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呓语

渣女本渣,和学习相亲相爱不思上朝,半退了,取关8靴靴

【叶蓝】时尚撩男犯规啊 06

被套路了!欠饭 @沧海月明 的我哭唧唧填坑,

藕藕洗狗血情节!多久前的黑历史了啊,画风都不一样惹!

绝壁没人记得了所以前情回顾:0102030405

————————————————


叶修曾言自己酒量极浅,一杯倒,单位是啤酒。闻言蓝河还不相信,如今真是长姿势了。他头一回知道三杯红酒竟然也能放倒一成年大男人。


按照礼仪,这时候该有服务生来将喝醉的人扶去休息,以免扰乱婚礼的秩序。在这些琐碎的礼节上,据说今晚的新郎官倒是十分讲究周到。可叶修一醉,就拖着蓝河的手不放,如同一只黏上桉树枝的灰树懒,任凭服务生怎么撕都撕不下来。


蓝河无奈,深感这位大爷难伺候,平时老冒出千奇百怪的法子烦人就算了,喝了酒竟还要黏人十倍,这么差的酒品,到底是如何在时尚圈混下来的。


他腾出一只手拍叶修背。甜腻的酒精冲淡潮湿空气,在耳尖刮起一场小风暴。他推开几尺,于黏糊中拉回理智,有些哄诱的意味:“叶神,别喝了,我开车送你回去。”


喝醉后的叶修耷拉肩膀,浓黑的眉宇沉沉,压平了群山的峰脊。他如熟睡婴儿那般低垂头颅,难得毫无防备的样子。蓝河感到鼻尖一阵酸涩剧烈翻涌,卷起巨浪直扑眼眶,看来他的酒量也被带着一道滑铁卢。


“抱歉……”叶修头脑昏昏。衬衫白净的侍者第四次奉上倒酒时着了慌,被蓝河扬手挥开。叶修弹舌啧一声,是有些不满的宣泄冷枪。蓝河横眉怒视,喝不死你。


叶修顺势倒在蓝河肩上,是下颌与肩胛骨的激烈相撞,余波的疼痛都含糊了他嘴里的喃语:“小蓝,让我靠会儿。”


格外示弱,退让到悬崖最后一角,还连带着最后一丝领地都要放弃的无奈低音,让蓝河身子为之一僵。溶于甜酒的苦涩从血液里一点点结晶出来。你索求什么,放弃我还是你的生活。


“……叶神你别闹了。”将人扶起,蓝河严肃警告。叶修今晚未免太超常,像把相遇至今所有缺失的错都一次犯了。好歹是同行云集的婚礼,再大牌也怎能如此失颜面。他急道:“那么多人看着呢。大哥,你别……唔!”


灯影幢幢绰绰,隔了海面般看不真切。红酒味如浓云翻滚,从唇瓣口腔一路打滑跌落。叶修抬手托他侧脸,一个清浅叹息般的吻,将余下的话悉数推回。


别得寸进尺啊!


四周嘈杂刹那静音,蓝河彻底懵了。哪顾及去在意芸芸众生的探究目光,他满心满眼抖颤,被放大的名为叶修的烟雾填满。残存的酒液沿着相合的唇缝流下,滴滴艳红绝烈,他要溺死在那里。


片刻后呼吸灌入肺腔,两人俱是惊愕,尴尬在凝滞中铺张开,醺醉作借口都苍白无力,叶修努力扬了扬轩朗的眉,又是一声“抱歉”。


蓝河哑着嗓子说“没关系”。假的要死,可他们还一起演。


 叶修起身,欲带他离席,忽然听见由远及近一阵大呼小叫:“我说这边出什么事了?你们都在看什么呢?哎哟这不是老叶嘛!” 


原来是新郎官二号。叶修脑袋更疼,揉着眉心说喝的有点多。黄少天心头一过活络机敏,赶紧勾肩膀大笑:“叶哥竟然赏光喝酒,又醉了干什么丢人事了?大家别往心里去啊。”


那件暗蓝色的燕尾礼服修身合体,金色暗花如霞堆积在肩。他在社交性的周全和私底的热烈中如鱼得水,偷偷捅那人腰腹,咬着低分贝声线怒道:“我靠靠靠你喝酒了?医生不是说了那种病禁止喝酒的吗?大命一条你不要了,那也别在我婚礼上喋血当场啊!”


夹杂冰冻刀片的眼风飕飕刮来:“是啊话唠,你很希望我在你婚礼上把你丢出去么。”


黄少天缩了缩脖子。有些莫名其妙:“你凶什么凶?我还好心来管你这档子事……咦你后面这位是?”


蓝河站起来和他握手,这位行业偶像,蓝宝石的棱面略微硌着掌心,蓝河礼貌笑笑:“黄少您好,我叫蓝河。能告诉我你说的那种病是怎么回事吗?”


 “咳!”裸足下冰原一片,黄少天掩唇大咳,又醒悟地换上惊喜欣赏神色,拍拍蓝河:“你就是老叶心心念念的那个小蓝啊?果然很可爱嘛。难怪……”


“黄少天,以后别想再跟我合作了啊。”叶修步伐有些晃,严厉宣判却掷地有声,黄少天悲痛欲绝地惨叫,耸着眉峰将这两个主推出去,净捣乱,眼不见心不烦,赶紧走赶紧走。


未免太过欲盖弥彰了吧,到酒店门口,蓝河执拗扯住黄少天衣袖,名贵布料折了几褶。外头寒风裹挟霓虹繁灯的光彻夜不息,如长河滔滔奔涌进来。他们双目交接,言语万千流于三秒无声的惊触。


蓝河张口想说什么,被一个猛推,撞到叶修才站立身形。他回头见黄少天挥手赶人,银戒划出弦月的亮弧,冲他们缓慢夸张地变换嘴型:


“你们自己聊聊,酒没醒别回来啊——”


蓝河被拽进车里时头皮发麻。他感到真实一步步逼近,好像誓要将枪口抵上他的咽喉。他入地三丈终于要触及钻石,却担心那美物现世的一刻转眼化为湮粉。

TBC

——————————————————



评论(16)

热度(58)