睡那儿了。你够可以啊!”

“我不是……”半句话落进猛拽来的手劲,散进杂间的飞尘里。拖着叶修身体的许博远被强押上网吧二层,如今作为兴欣第二训练场的地方。他一看门墙上超大型壁纸就明白了,下意识刹车:那么机密的地方我怎么能进!

陈果回头如观伤残患者,大诧,今天怎么啦不吸烟了?弃暗投明改过自新?

“我不是叶修。”许博远老实巴交,乖巧却换来陈果差点笑飞,够先进啊你,哪学的穿越?是沐沐教你的吧?我们三也经常这么玩!

“陈老板,我真不是叶修。”许博远急了:“我叫许博远,是蓝溪阁公会的,不信你打电话去问!”话落他陡然想起,既然是同一个时代,那他的身体呢?

马萨卡!


叶修纵横荣耀十年,什么辛酸苦痛都尝过,心理素质灰常强大,因此对眼前的魔幻接受能力还挺好,当接到兴欣陈老板的夺命电话时,他正乐呵呵翻捡着这四十平米干净小房中的书柜。

透明橱窗第一层码了整整齐齐两叠电竞杂志,第二层是一看就价格不菲的手办周边。这是小型的夜雨声烦造型展览,各个技能姿势一并排开,最后头小心翼翼藏起了一团蜡光鲜亮的花绿。叶修拿出来,才发现是小版的限量君莫笑。

衣袋一片嗡鸣,叶修接起电话,那头劈头便问:喂,你好,是叶修吗?

他才记起那是个有点熟的号码:“是啊 ,老板娘。小蓝在你身边对吧?让他接电话。”

“小蓝?”陈果懵了一懵,电话声响是外放,许博远立马接话:“叶神,是我。”

叶修乐了:“听我的声音喊我叶神,还真有点不习惯。”

许博远颇尴尬:“你说小蓝的时候也一样……不说这个,叶神,这到底怎么回事?我们能变回来么?”

“你别急。”叶修把玩着手里的小君莫笑,翻到底面有细秀的字,他笑,气定神闲:“我刚问了喻文州,他说认识个痴迷灵异事件的朋友,就帮忙问了下。”

“喻队?那见到黄少了么?帮我合个影!”许博远竟然还跑偏。

叶修不满地啧一声,小蓝同志,能别用我的身体发出那么迷弟的声音么?我可是能吊打他几条街的。

那头立马怒吼起来:“黄少最帅!黄少天下第一!”

叶修呵呵:“不想变回来是吧,成,我对你这儿也挺满意的,就是海报有点碍眼。” 

许博远赶紧老实求饶:“别撕别撕,这都是签名海报,老贵了!”其实和书柜里的手办价格相比不值一提,许博远心叹,幸好他貌似没注意那堆剑圣里隐藏的小小散人,一如夹杂藏躲在粉丝狂热背后的,更真切刻骨的情感。他说:“快说怎么变回来吧。”

“文州说方法倒是有一个……”叶修顿了顿:“不知道你肯不肯。”

许博远都急了,这种事有啥好吊胃口的,现在明显是不肯也得肯!上刀山下火海也得肯!他哪有能耐扮演这个全联盟里顶天立地的神,再说要将蓝溪阁高层号交到这妖孽手里,他第一个不愿意。

“行,你自己说的。”叶修没有一点压力,反倒十分开心,倒进电脑桌前的转椅里转了一圈,幽幽吐出:“要打啵。”

许博远差点捏碎手机:“啊???”

“不懂啊?就是亲嘴。一天之内。不然就永远变不回来。”

许博远出离愤怒了:“算命骗子都知道还要画个符念个咒呢,这哪门子的方法,叶神你玩儿我么?!”

叶修耸耸肩。这事不能怪他,不信问喻文州去,顺便从企鹅好友列表中奖蓝雨队长的备注拖出来。他记人电话号向来不费脑,复制粘贴,将那串数字发给陈果。

很快他看到蓝河头像亮起,一个痛心疾首的表情;“叶神,我们尽快见面吧。”

叶修意料之中。北京时间已经将近下午四点,若一天是凌晨零点开始算,已然堪称紧迫,能买到的最快机票是晚班七点,苏沐橙刚给他发来订票信息。叶修边打开百度地图,边安抚蓝河:“等我。”

无论少年温嗓多纯质,冠上叶修的名字就分外坚实可信,有安定心神的魔力。许博远说好,我等你。于是拦下陈果风风火火订机票的动作。


如果说他的那么多等待是一张待完成的拼图,他隐隐感觉到这或许是最后一块。随之所有的谜底都将真相大白。

而他就坐在前往机场的滴滴车上,他要去见证真相。如同虔诚的穆斯林奔赴圣地麦加见证真迹。的士司机竟然是个荣耀迷,从后视镜里瞧出来,眼睛倏地亮了:“你是叶修?”

许博远苦,早知不摘掉口罩,他只能说是呀。就见前排伸出一叠纸来:“叶修大神,我是你粉丝咧!给签个名咯!”

许博远连忙一把接过,好好好,大哥你小心驾驶!司机大笑,堵车呢,市中心嘛,大神别急哈,慢慢签!

翻开来许博远才发现一叠拉全是兴欣招牌的明信片,不少张是高清的君莫笑特写,哑粉纸厚实细腻,他握着笔却始终戳不下去,他哪会叶修的签名啊!记得微博上不少粉丝晒过,叶和修两个字画风都不一样,学不来学不来。

顶着两束炯炯目光,许博远硬着头皮唰唰唰,按照模糊印象仿写上去,八成自己也认不出。递还回去司机果然发现不对:“叶修大神,你签名啥时候变这样了?”

“我……无聊的时候练了一下字。”

“……”司机委婉地表示大神您多关心一下战队,这个字不练也没关系。

许博远呵呵哒,大哥你再不开就要被超车了。心里BB说老子小学就拿过钢笔字一等奖这种事,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么?

前方果然挤入一辆黑色奥迪,尾灯扑面而来,嫣红刺目。而这仅是浩渺一角,汇入万千灯火交辉的公路长河中,同四万米高的平流层一样奔涌不息。

这一堵平白少了一小时,许博远匆匆奔入机场,才想起没问叶修班次。他习惯性抬腕,没有表。又去掏陈果塞给他的手机,显示将近晚上十点。打自己电话关机。

按理说半小时前,叶修就该到站了,他总不能连开机都不会吧!许博远气到吐血,分明说好他来接机的!

许博远只好身体力行沿着一个个出站口找过去,晚班乘客也不少,一簇簇地涌出来,许博远跑到每一个出口看,气喘吁吁,环视一圈后又跑向下一个。极少打理的刘海贴住额角的汗珠,他想总有一个关口能见到吧,还想大神果然需要多加锻炼。

最后他背靠墙壁想是不是漏了什么,毕竟人对自己的脸总不会那么敏感。或者叶修已经独自打车去兴欣网吧了也说不定……

想什么你,他一定还在,也许找某个角落抽根烟。

快十一点,许博远揉揉大腿,再站起来。机场好几块宽屏显示到站信息,说今天最后一班晚点飞机到站。

……。我靠。许博远抓起口罩就狂奔。终于在人流中看见清瘦少年打着呵欠缓缓走出。

半夜机场亮如白昼,白炽的光倾倒在他头顶上,鼻梁上,浓黑的眉睫不适应地抖动,头发睡的乱糟糟,慵倦气如影随形。

气质真是灵魂给的,许博远从未觉得自己能扯上什么傲岸,什么放纵不羁,以及不修边幅。若非知晓这是一场穿越闹剧,他宁愿相信,或许是渴望相信遇见了另一个自己。

他长臂一伸,将这优哉游哉的“另一个自己”扯到跟前来,气急败坏:“大哥,您真是一点也不急哈,我找你半天了!”

叶修抬手招呼:“哟,不好意思,差点当成叶秋了。小蓝?”

“……是我。叶神。”许博远汗颜,敢情他表现的太热情似火?可他真的快要急死了好吗!

“还以为你早回网吧了呢。”叶修靠近些,探手进对方衣袋,熟练摸出烟盒,结果许博远横空劈手拍掉。斩钉截铁:不许用我身体抽烟!

“飞机太闷。”叶修无辜眨眼。他很早就知道这个身体的少年眼睛格外晶亮动人,如一注清流可无声穿入心底。许博远自然受不了。

“变回来你不就可以抽烟了么?大神你看看现在几点。”

“哦对,打啵。”叶修一本正经揽过许博远脖子,把人吓一跳:有人呢你干嘛!

“怕什么,我会对你负责的。”叶修搂着他向外走,面不改色说骚话。

许博远捏紧拳头,说滚,老子不要你负责!

“身体也摸了嘴也亲了,”叶修十分严肃:“小蓝同志,真不考虑在一起试下?”

许博远脸涨成猪肝色,艰难吐字:“……嘴还没亲。”

话音刚落,眼中光线一黑,嘴唇抵上一片略干涩的,薄荷味的绵软。那一刻他记了很久,嘈杂的机场,顾不得零星路过的行人,惨白的人造灯光,薄荷味和烟。

他们缓慢生涩地伸手拥抱,身体隔着层层布料紧贴合缝,哪能不试一试呢?

他迷迷糊糊,想原来叶神也喜欢他买的口香糖么,以后要多备些了。

——————————————

评论(12)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